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黑手
    至于结果吗…………

    自然是索拉姆大杀四方了,黑手最后直接输急眼了,又拉着索拉姆比试牌九、大老二、扎金花等等,不过然而还是没鸟用,该输还是输,最后都输掉裤子,把自己多年来收集的那些稀有金属都输给了索拉姆。

    在那条熔岩河中,不时会漂出一些,不能被完全融化的金属块,这些金属块很少见的,很难收集,再加上这些金属比普通的钢铁更加坚硬,或者会有一些奇特的作用,所以十分的珍贵。

    黑手把家底输光之后,就从此金盆洗手了,什么都不赌了,也算索拉姆做了件好事。

    不过自那以后黑手就对索拉姆怎么看怎么不爽,不过索拉姆对此到没什么意见,毕竟谁输的这么惨,也不会给索拉姆好脸色看,而且黑手老头只是面子过不去而已,要真的讨厌索拉姆,那不到至于,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嘛。在索拉姆看来这老子还是很可爱的。

    “啧……。这做工,还是您黑手大爷的手艺好,要搁我,就算有那么多稀有金属也没法做的这么好。”

    黑手老头的性子其实还是很蛮意思的,这不,一听索拉姆的夸奖立马就阴转晴,一幅喜笑颜开的样子。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黑手大爷,那么多稀有金属,要分清那些助融剂都不容易,更何况,这些稀有金属怎么融合成合金的手艺,也只有我黑手大爷懂,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这些稀有金属在熔岩里都不融化,可想而知它们的熔点之高,想要融化这些稀有金属就需要特殊的助融剂了,而且每样稀有金属需要的助融剂都不同,有些还需要法术的帮助才能融化。

    索拉姆自从2年前来到熔炉氏族,除了跟着黑手学习元素萨满的知识,最重要就是跟着黑手学习锻造了。还别,索拉姆在锻造方面的天赋,也是相当高的,还根据上辈子的一些知识,发明了一些新的锻造方法,不过那些稀有金属的知识还是没法跟黑手比。

    “嗯……你这打的这把斧子还不错啊,手法很有点火候了,不过你连火纹钢都加进去了啊,你还真大方啊,不过要是给孩子的话会不会有点太危险了啊。”老头看到铁砧上的快要完成的战斧了,火纹钢是一种稀有金属,当然这也是老头的收藏品了,产量很是稀少,只要在武器中加上一些这种金属,在用力挥舞的时候会带上火焰,给孩子的话还真的有点危险。

    “没事,可以让他老爸老妈先保存着,等他长大了,再给他不就行,马上就是他生日了,都两年没见过他了,不带点好东西给他,估计他都不愿意理我了。”

    “你子对你弟弟这么好,为啥对我这个老师下手那么黑啊。”老头有点不爽了。“你tm送礼就送礼,但拿我的东西送礼算怎么回事啊。”

    “嘿嘿,这话就冤枉了啊,我都了不和你赌,是你非死乞白赖的,要我和我赌,现在,怪我咯?”

    “你…………算了算了,我黑手大爷愿赌服输,东西都输给你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老头,不要我不讲义气,你只要再把你那块精金给我,我们的账就两清了,怎么样?”

    “放屁!!!老子这么多年就收集了那么点,本来给你重新打造那把血吼就用了不少,你子居然连剩下的那么点都不放过啊,先祖啊,英灵啊,一雷劈死这个欺师灭祖的混蛋吧。”老头一听这个,就是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大骂道。

    “哼,老头别给我在这装,欺师灭祖这词还是我跟你的,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啊,就拿你一块精金已经够意思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还有不少好东西,我拿一块精金就抵账了,你赚大发了,你要是连这都不同意,我就跟别人,我们堂堂黑手大爷现在居然都学会赖账,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啊。”索拉姆冷笑的看着老头。

    “靠,你子一点都不知道最老爱幼啊,我心疼一下都不行啊。”老头这段时间跟着索拉姆学了不少新词。

    “好了好了,给你给你,上辈子欠你的,一失足而千古恨啊,早知道就不赌了。”老头一幅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

    “嘿嘿,还是我们黑手大爷敞亮,愿赌服输真汉子。”索拉姆得了便宜,赶紧把马屁送上。

    “哼,那是,咱是什么人,那是一口唾沫一个坑。”老头马上表示中招了,不得不老头这性子还真是可爱。“你要精金干啥啊,难道还准备打造一把武器啊。”精金不仅坚硬,而且可以让武器的锋利度上升几个档次,是不可多得极品材料。

