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两个老头(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阿兰多,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要否认,我了解你,不是到了实在过不去的坎,把你逼到了绝境,不然你绝对不会千辛万苦的来找我的。”

    听了克拉姆什的话,阿兰多先是一愣,然后就笑着。

    “能有什么事,不过是生意泡汤了,自己年纪也大了,看透那些纷争,不想在管那些纷纷扰扰了,所以就来投奔你了,想在这里过点安心日子,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

    “不对,阿兰多,我虽然没有你那么聪明,但是我了解你,你绝对遇到事了,不然以你的性格怎么会想要隐退?”

    “哪有什么事啊,人是会变的,年轻的时候总想着功成名就,打下一份大大的基业。但是到现在,年纪大了,也看穿了,我都一把年纪了什么看开了,都快入土了,那些名利有什么用。你以前不是老实劝我不要那么执着功利,怎么我现在想通了你反而不理解了呢?”

    阿兰多在路上就想通了,他不能为了自己的仇恨,把自己唯一的朋友拖下水,特别是发现,老朋友现在过的很好,儿孙满堂。自己就更不能告诉他实情了,他太了解自己的老友了,要是他知道了实情,绝对会去报仇的。

    “阿兰多,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愿意依靠别人,什么事都自己扛。但是啊,老友!我了解你,你要不是走投无路绝对不会拉下面子来阿瓦隆,我知道你当年不认为我欠你什么,但是我们阿瓦隆兽人,恩就是恩,没什么好讲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我们一起扛。”克拉姆什很坚决的道。

    “呵呵,我是有事要求你,就是求你收留我,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想再了。”反正了没用,仇敌太强了,阿兰多是不可能再把自己唯一的朋友害了。

    “莉莎呢?还有孩子们呢?你是不可能抛下他们的,他们怎么了?是不是他们出事了?”老头无言看了阿兰多一会,缓缓的开口道。

    阿兰多诧异的看着克拉姆什。

    “别这么看着我,好歹也这把岁数了,不可能还像年亲时候那样傻乎乎的,不通人情世故的。”

    阿兰多听了还是没话,只是把酒拿起来继续往嘴里灌。

    “啊!他们到底怎么了”阿兰多很早就结婚了,所以克拉姆什认识他的家人,而且关系还不错,莉莎,就是阿兰多的亡妻,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很对克拉姆什的胃口,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后来和阿兰多决裂之后,为了避免尴尬,他们就没有联系了。

    “莉莎很早就去世了,是病死的。”阿兰多就只了这么多,然后什么也不开口了。

    这把克拉姆什急的啊,开始还好言好语的劝,到最后,干脆就拍着桌子大骂,兽人一般脾气都很急的。

    克拉姆什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把家里人都惊动了,看老头这情况,都是一头雾水,刚刚不还好好地,怎么变脸就变脸啊,这就吵起来了啊,不明就里的赶紧过来劝。

    不过老头的脾气真谈不上好,把来劝的儿子,儿媳,还有几个孙子一顿臭骂,连索拉姆都没放过。得!又被迁怒了,虽然对于索拉姆来这还是第一次,但是其他人都习惯了,最后老头一句“滚蛋”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了。

    等众人灰溜溜的走了之后,帐篷里又只剩下俩老头,在那大眼瞪眼。

    最后阿兰多还是犟不过克拉姆什,以前也是,如果阿兰多是固执,那克拉姆什就是茅坑里的钻石,又臭有硬而且硬的要死。

    “我可以,但是有个要求。”

    “”克拉姆什老头对于老友的隐瞒很不爽。

    “我了之后不准你去为我复仇,那是我自己的事,我有自己的打算,不需要你插手。”

    这个要求着实让克拉姆什一阵难受,不过考虑了半天,老头还是点头了。

    “他们都死了被人杀死的。”老头没自己的家人是在自己面前被杀死的,他知道克拉姆什是个暴脾气就不打算再刺激他了。

    “”克拉姆什完全愣住了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为什么?”

