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老头(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
    索拉姆干就干,直接**着上身,提着斧子就上了,对着两只手掌吐了两口唾沫,提起斧子对着雪龙的脖子就是一下重劈。

    保留猎物的头颅是很多猎手的传统,特别是这种很稀有的猎物。这头雪龙也太大了,索拉姆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只能带走一些价值比较高的部位了。

    “呸。尼玛,还真是硬啊。”

    索拉姆第一下重劈,根本没砍进去多少,就被雪龙坚硬的胫骨挡住了,看来索拉姆有的忙了,不过他也发现,自己不用怎么赶时间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用雷电法术杀死这头雪龙的时候,强力的电流经由那把剑刃大枪直接从内部把这头雪龙都快烤熟了,自然没啥血流出来了,那血腥味就淡了不少,再加上又在下雪,基本没什么野兽会被吸引过来了,这给了索拉姆充足的时间来处理这头雪龙了。

    雪龙最珍贵的部位当然是它那雪白顺滑的毛皮了,既漂亮又坚韧,而且还有不俗的法术抗性,而且这头雪龙受到创伤最严重的,是那2只翅膀,身躯大部分毛皮都还是很完整的,其次就是雪龙的头颅了,这玩意算是雪龙身上最坚固的部位了,哪怕是被索拉姆用雷神之锤狠k了两记重击,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裂痕,不过虽然它的头骨很硬,但是头骨里的脑子可不怎么抗揍,被那两次重击打的,估计最轻也是重度脑震荡,要不怎么像战锤、战斧这种重武器歹毒呢,就算你阻挡了攻击,可是重武器造成的冲击还真挡不住。

    但是雪龙头颅最珍贵的地方还不在于其坚硬,而是雪龙的头骨相当的轻便。事实上雪龙的全身骨骼都很轻,加上雪龙骨头有着不错的魔法防御力,所以雪龙头骨是用来做盾牌的绝佳材料,不过在阿瓦隆,没多少人喜欢用盾牌就是了,所以做盾牌的手艺真不咋地,最多就是拴上两根皮索拿起来就用了,不过索拉姆不管这个,有的用就不错了,还挑剔个什么啊。

    索拉姆和其他的兽人很不一样,他到是对用盾牌之类的防具没啥抵触,明显用盾牌可以更好的在战斗中保护自己,干嘛不用。他可不像其他兽人那样,以浑身伤疤为荣,白白净净不挺好的嘛。

    索拉姆这通忙活,时间过的很快,用了快3个时索拉姆才把雪龙给肢解了,索拉姆把头颅和皮毛打包收好,其他的东西其实没啥价值,其他骨头太多了,懒得带走。至于血肉什么就更没啥意义了,雪龙的肉虽然没毒,但是一般人吃了也是会拉肚子的,只有一些野兽感兴趣。

    倒是一些内脏是可以吃的,不索拉姆没啥兴趣,于是全部丢给了霜牙,在野外,猎物的内脏可是好东西,是盐分的重要来源,所以霜牙也就欢欢喜喜的把心脏和肝脏全部吃掉了。至于那些肠胃什么的,全部被索拉姆丢掉了,太脏了,倒不是索拉姆对吃脏器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只是刚刚一通电把肠胃都弄熟了,随便也把里面的那些脏东西也一起给弄熟了……。。

    要是让霜牙吃了这种东西,指不定就会拉肚子的,再加上霜牙虽然已经成年了,但是还是喜欢把它的大舌头往索拉姆脸上舔,要是它吃完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往索拉姆脸上舔…那画面,想想索拉姆都受不了。

    就在索拉姆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突然听到那个老头发出了一阵呻吟声。

    “额……我这是在哪啊?”

    索拉姆看到老头醒了,立马跑过去把老头扶起来,虽然是个猪队友,但是索拉姆还是觉得,对老人还是要有起码的尊重。

    “额……老人家,你不记得刚刚的事了吗?”索拉姆觉得老头难道是摔糊涂了。

    “刚刚对了刚刚和那只怪兽”老头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记起来刚刚发生的战斗。

    “嘿嘿,那头雪龙已经被我杀了,您现在安全了,不过您好像是一名人类,人类怎么会出现在阿瓦隆的啊。”索拉姆其实对老头的来历很好奇的,人类是很少能踏入阿瓦隆的,一来外界知道阿瓦隆具体位置的人本来就很少很少,在外面游历的阿瓦隆兽人基本上,是不会对别人起自己的家乡的,除非是绝对的信任的人,才有可能机会知道一些信息的,就好像索拉姆这一世的便宜老爸,就是拖一名生死之交的战友,把还是婴儿的索拉姆送回到阿瓦隆的。

