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传承之锤
    他们走了大约半时来到了黑手的窑洞,熔炉氏族因为是定居在熔岩山附近的,所以就在周围的山壁旁边修建了许多窑洞,索拉姆觉得这窑洞挺好的,冬暖夏凉,索拉姆这两年就住在黑手旁边的窑洞里的。

    “老头你把我叫回来干嘛啊?”

    “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搞的神神秘秘的,还怕让人看见啊?”

    老头没理索拉姆,而是直接走到角落,把角落墙上一块长方形的石块搬下来,那石头和墙壁严丝合缝的,要不仔细看还真不知道,这块石块是可以移动的。

    石块被移开之后,里面有个大箱子,老头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周围,然后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大约1米多的大布包。

    没错大布包,索拉姆看到布包也是一愣,要知道在阿瓦隆可没人会织布的,所以在阿瓦隆根本上看不到布这种东西,所以索拉姆才觉得奇怪啊。

    “这就是我要给你东西。”老头把布包心翼翼的捧到了索拉姆面前,这时索拉姆才看到这不是块布,而是一块丝绸,全黑色的丝绸上面居然布满了符文,符文也是黑色的,要不是离近了看还真看不出来。

    看来这神秘布匹包裹着的东西非同可,不然老头也不会这么慎重。

    索拉姆接过这个布包,分量很重,布包入手很丝滑,和前世的丝绸一样。

    “这里面是啥啊?”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索拉姆看老头居然还在卖关子,也就没问了,反正该的他一定会的,索拉姆心翼翼的把那包裹打开。

    打开后发现,那里面居然包着一把战锤。这把战锤大约有1米2的长度,全金属制作的,锤身很大,并且上面雕刻着许多符文,这些符文还不时的闪烁着白光。锤柄上还包裹着一些不知名的皮革,握上去非常的舒服,而且皮革的表面还有一些纹路,可以让人能牢牢的抓紧战锤,不至于滑手。(形象参考魔兽世界里的毁灭之锤)

    索拉姆看着这把明显就附魔的战锤,马上一个打了个激灵。

    “卧槽,老头你是要疯啊,居然把毁灭战锤偷来了,你不怕霜狼氏族找你拼命啊。”

    “卧槽,瞎什么啊,我哪有那胆子啊,再了,毁灭战锤现在杜隆赛尔大长老手里,我去偷那不是活腻歪了啊。”杜隆赛尔大长老,是霜狼氏族的领袖,霜狼氏族是没有酋长的,一般都是萨满来作为领导人,也是唯一一个只以萨满为领袖的氏族。

    因为他们最推崇的是智慧,认为只有智慧才能真正代领兽人走向未来,战士太过鲁莽,不适合来领导所有兽人氏族,他们的领袖都是以大长老来称呼的。

    他们的大长老也是所有阿瓦隆兽人的精神领袖,所以他们才不像其他氏族那样称呼自己的领袖为酋长。杜隆赛尔大长老是阿瓦隆唯一一个传奇级别的萨满,而毁灭之锤则是他们的传承武器,也是大长老的象征,因为那是先知萨尔的武器,而先知萨尔正是出身于这个氏族。

    “哦,那这把战锤是什么名堂啊,我看得出来这把战锤相当的不简单啊。”

    “那是,这是我们这一系的传承宝物,当然不能简单了。”黑手很是骄傲的道。

    “我们这一系的传承宝物?”要知道萨满之间的师承不算严密的,因为萨满只在前期需要其他人指导,后面全部看自己的领悟了,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连对教义的理解都有很多不同,所以自然没什么紧密的师承了。

    这个时候黑手老头突然跟前世武侠里似的捣鼓出一个传承宝物,索拉姆自然是很奇怪啊。

    “不用怀疑,这就是我们的传承之宝,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我师父是由我师父的师父传给他的。”

    我靠,合着还真是传承下来的宝物啊,但是……

    “等等,不对呀,既然是我们这一系萨满的传承宝物,没理由你不用啊,你的武器也是战锤吧。”阿瓦隆兽人这个种族还是很务实的,要是有这么个宝贝,没理由不用啊,以兽人的性格根本不会因为是传承的宝物,就藏着不用,在兽人看来这样相反是侮辱了那些宝物。