    “我无意中得到了这玩意,然后就惹来了杀身之祸。”着把秘法之眼拿出来晃了晃。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别人要得到他?还有到底谁要得到他?”老头连续几个问题像连珠炮似得喷了出来。

    阿兰多听到这些问题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只知道这东西叫秘法之眼,其他一概不知,也不知道他们要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只知道他们正不惜一切代价在找这东西。”

    到这,阿兰多再次拿起秘法之眼深深的看了看,这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宝石被雕琢成眼睛形状,宝石中间有一团红色,让人看起来就像瞳孔一样,其实这是一块红宝石,只是颜色太红了就呈现黑色。但是上面没有任何能量反应,不然当初阿兰多也不会把这玩意当做一种稀有的珠宝。

    “追杀我的是奥术兄弟会,他们很在意这个秘法之眼,我进入世界之脊之前,还听他们已经出动了传奇法师来搜寻这东西了,这东西一定对他们有重大意义。”

    “奥术兄弟会?这群杂碎!!!!我要把他们全部看成肉泥。走,阿兰多,我们现在就走,一定要那群混蛋付出代价。”克拉姆什一拳把面前的桌子打个粉碎,然后跳起来就准备和阿兰多一起去报仇。克拉姆什曾经和阿兰多一起在坎陆斯呆了不少时间,知道奥术兄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看到克拉姆什果然要报仇,阿兰多一阵庆幸,幸亏之前就和他好了,不然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克拉姆什!!!你答应过我什么?这是我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

    “你的事情?你tm就是这么办事的?不去报仇,反而像个吓坏的鹌鹑一样,躲在这里瑟瑟发抖???你不怕莉莎从天国回来找你???你的家人就白死了呢???”老头现在已经怒火攻心了,逮着阿兰多就是一顿乱喷。

    不得不老头的嘴确实毒,本来阿兰多已经平和了很多,但是听到这话也被气半死,直接提起拳头对着克拉姆什的老脸就是一拳。

    “我tm叫你嘴贱!!!”

    “你个懦夫居然敢打我?去死吧,我要替莉莎教训你这个混蛋。”然后不甘示弱的挥起了拳头。

    在外面的众人,这时也听到里面打起来了,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帮忙的时候,索拉姆把他们都劝住了,索拉姆虽然不知道到底他们之间的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感觉应该不会出啥事。再了,进去帮谁啊?帮老头?拜托!!!老头是传奇战士好吧,虽然索拉姆知道阿兰多是奥术骑士,但是和一名像老头这样传奇战士近战,估计是一头龙也会被打的半死。至于帮阿兰多

    虽然索拉姆在旅途中和他相处的还不错,但是也没有帮外人打自己爷爷的道理,所以他还是自求多福吧。我们的索拉姆就是这么的帮亲不帮理。更何况,他太了解自己爷爷了,老头别看叫的狠,但是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出不了什么事。

    果然,不到20分钟,帐篷里面的打斗声就没有,不过两人还在大声对骂,听着都中气十足的,听起来是没啥事了,大家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找各妈了,索拉姆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

    帮多时过后,帐篷里已经是一片狼藉,俩老头也是鼻青脸肿,也没吵了,但是还是向像斗鸡一样互相瞪着对方。

    最后还是克拉姆什老头先软下来。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看到克拉姆什已经心平气和了,阿兰多也是一阵苦笑。

    “我能有什么打算,只想在这里等死而已。更何况,秘法之眼在这里,奥术兄弟会就永远得不到,我就算报不了仇,也不让他们好过。”

    我帮你啊,这句话在克拉姆什嘴里打了两个转,又给他自己吞了回去,倒不是怕,阿瓦隆兽人是出了名的重义轻生死的,为好友复仇而死,那更是荣耀。老头根本就不怕死,但是他太了解自己的好友,要是自己把那话出去,不在帮他,而是在侮辱他,他的这位朋友有着超乎想象的自尊心,不然当初也不会分道扬镳。他分外的知道,阿兰多现在心里有多痛苦,血海深仇不能报,只能苟且偷生,这是多大的折磨,这个时候怜悯他和侮辱有什么不同。

    看着克拉姆什欲言又止的样子,阿兰多哪还不知道他要什么,不过克拉姆什想岔了,阿兰多不认为那是侮辱,又不是孩子了,哪还有那么多中二的想法啊,但是有一点,克拉姆什到事猜对了,那就是阿兰多死也不愿意让克拉姆什被拖下水,他已经这样了,就算报仇了又能怎么样,家人难道能活过来?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根本报不了仇,最大的可能是被杀,奥术兄弟会可有三名传奇法师,同样作为一名法师侧的施法者,他分外的明白传奇法师有多强,可以只要不是神明下凡,传奇法师就是世界上最强的一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