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回家(上)
    待到特里克去找索拉姆。

    克鲁姆什也被老头骂了一顿,老实了,这时大家才有心思关心下,他们到底为啥跑出去,又是怎么猎到这些东西的。

    “拉姆看扎伊拉婶婶今天生孩,就想找点东西给扎伊拉婶婶补补身子,于是拉姆他。。。。不是,是我觉得高山羊奶补身子最好,于是就拖着拉姆出来捕猎。结果还真被我们找着了。本来我们很早就可以回来的,结果刚刚捉到这些高山羊,就碰到了这些雪虎。”克鲁姆看自己老爸暂时是不会揍自己,就把前因后果讲了出来。不过克鲁姆还真是老实孩子,觉得要挨打自己一个人就够了,而且拉姆好受了伤,干脆把责任自己扛了。不过这傻孩子没撒过谎,差点就漏嘴。

    其实克鲁姆什也知道自己儿子一向老实,这种主意一看就知道,是一向聪明捣蛋的索拉姆出的,克鲁姆什倒不会为了这个生气,而是生气自己儿子是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轻重缓急,拉姆要去你就让他去啊?你不仅不阻止,还跟着他一起胡闹,索拉姆还不知道冬天的森林危险,你也不知道?你和他一起出去就算了,你比他大,理因照顾他,结果还是让弟弟受伤了,这才是克鲁姆什生气的原因。

    不过他听这俩偷跑出去捕猎是为了扎伊拉和刚出生的弟弟,克鲁姆什就不那么生气了,毕竟不管怎么样心总是好的,不过克鲁姆什还是狠狠的瞪了克鲁姆一眼,心是好的也得注意方式方法啊,哪能让大人这么担心啊。打定注意,回去之后一顿揍是不能免的,不然不涨记性啊。不过比起刚刚,杀了克鲁姆的心都有了,现在缓和多了,最多算是家庭暴力,算不得什么事了。

    克鲁姆被老爹瞪了一眼,立马吓的不敢话了。

    这会一个战士看了一眼那只成年的雪虎的尸体道“还真是奇怪了,我们这疙瘩啥时候有雪虎啊?还真是稀奇啊。”

    “是啊,看这母雪虎的样子,有点瘦,看来已经有段时间没进食了。”另一个战士看着雪虎的尸体分析到,这位也是氏族里面有名的猎手。

    “我们看到这雪虎的时候,它的前爪好像受了伤,应该是因为这个才没办法捕猎,自然就瘦了。”克鲁姆听到这话就赶忙补充到。

    “我就吗,估计是这头母雪虎是受了伤,再加上又带着2个幼崽,一段时间没有捕猎,饿疯了,看到你们在捕猎高山羊,所以打算抢你们的猎物。”那名猎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你们不会把猎物让给他们啊,就算是这头母雪虎受了伤,你们对付它也是很危险的事,我以前不是教过你们吗,一个猎人,最重要是保证自身,你们是去捕猎的又不是去拼命的。”特里克看过索拉姆之后走了过来,刚刚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特里克这时心里又是欣慰又是生气,两孩子能为了扎伊拉和自己刚刚出生孩子着想,他当然是很欣慰啊,不枉自己夫妻对这两子一番疼爱,特别是索拉姆,他和扎伊拉一直把他当亲儿子待的。生气是这两个混蛋居然不自量力,居然去和三头雪虎硬刚,不仅把自己所教的东西丢在一边,而且他们难道不知道对于他们大人而言,几只羊能和2个孩子相比么?

    “我们是准备放弃来的,可是这母虎好像并不打算放过我们,而且也是他们先发起攻击的。”克鲁姆又想起那头母虎的眼神,那时候他看的清清楚楚那头母虎**裸的杀意,不像是威胁他们放弃猎物的眼神。

    一听这话特里克一愣,要知道一般野兽就算是饿疯了,要是能靠威胁就能夺取猎物,绝对不会和其他狩猎者正面发生冲突的,那样既不合算又很危险。

    “难道这头母虎被其他人袭击过?不然不会死抓你们不放的,雪虎可是很聪明的野兽。”先话的那名猎人猜测到。

    “很有可能,我们这边很少有雪虎,你们可能不了解,雪虎一般是单独行动,但是在繁殖期开始就会一公一母一起行动,一起来抚养幼崽的,有可能是这个雪虎家族在冬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从霜雪之地游荡到这边,可能是游荡的途中被其他氏族发现,杀死了公虎。雪虎很聪明的,很会记仇,也许是对其他兽人的仇恨,到导致它们想杀了你报仇。”特里克也猜测道。

