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两个老头的故事(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
    “我叫阿兰多·辛德勒,来自坎陆斯,我是来找一位老朋友的,很久以前我们一起组队冒险,后来因为一些事,我们分开了,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找这位老朋友来寻求帮助了,不过你看到了,我对阿瓦隆根本不熟,所以只能到处游荡,碰碰运气。”

    阿兰多把自己情况简单的了下。

    “哦,难怪您老能进入阿瓦隆,您的朋友一定欠您一个大人情,不然不会送给您,能进入阿瓦隆的钥匙。”所谓的钥匙就是一个特殊的型图腾,每一个外出的阿瓦隆兽人都会带上几个的,因为要是没有这种图腾是根本不能进入阿瓦隆的,哪怕是阿瓦隆兽人自己也进不来,随带一句,这种图腾只有灵魂萨满才能制作,索拉姆这种元素萨满是没办法的。

    “呵,那算不得什么人情,我们那时候是队友,互相照应是应该的。”老头有点苦笑着道。

    “您能给我看看那个钥匙吗?钥匙上都有氏族图腾的,您给我名字,我或许不认识,不过要是氏族图腾的话,我还是很清楚的,到时候给您指个方向,阿瓦隆还是很大的,您这样到处乱逛很危险的。”索拉姆看老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所以决定还是帮帮他,老头既然对一名阿瓦隆兽人有恩情,那不管怎么索拉姆都要给予一些帮助。

    老头听了索拉姆的话,想了下,就从胸口掏出一个型图腾,然后把它递给索拉姆。

    索拉姆一接过图腾就傻眼了。

    “战歌氏族???您怎么会有战歌氏族的图腾?”(参考魔兽世界战歌氏族的图腾)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老头一看索拉姆大惊怪的也很奇怪。

    “额……没什么问题,只能您的运气不错,您猜猜看我是哪个氏族。”

    “你也是战歌氏族的?不会吧,老夫在阿瓦隆碰到的第一个人居然就是战歌氏族的人?”

    “那您的朋友是…………”

    “克拉姆什·雷克撒·加鲁什·格罗姆·地狱咆哮”

    “……”索拉姆感觉这个世界还真啊。

    “少年人,怎么了,你认识他吗?”

    “能不认识吗?他是我爷爷。”看到老头一幅见了鬼的表情索拉姆马上补充了一句。“亲的。我叫索拉姆·雷克撒·加鲁什·格罗姆·地狱咆哮”

    “这还真是巧啊。”

    “谁不是呢?不过没想到您还和我爷爷有这样的交情啊,不过,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他提到过您啊,他从就跟我过他的冒险故事。”

    “唉是吗?也是,他当年就不认同我的行事方式,最后我们因为理念不合就不再组队,起来我都快忘记了,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导致我们分道扬镳的了。”

    索拉姆立刻来精神了,连忙追问自己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的,当年他们又是怎么分开的。

    既然是故人之后,也就没啥好隐瞒的,阿兰多就开始讲起他们年期时候的故事。

    其实和大多数冒险故事差不多,老头年轻时候在外面冒险的时候,和阿兰多因为一个冒险任务认识,后来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们那个时候都是热血沸腾的时候,于是很快成为了朋友,自然的他们就一起组队开始冒险了。

    但怎么呢?两人成长环境不同,开始还好,后来在一起组队的时间越长,两人之间的差异就明显了,老头别看长的那么暴力,但按阵营分,是典型的秩序善良,有着强烈的正义心和荣誉感,虽然达不到圣骑士那样,但是也绝对是好人楷模了。但阿兰多老爷子呢,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明显的秩序邪恶阵营了,就是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那种人,虽然没有到丧心病狂的层度,但真的不算好人,不过他对朋友还是没的。

    两人在日常的冒险中也是争论不断,阿兰多认为克拉姆什太过拖拖拉拉,死抱着战士的荣誉,不知道变通。而克拉姆什则认为阿兰多太过于偏激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功利心太重了。

    最典型的的一次,就是他们一次在南方一座城市,接受了一名贵族的委托,要他们帮忙救出被强盗绑架的家人。他们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发现,绑架贵族家人的其实是一群被压迫惨了的村民,为了报复贵族,这群村民在一位战士的代领下,才绑架了贵族的家人,目的不过是让贵族能减少一些苛捐杂税,克拉姆什觉得应该帮助这群村民,而阿兰多则觉得这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只要救出贵族家人就行了,两人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最后还是克拉姆什的意见占了上风。

