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追杀(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就这样,俩怂逼老头,只能无奈的在荒野上流浪,冬天阿瓦隆的夜晚是相当给力的,虽然俩老头都不是普通人,但是还是被冻的够呛,再加上他们晚饭都还没吃,就被迦罗姆嬷嬷追杀出来,现在他们是又冷又饿了。

    “话那婆娘是谁啊,这么生猛?连你这个酋长都敢打啊,看那架势,真敢往死里下手啊。”阿兰多现在完全是没话找话。

    “她是我们氏族的灵魂萨满,资格很老,她又是我们氏族里最好的接生婆,所以在氏族里威望很高,加上又泼辣,别是我了,我老爹还在世的时候都拿她没办法。”克拉姆什也很无奈,迦罗姆嬷嬷比他大一轮,从就管着他,等到克拉姆什成了酋长之后,才稍微好了点。虽然已经不像时候那样喜欢管教他,但要是克拉姆什真要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跑去冒犯她的话,那也吃不了兜着走。

    “怪不得啊,打你跟打儿子是的,不过实话,她这实力也是相当厉害的,要不是我跑的快,还真不一定打过她。”

    这话把克拉姆什气的够呛,会不会聊天啊,那是尊重好吧,你打不过,那是你垃圾,我能打不过?

    “她当然猛啊,她以前,可是被称为比我们的大长老还要有前途的萨满,要不是年轻的时候受过一次重伤,现在估计已经是一名传奇萨满了。”克拉姆什狠狠的瞪了阿兰多一眼。你你也老大不了,会不会话啊,怪不得没朋友,不过,这话克拉姆什还是没敢出来。

    “受伤?怎么回事?”阿兰多根本不在意克拉姆什的眼神,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八卦一下。

    “哦,这个事,来也是倒霉,很多年前,我有次和氏族的战士去别的地方取交易物资,没想到不知从哪跑出来一个肉食霸王龙家庭,当时氏族群龙无首,迦罗姆就只好带着剩下的战士去围剿这群怪物,结果嘛,虽然杀死了几头幼年的霸王龙,自己也被最后那头成年雌性霸王龙打成了重伤,差点就没救过来。”后来,克拉姆什及时的赶了回来,为了帮迦罗姆嬷嬷报仇,单枪匹马的,就跑去找那头已经被赶走成年霸王龙,然后就那畜生就成了克拉姆什最耀眼的战绩了。

    “你别看她,现在都80多了也没成为传奇,但是那战力还是相当的牛的,整个氏族,除了我,基本没人打的过她。”

    迦罗姆嬷嬷实话也算是阿瓦隆的一段传奇了,虽然阿瓦隆兽人的理论寿命是100岁,但是普通的兽人能活到60岁都算是高寿了,可是我们的迦罗姆嬷嬷虽然80多了,而且越活越有精神,身体倍棒,看今天追杀他们的劲头,看来再平平安安活个一二十年,完全不在话下的。

    “…………”阿兰多觉得现在有点压力山大啊,有这么个主,不同意索拉姆兼职奥术骑士,阿兰多有点担心他的计划要泡汤了。

    克拉姆什看着老友不安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了。

    “没事,索拉姆答应了,就没问题,那子很有主见的,既然他决定了学习成为奥术骑士,谁也改变不了的。”

    “那,那位迦罗姆嬷嬷会不会……”阿兰多想到那位兽人老太太的生猛劲,不由的他不担心啊。

    “没事,索拉姆最得老太太的欢心了,那老太婆恨不得把那子当眼珠子疼了,绝对不会舍得动他一根汗毛的。只要索拉姆坚持,最后老太婆绝对拗不过他的。”迦罗姆嬷嬷对索拉姆的疼爱,有时候搞的克拉姆什这个亲爷爷都有点吃味,尼玛,你个老太婆搞搞清楚啊,那是我孙子,不是你家的,你这那么弄,让我这个正牌爷爷怎么当啊。不过慑于老太太的淫威,这种话,老头是半个字都不敢往外放的。

    “不过以后,就不要想那老太婆会给我们好脸看了,不过没关系,至多就挨顿打,死不了人的。”克拉姆什倒是很看的开,估计也是习惯了。

    阿兰多就有点受不了,都活了这么大年纪了,其他的事可以看开点,可是这面子是愈发的放不下了,阿兰多都快70的人了,让他去挨揍,而且还是挨一名老太太的揍,你让阿兰多这张老脸往哪放啊。

