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雪莉(求月票,求收藏)
    “哦,我明白了。不管谁问,我都按您的办。”巴斯卡现在也有点回过味了,老大这是要他糊弄过去。

    “明白就好,去吧,记得我的。”然后艾萨克就摆摆手,让他离开了。

    可是等巴斯卡离开后,艾萨克在那沉思了好一会,然后自言自语的道:“还是不保险,看来我还是要准备下,免得到时候真的事发,跑都没机会跑。先暂时避避风头也行,要是没事,再回来也不迟。”

    完就开始准备东西,他把自己这些年攒的钱都拿好,然后从打开了一个地道,走了进去。

    ——————————

    晨曦神殿离索拉姆的住处,不算远,几分钟,索拉姆就到了神殿,他一进入神殿,就看到爱丽斯正在向克里斯蒂哭诉些什么。

    索拉姆一看到爱丽斯的身影,心就放下了一半,他刚刚跑来的时候,很是担心,他怕是上次的那群混混报复爱丽斯了,真要是这样,那索拉姆也要负一半的责任,明知道这群不是啥好东西,还忽略了爱丽斯的安全问题。

    现在看到爱丽斯就有点放心了,可是看爱丽斯这个样子,好像还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提莫也不会那么急,那能是什么事呢?

    爱丽斯这时也看到了进来的索拉姆,她马上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扑了过去,“求求你救救雪莉!求求你了!”

    雪莉?那是谁?索拉姆第一时间其实没想起这个名字到底是谁,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这个雪莉不正是爱丽斯的女儿吗?难道是那个女孩出了什么事?

    “雪莉?雪莉怎么了?”索拉姆左看右看都没看到那个女孩。

    这时克里斯蒂出来扶住了爱丽斯,然后代替爱丽斯道:“雪莉不见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就不见了,应该是失踪了。”

    一听这话,索拉姆马上就就想到了,一定这帮混蛋。刚刚教训他们一顿,这么快就忘了,居然又打起了孩的主意,看来是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这时西姆和提莫也进来了,刚刚好就听到了这话,西姆立刻叫了起来,“还能是谁,就是艾萨克一伙干的,上次他们没得手,现在还来?拉姆,走,我们去找他们去。”

    索拉姆点了点头,心中杀意浮现,看来上次还是太手软了。早知道,就把他们干死算了。

    索拉姆会这么生气,一方面是对拐孩的憎恶,另一方面也是这群人太不给自己面子,明明知道这两母女是他罩着的,居然还敢这样,这和直接打脸有什么区别。

    至于索拉姆对这个女孩有什么感情,别逗了。他压根就只见了这个孩一面,这要是能有感情,那不是扯的吗?

    他哪有这么丰富的感情啊。不过这也不影响索拉姆要找回孩的决心,索拉姆这点同情心还是有的,而且索拉姆和爱丽斯还是那什么的关系,虽然不是爱情,但是革命友谊还是有的。

    索拉姆看了看西姆和提莫,道:“玛瑞斯和菲亚去拜访哈里斯了,没时间再找他们,就我们三个了。提莫,你知道那个裂嘴一直在哪吗?”

    提莫之前都在冒险者公会做事,人头很熟,所以这个问题只能问他了。“我知道,我打听过了,那家伙一直在黑礁酒吧,雪莉失踪,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

    “哼!有没有关系,等见到他再吧!这种事又不一定要亲自去。”着就从次元袋里拿出武器,然后就往外走。

    西姆一看这情况,立刻跟了上去,提莫有点犹豫的看了克里斯蒂一眼,克里斯蒂点了点头,他也马上追了上去。

    黑礁酒吧在平民区里,这也是除了红色长靴最受欢迎的酒店了,这家酒店的历史可比红色长靴久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便宜啊,酒里掺的水也少,所以很多没什么钱的冒险者和平民都喜欢到这个酒吧喝几杯。

    现在是傍晚,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索拉姆他们赶去的时候,酒吧里人声鼎沸,人们聚集在这里,喝酒打架,聊天打屁,还有几个吟游诗人在那里弹奏着最流行的曲。

    不过索拉姆可没空关注这个,他一脚踢开酒吧的大门,然后进入打厅,在大厅里喝酒打屁的众人,一下被索拉姆吓了一跳,顿时大厅里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傻乎乎的看着索拉姆一行人。

    索拉姆环视了大厅一眼,马上就看到裂嘴了,他正和几个弟在那喝酒呢,一看到索拉姆来了,立刻就站了起来准备跑路了。

    “丑八怪,你跑一个试试!看是我的锤子快,还是你子跑的快!”索拉姆一看,这家伙准备跑路,马上威胁道。

    ‘裂嘴’这时也想起来,自己老大过的话,抵死不认,要是自己跑了的话,这不明摆着这事和自己有关系吗?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站住了,然后转头看向索拉姆,他都觉得自己的脸硬的跟冰一样,想做个微笑的表情,都做不出来,他知道这是怕的。