    结果他们把前因后果给贵族了,并且向贵族保证,只要贵族答应村民们合理的要求,那么不仅他的家人会被释放,而且那位领头的战士,也愿意为了平息贵族的怒火而认罪伏法。

    后来的事,索拉姆都不用猜就知道。那位贵族觉对不会答应的,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那些权贵都是一个鸟样。

    果然贵族不仅没有答应,还认为阿兰多和克拉姆什通匪,要逮捕他们,不过克拉姆什老头那时候虽然是正直少年没错,可是不代表脾气就一定好啊,于是两人杀出重围。虽然是跑了,可是贵族还是准备通缉他们。

    最后阿兰多偷偷瞒着克拉姆什老头,跑到贵族那里做了个交易,就是他帮贵族救出家人,然后贵族取消他们的通缉。贵族没有答应,反而提出另一个交易,他们不仅要帮贵族救出家人,还要帮助贵族惩罚那群暴匪,事成之后不仅取消他们的通缉,而且还会给他们一大笔赏金,最后阿兰多答应了,于是阿兰多利用了克拉姆什在那群村民中的威望,先骗他们释放了贵族的家人,然后和贵族的私兵一起,里应外合把那群村民杀了个精光,虽然当时克拉姆什还不知道这事,后来还是因为一点机缘巧合,克拉姆什才知道这事,从那以后克拉姆什就和阿兰多分道扬镳了。

    从索拉姆的角度来看,这两人的行事方式真的都不可取,也都有各自可取的地方,老头坚持正义这绝对不能错,阿兰多为了保护友人也不能完全错,但是他们都没有更好的去解决这个事,老头太鲁莽了,阿兰多太功利了。

    不过索拉姆把自己放在其中,想想他自己会怎么做,想了会,索拉姆觉得自己绝对会干脆干掉那个贵族,一了百了,反正以他前世的知识,悄无声息的干掉个把人还是跟容易的,有时候索拉姆都奇怪,自己前世到底是干嘛的,怎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技能……。

    老头看来很久没有和人过话了,于是又和索拉姆了他和自己爷爷年轻时候的冒险故事。

    其中就讲到阿兰多老爷子救克拉姆什老头的一命的故事。

    那是他们还在北地冒险的时候发生的事,有一次他们跑到巨魔咆哮森林去冒险,本来是个简单的遗迹探索任务来的,但是不巧的是,那座遗迹被一头眼魔占据了,眼魔的身体是个六英尺宽的球体,上面有个长满尖牙的血盆大口,整个活动是由中央的眼睛控制。另外还有六个连着支干眼睛从球体的上方往外延伸,它还能使用自己的语言及通用语,每个枝干上的眼睛都能发射致命的魔法射线。

    那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虽然那只一只普通的高斯眼魔,但是,要不是阿兰多用掉了他的导师送给他的卷轴,他们早就都交待在那里了,不过在眼魔濒死的时候还是朝着克拉姆什发射了一道魔法射线,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阿兰多用自己的身躯帮克拉姆什挡下了这一击,克拉姆什是屁事没有,可是阿兰多被这一下打的濒死了,要不是克拉姆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拼了命的把他背到了城里的教堂里,估计这会儿阿兰多骨头都烂成灰了。

    等到阿兰多康复过后,阿兰多并不认为克拉姆什欠自己的,因为要不是克拉姆什拼了老命把自己带到教堂,自己估计早就死了,但是克拉姆什这种纯粹的兽人,一向认为,一码归一码,要不是阿兰多为了救他,也不会重伤,自己帮他不过是分内的事,所以克拉姆什认定自己欠阿兰多一个人情。

    事实上要不是走投无路,阿兰多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自己的这位老友,这两老头其实能做朋友不是没原因的,他们一样的固执,一样的重视友谊,不过就是行事方式差太多了。

    “那您到底为了什么来找我爷爷啊?”索拉姆无意中问了一句,实话索拉姆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就真的是随口一问。

    可是这个问题把阿兰多真的问住?其实开始的愿望就是为了躲避奥术兄弟会,就想到自己的这个老朋友,可是见到老朋友之后呢?让他为自己报仇?真的,阿兰多还真没这想法。

    虽然他知道,只要他了,以克拉姆什的性子,绝对二话不,就算豁出命也会帮自己复仇,可是刚刚了,阿兰多虽然不算好人,但是他一定是一个固执的人,那是自己背负的仇恨,他不可能把克拉姆什牵扯进来,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找克拉姆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