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回家(下)
    “克拉姆什,你个混蛋,我的拉姆怎么了???”

    迦罗姆嬷嬷一出门就看到,克拉姆什酋长抱着索拉姆走过来,而索拉姆在克拉姆什酋长怀里,双眼紧闭,人事不知。立马炸了。

    迦罗姆嬷嬷这就完全是迁怒了,不过怎么呢,女人都这样。更何况这么多年了,只要索拉姆出点什么事,背锅的必然是老头了。大家都很习惯了,老头也无奈啊,难道自己一大老爷们真的和一个老太太计较不成。

    老太太一把就索拉姆从老头的怀里抢了过来,好像索拉姆是被老头弄伤了似的。

    老太太急忙把索拉姆抱到索拉姆自己的帐篷,根本不给老头辩解的机会,要不是顾忌索拉姆的伤势,老太太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老头的,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

    老太太在检查了索拉姆伤势之后,直接给他加持了一个回春术,身上的伤势全部以极快速度愈合,不一会就结疤了。(萨满的治愈能力不算很强,没办法和牧师那样直接把受伤的地方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不过索拉姆还是没醒,还是在那睡的昏天暗地。

    这时候索拉里也走了进来问道:“嬷嬷,拉姆怎么样了,伤的不严重吧?”

    “不碍事,就是累了点,唉,你这么个人儿,怎么能受这样苦呢?都是你家那个混蛋老不死的,整天都想着让孩子吃苦,什么要成为战士什么的,这么个孩能懂什么啊,都是那老子教唆的。”迦罗姆嬷嬷边让索拉里给索拉姆把那些脏衣服都换下来,边抱怨着老头。

    索拉里听的嘴角抽动,想什么,但是还是没出口。老实话,索拉里觉得老太太有点太偏疼索拉姆了,她虽然不是很看好公公想把索拉姆培养成一名伟大的战士,但是也认为孩子摔打下,没坏处。但是看着老太太,有些话还真的不敢出口。

    索拉里把拉姆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用热水把身子檫干净,然后把他轻轻的放进兽皮褥子。

    “刚刚扎伊拉还准备过来照顾,被我劝住了。也难怪扎伊拉这么担心,这2子居然为了帮扎伊拉抓几只高山羊,就偷跑出去的,现在搞成这样,不揪心才怪。”索拉里赶紧的把话题岔开,毕竟一个媳妇听别人自己公公的坏话,还是很尴尬的。

    “嗯,她自己都没好利索,这会过来也是添乱,孩子都是好孩子。就是都不让人省心。”

    。。。。。。

    当天晚上,老太太没有离开,而是和老头,克鲁姆什和特里克一起在酋长大帐里面一起在讨论今天的事。

    老太太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心情已经平复下来。这会能心平气和的和老头谈谈了。

    “拉姆那时候真的狂化了?”

    “嗯,照那时候的情况,只有这个可能。”老头皱着眉头道。

    “这两孩子还真是被英灵庇佑啊,要不是索拉姆还,承受不了狂化,昏了过去,不然克鲁姆也危险了。”迦罗姆嬷嬷心有余悸道。

    要知道,兽人一旦狂化身边又没有萨满在身边安抚,绝对是危险无比的,一旦陷入疯狂,很可能会把周围活物全部都杀掉。

    “嗯,不过拉姆这么就有了狂化天赋,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啊。”老头倒没在意这是不是幸运。

    “绝对不算好事,显现狂化天赋越早,越有可能迷失在这种狂暴的力量当中。”迦罗姆嬷嬷担心的道。“即便是我们阿瓦隆兽人因为先知萨尔的祝福,在成年心智坚定之后,才能抵抗这种狂暴的力量对心灵的摧残,而索拉姆不仅不是纯血的阿瓦隆兽人,而且也太了,根本不可能控制的住这股力量。”

    老头听了迦罗姆嬷嬷话眉头更是紧锁,一言不发。

    “克拉姆什,你要想清楚,拉姆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迦罗姆嬷嬷看老头在那半天不出声,就语重心长的对他道。“他最好出路就是学习萨满之道,让萨满的力量来压制那股狂暴的力量。先知萨尔年轻的时候也有迷失在狂暴之中的经历,最后还是因为萨满的力量才最终摆脱了狂暴。你不想索拉姆以后变的像外面那些兽人一样,变得混乱残暴吧。”

    “我当然不想,可是。。。。。。”

    “没有可是,克拉姆什,我知道你想让拉姆走向战士之路,可是为了拉姆的以后着想,他都不能走这条路。而且就算成为了萨满,一样也可以去像一个战士一样去战斗的。”迦罗姆嬷嬷斩钉截铁的打断。