    “不是,这次跟萨鲁法尔带了礼物,但克鲁姆的礼物还没着落啊,所以我想着帮他把武器给升下级,免得他我厚此薄彼啊。”

    “嘿,你大爷,果然是一家人啊,知道想着兄弟,你怎么不想想你可怜的老师啊……。。”

    “靠,老头你这话就有点丧良心了啊,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现在就剩一内裤了,你要真这,那咱就按规矩收账了啊。”索拉姆一听老头又开始了,立马威胁到。

    “别,别,我最最亲爱的学生,我就是发发牢骚,真不是冲你啊。”老头一听就怂了。

    这番话把旁边其他兽人都搞笑了。

    “哈哈哈,黑手老爷,这就怂了啊,真汉子不要怂就是干,怎么能跟自己的徒弟认怂啊。”

    “就是,黑手大爷,你不是一直你是铁血真汉子吗?”

    “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可是我们的黑手大爷怎么会虚这个啊,要知道他老人家做生意的,要是脸皮不厚,也不会所有人都叫他黑手了。

    “笑毛啊,我不怂,我的赌债你们帮我抗啊,你们真要是真汉子,来来,和本大爷玩两手,看大爷怎么教你们做人。”

    这话一,其他人立马装听不见,各自做鸟兽散了。没辙,这老头被称为熔岩山赌王,不是吃素的。虽然在索拉姆这栽了个大跟斗。但是欺负欺负这些弱鸡还是很轻松的,兽人只是脑子不好使,又不是真的笨,谁会和他赌啊,那不是上杆子找死啊。要不是因为没人和他赌,黑手也不会作死的去挑战索拉姆了,无敌实在寂寞啊。

    “呸,一群怂逼。”看到众人都怂了老头很是解气。

    索拉姆看到老头在装逼,就决定不理会他,准备把铁砧上还没完成的斧子搞定先。

    不过装完逼的老头并不准备跑。

    “这东西先放着,我找你还有事呢。”

    “啥事啊,不能待会啊,我正忙着啊。”

    “忙毛啊,这斧子都差不多了,就几锤子的事,待会再弄一样,找你有好事。”

    没辙,索拉姆只好跟着老头走了。在路上不断有人跟索拉姆打着招呼,看起来索拉姆在熔炉氏族还是很受欢迎的。

    其实索拉姆刚来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他刚来的时候,其他人看他是一名混血,还那么瘦。虽然阿瓦隆兽人性子都不错,但是也很排外的,以前在自己氏族里的时候还不觉得,倒了熔炉氏族之后才发现,不是每一位阿瓦隆兽人都可以接受自己,这种混血儿,自然找麻烦的就不少了。

    不过我们索拉姆哪会怕这个,所以就三天两头的打架,有输有赢,刚来的前两个月,每天都是鼻青脸肿的,黑手老头问他怎么搞的,索拉姆就是摔的。

    别看这些兽人排外,但是性子都很直,看索拉姆就算打输了,既不告状也不求饶,再被找麻烦也不含糊。而且打架的时候也从来不用法术,就是拳头对拳头。(在兽人看来打架时候用法术是作弊)

    这幅做派很合兽人的性子,一点都不孬。再加上索拉姆还是一名捕猎的好手,每次出去打猎不仅都有收获,还能帮狩猎队避开危险,让狩猎队这两年都没怎么受到损失(索拉姆可以用“沟通”异能来感受危险)。就这样一来二去大家都接受了索拉姆,认为他是一名真正的兽人汉子,倒也没人在乎他是不是混血了。

    看着索拉姆到处跟人打招呼,黑手是很开心的,其实黑手很早就知道,索拉姆刚来的时候被欺负的事。他又不傻,天天都鼻青脸肿的,怎么可能摔的啊,不过他还就装作不知道,要是索拉姆跟他告状,他绝对第一时间是把他送回去,他黑手的弟子,可以笨可以奸,但是绝对不能是懦夫,被欺负了就来找家长告状,在兽人看来就是懦夫的行为,阿瓦隆兽人不可能承认一名懦夫的,自然更不可能成为一名高贵的萨满了。

    不过索拉姆做的不错,他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强硬,受到欺负也绝不屈服,而且会马上用拳头来告诉其他人,他是不好欺负的。

    阿瓦隆兽人很喜欢这种态度,打不打得过都不重要,弱并不可耻,要是骨头软了就让人鄙视了。

    所以黑手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弟子,不仅用心的教导他萨满的知识,还把自己锻造的手艺也一起倾囊相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