    “战斗结束了?嘿打了一辈子鸟,今天倒是被雁啄了眼。”很显然老头很为自己在战斗中松懈感到羞愧。

    “少年人,先不要我是怎么来到阿瓦隆的,你是怎么到的阿瓦隆啊。”老头很显然还是对索拉姆报有戒心,不准备对索拉姆明原因,反倒问起了索拉姆。

    “额……老人家你这叫什么话啊,我就在阿瓦隆长大的,什么叫我怎么来的阿瓦隆啊。”

    “这不可能……你明明是一名人类,阿瓦隆兽人怎么会收养一名人类。”

    “咳……。我是一名混血兽人,真的不是人类。”怪不得在阿瓦隆很多人都索拉姆长的像人类,完全不像一名兽人。至于对自己是混血兽人这一点,索拉姆倒觉得,没什么不能的,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羞愧的,又不是他自己选的,是自己便宜老爹胡搞出来的。

    “混血???我见过半兽人的,你和他们长的一点不样啊。”老头以前就是干的捉奴隶的活计,怎么可能不知道半兽人呢?可是眼前的少年人明显是一名人类的长相啊,半兽人可比人类长的粗狂多了。

    “这个我和其他半兽人不一样的,我是兽人与精灵的混血。”

    “兽精灵???老夫我长这么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兽精灵。”着老头目光炯炯的仔细的看着索拉姆,直到看到索拉姆有点带尖的耳朵之后才有点肯定。

    “我靠!难不成,我还是稀有品种?”老头的话到把索拉姆倒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外面世界会有和他一样身世的兽精灵呢,可从老头的话中听得出来,感情,外面世界和自己一样是兽人精灵混血的人,是非常非常的罕见的啊。

    “稀有品种呵呵,还真是。”老头听到这词,低笑了几声,可不是吗,要是老夫还在做那个行当,这种稀有的兽人精灵混血,还真的能卖上大价钱,无他,就是因为稀有,一定会有很多无聊的贵族会出大价钱,买这种一百年都未必出一个的兽精灵。

    要是索拉姆知道这老头这时的想法,估计会马上用雷神之锤,给这个老头来一次,来自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您老的意思,在外面我这种人很少?为啥?”在阿瓦隆很少会有人跟索拉姆其他的身世,怕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受到打击,不过很明显,这群平时粗糙的兽人难得的细心都喂狗了,我们索拉姆根本不在意思这个,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你不知道,兽人和精灵是死敌吗?”老头奇怪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兽精灵。

    “知道啊,不过那不都是老黄历了吗?”索拉姆一直生活在阿瓦隆,而阿瓦隆兽人也许是对精灵敌视最轻的兽人了。

    “那可来话长了还有,你个少年人就准备看着老夫一个糟老头,一直在雪地里坐着啊。”

    索拉姆一看老头的脸色的确不好,加上雪也越下越大了,让一个老头还在这荒郊野岭呆着,也的确不是个事。

    “那好,您等会,我把那些东西打包,然后带您去我的营地。”

    着马上用兽皮绳子把雪龙皮毛和头颅打包,然后让霜牙载着老头。开始霜牙还不愿意,要知道座狼是很忠诚的,一般不会让其他人骑乘的,除非是主人的家人,不过索拉姆用“沟通”异能和霜牙好一顿交流,才把霜牙哄好,索拉姆把老头扶到霜牙的背上,自己拖着战利品,一起往营地方向走去。

    …………

    不多时,索拉姆他们就回到了之前的营地,索拉姆赶快把篝火点起来,又帮老头准备了一锅热汤,老头在烤了一会火之后,气色好多了。

    “老人家,您到底是怎么来的阿瓦隆啊,我可是知道,外界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到阿瓦隆的,就算是找到路了,没有英灵的允许,也进入不了阿瓦隆的。”

    索拉姆看到老头气色好多了,于是就继续问老头。

    老头看了看索拉姆,想了会,经过刚刚的相处觉得,老头觉得,这个少年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虽然被自己的亲信背叛过,但是老头对自己的眼力还是几分信心的,毕竟这样一个年轻人,能有多大的城府啊。再了,自己已经进入了阿瓦隆,要找到自己的老朋友,也要眼前这个本地人帮忙的。

    “我叫阿兰多·辛德勒,来自坎陆斯,我是来找一位老朋友的,很久以前我们一起组队冒险,后来因为一些事,我们分开了,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找这位老朋友来寻求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