    “没事,不就是挨顿揍嘛,有什么的啊,反正只要事办成了,不就得了,其他的都是事。”克拉姆什没皮没脸的安慰阿兰多。

    这句话把阿兰多雷的是不轻啊,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老朋友可是很要面子的,现在怎么变成这副德行啊。

    “我克拉姆什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没皮没脸了啊,你好意思吗?”阿兰多痛心疾首的鄙视着老爷子。

    “我靠,老子你这话可是有点丧良心了啊,我tm是为谁啊,你以为我愿意挨打啊,你信不信,我们要是不让老太婆把火气发泄出来,她就能三天两头找我们麻烦,到时候,你就算想教拉姆,也没那功夫了,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阿兰多把老头子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可把老头气坏了。

    “就没其他办法了?”阿兰多为了自己的老脸,还是想挽救下。

    “有,跪在她面前磕几十响头,估计她就会同意了。”

    “那我还是选择被揍吧。”阿兰多是聪明人,两权相害取其轻,比起磕头,挨打还算是比较能接受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傻站在这也不是个事啊。”既然选择了接受,那么还在这就没啥意义了啊。

    “我觉得还是在这比较好,你现在回去,就不是挨揍了,那是去找死,那老太婆正在气头上呢,手上可没个准,真要是现在碰到她,不死也重伤。”

    阿兰多听了克拉姆什的话果断打消了回去的念头。可是看着这荒郊野岭,天寒地冻的,总要解决下温饱吧。

    “那你咋办,总不能真的在这傻等吧。”

    “没事,有我呢。”

    就这样俩个老头就在原地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怪异的鸟叫声。

    “咕咕,咕咕。”

    这天气哪来的这么不着调的傻鸟啊,阿兰多久在黑暗世界混迹,当然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啊,所以马上安静下来。

    那鸟叫也越来越近了。“咕咕,咕咕。”

    听到这声音,克拉姆什大喜,也对着声音来的方向也学起了鸟叫“咕咕,咕咕”

    然后就听到远处有人在喊“酋长???是你吗?”

    “是我,我在这呢!塔里克你子怎么这么慢啊?想冻死老子啊。”

    不一会就见塔里克大叔带着几个战士,骑着座狼过来了。

    “不是我想慢啊,你不知道,迦罗姆大姐头可是发话了,谁要敢和你串通,就要谁好看,我这不是要躲我家那口子吗,万一被她告状了,我也吃不了兜着走,我这不是,好不容易才想出个理由对付了她,就马上就赶过来了吗。”塔里克大叔来到老头面前连忙的解释道,然后就对身后的战士吆喝道:“还傻站着干啥啊,赶快带帐篷生活啊,对了,把酒先拿过来。”

    克拉姆什接过塔里克递过来的2袋子奶酒,扔给了阿兰多一袋,自己马上就打开酒袋,干了一大口。

    “呼!可算是缓过来了,尼玛,今天一天都没喝东西了,快渴死了。”

    阿兰多也干了一口,虽然奶酒酸酸的,还一股奶味,但是都这鸟样了,也没的挑了,有的喝就不错了。

    “我酋长,你这次又怎么了大姐头了啊,好多年没看到大姐头发这么大的火了,看样子,这次估计没那么容易,就过去了。”塔里克边指挥其他人做事,边打听自家酋长到底是为啥被追杀。

    “靠!!!我都多大人了,有病啊,去招惹那老太婆啊,完全是那老太婆无理取闹,真是的,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不晓事,不怕折寿啊。”老头在手下面前要面子,当然是要把自己的伟光正一些啊。

    可是这话的,其他人都连听都不敢听,都一个个的,把头低下,自己干自己的事,都当听不到,塔里克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靴子,嗯,老婆做的新靴子还真不错,这针线活越发了得了。

    一看自己手下的这副熊样,克拉姆什就气不打一处来,尼玛,我怎么有你们这帮怂货手下啊,于是就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我靠,你们这帮怂货就这么怕她啊?”

    “她不就是一糟老太太吗?有什么的啊。”

    “就是你们这帮混蛋,怕她怕的要死,才让她变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

    实话,这话连阿兰多这个外人都听不下去了,太不要脸了。尼玛,你的好听,你难道不是最怂的那一个吗?你要是硬气话,就不会大晚上的跑到这荒郊野地里来吹风了。

    但是其他人都没还嘴,他们都知道自家酋长是啥德行,又开始伤及无辜了,每次都是这样,被迦罗姆嬷嬷气的半死,就找其他人撒气了。都习惯了,反正就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让他骂几句就消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