    其他人不知道啊,都认为巴斯克是条汉子。

    他们都知道巴斯克之前栽在了索拉姆手里。这种酒吧,最是鱼龙混杂,消息传的快。他们这会儿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索拉姆一冲进来,巴斯卡就站了起来,听到了索拉姆威胁,巴斯卡还敢冷着脸对索拉姆。

    这不是硬汉是什么啊,在他们看来,打架打输了很正常,谁还没被揍过啊,但要的就是种输人不输阵的气势,没点血性怎么出来混。

    “算你识相,要是你敢跑,我绝对要你脑袋开花!现在,给我滚过来,大爷有话问你。”索拉姆看到这货没跑,很满意自己的威慑力。

    可是巴斯卡哪敢过去啊,在没见到索拉姆的时候,巴斯卡觉得,自己一定能抵死不认,有什么的,不就是撒谎吗?谁还没撒过谎啊,最多就是再被揍一顿嘛。可是真的一看到索拉姆,他立刻吓的要死,他根本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胆。

    这会儿更加不敢过去,他怕一过去,就被吓的露馅了,到时候就惨了。

    其他人一看,哟!巴斯卡还真是条汉子啊,一点都不怵索拉姆,虽然被收拾的很惨,但是就是不低头。

    索拉姆一看这家伙不动,立马认为这是对自己的挑衅,冷笑的道:“给你脸不要,就不要怪我了。”完就朝着这家伙走去。

    索拉姆这番做派,立刻就把其他人惹怒了,他们都认为,索拉姆太嚣张了。不过大部分人都太想介入这种麻烦中,看个热闹,心里诽谤几句就成了,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吧,到底,关他们屁事。

    不过也有那种自视甚高的,看不惯索拉姆这种做派。你已经收拾过别人了,现在又无缘无故的找过来,还这么嚣张,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

    于是有个壮汉就站起来,挡在索拉姆面前,这家伙浑身肌肉,个子也很高,差不多1米9样子,看样子还像那么回事。

    “兄弟,过了吧,你和裂嘴的过节我也听过一些,你也收拾过他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搞的太难看。”

    索拉姆奇怪的看着拦路的人,心里想着,这人有病吧,你谁啊,啥也不知道,就跑出来人五人六的。不过怎么呢,索拉姆现在很忙,他要尽快从裂嘴那得到消息,没空和他磨牙,于是就绕过了这货,继续向裂嘴走去。

    这人一看索拉姆没回他的话,还绕过了他,他当然不愿意了啊,好容易装次逼,没回应怎么成,再加上,这人把索拉姆绕过他的行为,看成了心虚,于是信心就更足了。不得就转过身,手一把搭在索拉姆的肩膀上,按住了索拉姆不让他走。

    “兄弟.....”可是话还没完,他整个人就直接飞了出去,一路上撞翻了不少酒桌,最后撞在墙上就昏了过去。

    原来是索拉姆受不了这人的装逼了,本来嘛,这事和他有关系吗?啥也不知道就人五人六,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但索拉姆不跟他一般见识,绕过了他,可是这家伙居然装b上瘾了,还想纠缠,这下索拉姆忍不了了,什么玩意嘛。

    直接给了他一个侧后蹬,把这个烦人的家伙给踢飞了,而索拉姆连看都没看这货,继续向裂嘴走去。心里想着,‘这才是正确的装逼姿势,看到了吗?傻吊。’

    有了这个装逼不成反**的典型,酒馆里的其他人都被吓坏了,都老老实实的跑到一边,静静的看着索拉姆一个人装逼。

    虽然都跑到了一边,但是没有人离开,这群人也是无聊透顶了,这么热闹的事,他们当然不想放过了,能全程观看这事,之后就有的吹了。其实这也不怪他们,大冬天的,他们也没啥事可做,看个热闹,也是难得的消遣了。

    巴斯卡开始看到有人拦住索拉姆的时候,喜的差点跳起来,最好他们打成一团,这样他不就安全了吗,可是事与愿违,那个拦路的家伙,被索拉姆一击k.o.了,这差点把巴斯卡吓尿了,生怕待会也是这个下场。

    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没心思怪别人了,因为索拉姆已经到他面前了,他不得不面对脸色已经很差的索拉姆了。

    索拉姆一来到巴斯卡的面前,也没废话,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直接一巴掌就糊在他脸上。

    “怎么?我叫不动你是吧?还要我亲自过来?”

    “我....我....”巴斯卡本来是想,他是被吓的动不了,所以才没过去的。但是他那点仅剩的自尊心,不让他这么。这么实在太丢人了,所以嘴里只能不断的打磕绊,啥也不出来。

    索拉姆一看这家伙的怂样,也懒得纠结这个了,这种人只有在欺负比自己弱的人,才显得胆气十足,一旦碰到比他强,立马怂成狗。

    “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了吧,主动点吧,免得受苦。”

    “我...我....我...真的不关我事,我今天都在这喝酒呢,都没离开过。”他心里当然知道索拉姆想要他啥了,可是他哪敢把实话往外啊,不过他的表现也没强到哪去,虽然没有不打自招,但是也差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