    老头现在很困恼,他从以前就很想让索拉姆走上战士之路,可是这次意外让他的如意算盘打不下去了,在阿瓦隆兽人不能控制狂化,算什么战士,虽然他知道在外界,很多强大的战士都不会狂化,可是在阿瓦隆的观念里不会控制狂化,根本不能算一个合格的战士,同时极度的鄙视那些那些被狂暴和混乱影响心灵的表亲,认为他们像野兽多过像战士。要是索拉姆真的变得像外面那些黑兽人一样浑浑噩噩,那他不仅没法在死后面对自己早死的幼子,就是氏族的先祖英灵也不会原谅他吧

    克鲁姆什和特里克虽然都坐在帐篷里,但都没资格话,不管怎么他们只是索拉姆的伯伯,对于索拉姆的未来没什么发言权的。

    而且实话,克鲁姆什和特里克都觉得索拉姆走上萨满道路,真的没什么不好,事少离家近又没有什么危险。(萨满都是由氏族供养的,不用捕猎,也不用放牧,有自己的兽群,但是都是氏族帮忙照顾的,再加上只是帮助族里处理一些婚丧嫁娶、祭祖之类的事。这些在他们看来也不算什么重活累活)

    老头坐在那里考虑了半天,最后还是无奈的妥协了,老头一生都犟的要死,从来不会拐弯的。但是涉及到自己最爱的孙子,他就是再倔强也不得不妥协,他不能把自己孙子的未来不当一回事。

    “好吧,我同意了,但是他的武艺坚决不能拉下,这是我最后的要求。”老头虽然咬牙同意了,但是还是要找个台阶下,他自己清楚,索拉姆真的成为了一名萨满,估计没啥时间去练习武艺了。

    “没问题,他练习武艺我绝对不会阻难的。”老太太这时候多年夙愿一朝成,自然是眉飞眼笑,要不是看老头心情不好,估计这会都载歌载舞了。

    老头看到老太太这幅模样,心里超级不爽的,坚持了这么多年,还是让这老太婆得逞了。想想自己这些年为了这个被老太太骂了这么多年,心里那个憋屈啊,于是很不爽的刺了迦罗姆嬷嬷一句。

    “哼,你也别得意,要是拉姆没有通过通灵仪式,我还是要他成为一名战士的,最多到时候对他狠一点,我就不信不能帮他控制狂化。”

    老太太和老头这么多年的“斗争”,今天终于赢了,心情好的不得了,所以也不在乎老头这只败犬的最后的“犬吠”了,嗯,要保持一位胜利者矜持。所以理都没理老头,喜滋滋的在克鲁姆什搀扶下回去了,留下老头自己一个生闷气。

    迦罗姆嬷嬷是开开心心的走了,帐篷里就变的安安静静了,特里克就难受了,坐在那里不敢开口,走又不敢走,坐又坐不住,生怕被老头当成出气筒,要知道这种情况在这些年里,发生不知道多少次,老头每次被迦罗姆嬷嬷气的半死,就拿他和他大哥撒气,每次都把他们骂个半死。

    看来还是老大克鲁姆什聪明,见势不妙跟着迦罗姆嬷嬷先跑路了。特里克边骂自己大哥鸡贼,一边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不过很显然他想多了,他这么大个活人,老头怎么会看不到呢?

    “你在这傻乎乎的坐在这里干吗?难道你老子还要你陪啊,你你还有啥用,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老头一看自己儿子在旁边傻坐着,一句话不,老头一看他这幅傻样,怎么看怎么不爽,一股火气就油然而生,于是破口大骂。

    特里克这会心里的悲伤真是逆流成河啊,关我毛事啊,我老婆生孩子啊,哪有时间看孩子啊。但是老头积威深重,特里克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耷拉着脑袋,乖乖的听骂,他要敢从嘴里蹦出半个字,信不信立马被打个半死,不要怀疑,老头打他跟玩似的。

    就这样特里克被自己老爹,骂了差不多半个时。直到老头骂爽了,才把他赶出去。“还在这杵着这干嘛,扎伊拉今天生孩子,你不去陪着她,还在我这傻坐着,想气我啊,快滚!!”

    以为我想啊,要不是跑不掉,谁吃饱了撑了没事找骂玩啊,特里克心里边诽谤着,边手脚麻溜的跑出帐篷。

    不过想想自己刚刚出生的大胖子,心情立马好了,立马浑身是劲的回到自己的帐篷,看着自己的老婆和正在老婆怀里吃奶的儿子,感觉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