    老克拉姆什酋长不怎么关心这个,他哪管雪虎是怎么来的啊,他只知道尼玛这几头畜生差点杀了他的孙子,要不是索拉姆给力已经干掉了它们,自己绝对会用祖传的那把正牌血吼,把这几头畜生活生生的切成碎肉。他关心的是自己的两个孙子到底是怎么打败这头成年雪虎,他年轻的时候狩猎过这种野兽,他知道这种猛兽不好惹。于是就问克鲁姆:“你们是怎么杀了这三头雪虎的啊?要知道,这种野兽不好惹的啊。”

    老头的问题显然也是大家关心,于是都扭头看着克鲁姆。克鲁姆被这么多人看着,很显然有点害羞。低着头,声到“我其实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大家一起反问,对这个答案都很诧异。

    “我真的不知道,我本来是和拉姆一起对付那只大的雪虎,霜牙和血牙去对付两只的,本来我们开始配合的很好,也打伤了那头雪虎。结果不知怎么的,那头大雪虎突然发狂,一下把我打飞了,我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时候那只雪虎就死了,拉姆也昏倒在旁边。”克鲁姆看到大家都不相信自己,急红着脸大声的解释道。

    听到这么个解释,大家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啥了。只有老酋长好像若有所思,大家这时候也看向了老酋长,老酋长见多识广,在氏族里一旦有什么难题第一想到的是求助就是是老酋长。

    “也许是狂化。”老酋长果然没让人失望,立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听到老酋长的话,大家先是一阵疑惑,但是再一想,就觉得很有可能。

    “我和索拉姆也是这么想的。”克鲁姆也把他和索拉姆讨论的结论了出来。

    “怪不得,拉姆这么累。”克鲁姆什也认可这结论。特里克则有另一个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啊,毕竟拉姆还这么,平常的孩子起码到18岁以后才有可能狂化。”

    “没事,索拉姆刚刚醒了会,我看他就是太累了点,其他的都没啥。只能幸亏拉姆狂化的早。不然还真是凶多极少了。”老头一这话,克鲁姆什和特里克先生一阵庆幸,接着又是一阵冷汗,要知道狂化可不是那么简单。

    “好了,孩子找到了,咱们也别站在雪地里了,这雪越下越大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老头抬头看了看天,这雪越下越大,看来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与其在雪地里傻站在,还不回去慢慢。完老头就走到后面一个雪橇把索拉抱在怀里,骑上独眼,就往营地方向走。至于那些猎物自然是让克鲁姆什和特里克操心了。

    克鲁姆什让儿子和自己一起骑在自己的座狼上,特里克则把克鲁姆拉的那两只高山羊尸体丢到后面那个雪橇上,让自己的座狼和霜牙、血牙它3们一起来拉雪橇,那三只活着的高山羊自然还是让它们继续拴在雪橇上。

    准备停当就和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往回走。

    众人既然已经找到了两孩子,自己不需要那么赶,也要体恤下座狼嘛,所以速度就没那么快。

    。。。。。。

    在营地的众人则是度日如年,尤其是迦罗姆嬷嬷心里感觉像猫抓了一样,怎么都无法安宁,要不是看到扎伊拉在那里也是心急如焚,怕她再有什么状况,自己什么也要跟着去找孩子了。迦罗姆嬷嬷是真的稀罕我们索拉姆,要不是死老头克拉姆什酋长不可能同意,她都想把索拉姆抱回自己家。

    索拉姆在迦罗姆嬷嬷看来,是这世界上最好孩子,又漂亮又听话,和别人家的孩子比,就怎么比怎么好。再加上迦罗姆嬷嬷那个儿子命苦,媳妇在很早以前就去世了,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儿子也是死心眼,不愿意再取了。所以索拉姆的出现,完全的填补了老太太对孙子孙女的向往,再加上索拉姆可怜的身世,从就没爹没娘,老太太更是心疼。老太太把索拉姆当心肝看,完全不为过。

    这时候,突然一个部落的老人跑了过来,大家都回来了,老太太一听这话,知道应该是找到孩子了,不然不会这么快回来。这下就更坐不住了,要亲自去接拉姆,看看自己的拉姆受没受伤。

    扎伊拉也有点坐不住,要跟出去看看,索拉里见状连忙把她劝住。本来就刚刚生完孩子身子虚,还往外跑,这不是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吗?这边还在劝,就听到刚刚出去的迦罗姆嬷嬷一声暴喝。

    “克拉姆什,你个混蛋,我的拉姆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