    没看到先知的战锤一直到今天都在用,至于索拉姆所在的战歌氏族也是如此,那把正牌血吼不一样的在他爷爷手里,还不时不时的见点血呢,兽人可做不出那种因为是传承的宝物,就供着不用的事,在阿瓦隆兽人看来那完全是有病。

    “咳咳,那是因为……我根本就用不了。”老头有点羞愧的。

    “用不了?不就是把锤子吗,有什么用不了的,抡起来就用呗”索拉姆掂了掂手里的战锤,虽分量不轻,但是别是老头了,索拉姆都可以抡的飞起。

    “你知道个蛋,真要是把普通的战锤,也够不上资格成为传承宝物了。”老头狠狠的鄙视了下索拉姆的无知。

    原来这把战锤是很久以前黑石氏族的一名元素萨满的武器,黑石氏族是阿瓦隆三大氏族之一,虽然没有出现像先知萨尔和格罗姆·地狱咆哮这样惊天动地的英雄。但是也绝对不可以看,先知萨尔的两位导师就是出身这个氏族,而毁灭战锤就是这两位导师先后使用过的武器,不过在这两位导师都先后战死之后,其这把传奇的武器就被交给了先知萨尔。

    传这把武器还是黑石氏族酋长的象征,据先知在进入到阿瓦隆之后,是准备把毁灭战锤还给黑石氏族的,不过黑石氏族以是先知让这把武器变的无比荣耀为由,给拒绝了。

    所以黑石氏族的兽人很多都以战锤为自己的武器,那位萨满也是如此,不过这把武器却不是兽人制作的。

    传是那位萨满曾经在外面的世界游历的时候,和一群伙伴打败了一个强大恶魔,从而捣毁了恶魔的阴谋,之后人们为了奖励他,特意拜托了一位当时最厉害的矮人锻造师,帮他打造了这把武器,武器上面还被赋予强大的魔法。

    之后这把武器就跟着那位萨满,被带回阿瓦隆,不过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那位萨满死后,这把武器就不能被任何人使用了,就算勉强用,也不过是一把最普通不过的战锤了,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所以人们就把这把战锤交给了那位萨满的弟子,希望以后会有一名萨满能让这把战锤重新恢复原来的力量。

    不过直到现在,这把战锤还是这幅鸟样,搞的除了传承到这把战锤的萨满以外,其他人都不记得这把战锤了。

    “所以,这把战锤其实鸟用没有?”索拉姆斜着眼睛看着黑手老头。他现在怀疑是这老头为了报复索拉姆把他赢的太狠了,所以随便找了把战锤准备来整他,别看老头年纪不了,其实相当不着调,不然也不会为了个什么狗屁熔岩山赌王的名号,就输的倾家荡产啊。

    “靠,你师父我是这种人吗?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着调?”

    不过看到索拉姆那异常肯定的眼神之后,他就有点无语了。

    “好吧,好吧,我有的时候是有点那什么,但也不多,只有那么一丁点。”着还用两只手指比划。

    不过索拉姆依旧是以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他。

    “好吧,好吧,我平时是很不着调。”黑手老头在索拉姆眼神下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想想平时除了教导索拉姆的时候正经点以外,其他时候根本不像个长辈,尼玛,哪个长辈会死乞白赖的找晚辈赌博啊,最后还输的连内裤都差点当掉。

    “不过,我也不会拿我师父和师父的师父的名头开玩笑的吧。”这到也是,老头虽有点老顽童,但还不至于拿死去的长辈开玩笑,要知道虽然萨满之间的师承并不紧密,但是在兽人社会中,师父的地位怎么都算是亲近长辈,不可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以前的哪位前辈耍我们的吧。”

    啪,老头直接照着索拉姆的后脑一巴掌。

    “我呸,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无聊啊。”不过看他打玩索拉姆之后,那满足的表情,索拉姆敢肯定,黑手这个坑老头,以前绝逼这样问过他自己师父,然后也一定是被揍了。

    “咳”老头看索拉姆怀疑的看着他,马上咳了一声,然后严肃的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好奇为什么,就特意到外面的世界去寻找矮人,希望能找到答案,你还别,我找了不少矮人,他们也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终于我在大裂隙中找到了传中的矮人王国——塔伦迪尔,我在那里还交了不少朋友,之后在一位锻造大师那里得到了答案,就是这把战锤拥有自己的意识,它能选择自己的主人,不被它承认的人,是不可能发挥它真正的力量的。”

    “一把武器?还有自己的意思?您真的没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