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找到
    “快看,那边好像有人过来”

    一名眼尖的战士看到了,远处有几个影子正往这边走来,于是马上叫到。

    这些身影在大雪的影响下,显得影影绰绰的,并不真切。但是以兽人的眼力,还是看的出来那是是人影。也是,在阿瓦隆没什么野兽会没事接近兽人营地,那和找死差不多。

    所有人的心神都被这一声叫唤吸引过去。

    老头扭头一看远方的确有人影在移动,立马骑着独眼冲了过去。克鲁姆什和特里克下意识的跟着自家老爹冲了出去,其他人一看这情况也跟着冲了出去。

    他们的速度很快,离得越近他们也看的更真切,的确是人的身影。老头冲在最前面,看得也最清楚,他最先看到了自家的大孙子,克鲁姆。他正低着头背着绳子好像在拉着什么东西,但是老克拉姆什酋长并没有看到自己最挂心的孙子,索拉姆。老酋长心就是往下一沉。

    老头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立马要求独眼加速冲过去。

    “阿克,阿克!”老克拉姆什酋长大声的呼喊自己的孙子。克鲁姆这时显然是听到了有人在喊他,也抬起头来,一看,从对面的大雪中跑来了好多狼骑,最前面的是自己的爷爷,看到亲人的克鲁姆很是高兴,停下身子,向着那边挥手。

    “爷爷,我们在这呢。”

    老实话,刚刚克鲁姆觉得自己好像迷路了,因为按照脚程来算,他们应该早就到了氏族营地的。但是这该死的大雪,对视线影响太大了,视距很短,远一点的地方都影影绰绰的,根本就看不清参照物。

    克鲁姆刚刚还在考虑是不是在原地搭个雪窝,等雪停再,不然在大雪中失去方向迷路了,那是很危险的。直到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再看到了自己的爷爷,还有那些狼骑,就知道自己算是找到组织了。

    老酋长听到了大孙子叫喊声,声音中气十足,而且带着欢喜。他的心就放下一半了,他很了解自家的孩子,真要是索拉姆出了什么事,克鲁姆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状态,自己大孙子老实是老实,又不是没心肝。但终归没亲眼看到索拉姆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便加速的接近他们,要看个真切。

    要不独眼这头老座狼是个传奇呢,别看这么大的岁数了,但是他的速度还是不减当年,远远地把其他人甩在身后。老头很快的到了克鲁姆的身前,看着克鲁姆身上没啥伤,背后拉着个简易雪橇,雪橇上面,放着的是两居高山羊的尸体,上面已经覆盖上了一层雪,在克鲁姆身后,就是霜牙和血牙并排着,身上绑着绳子,后面也拉着一个雪橇,雪橇上放着一大坨东西,但是被积雪盖着,瞧不真切,就是没看到索拉姆。

    “阿克,拉姆呢,怎么没看到他人?”老头一来到克鲁姆的面前,跳下独眼就开始问。

    “在后面雪橇上呢,睡着了。”克鲁姆给了自己爷爷一个大大的笑容会带到。克鲁姆是希望自家爷爷能夸下他们,这回捕猎可是大丰收,还猎到了三只雪虎,这连氏族里那些老猎手都比不。可是老头哪有心思关注这个啊,还是自己的孙子比较重要。

    “睡着了?”老克拉姆什酋长边皱着眉头问,边向后面的雪橇走去。

    “拉姆在半路上就睡着了。”克鲁姆一边心虚的回答着,一边看着越来越近的众人,打头的正是自己的老爹。这会看到自己老爹越来越近,就越心虚。看到氏族跑来了这么多人,再加上索拉姆的受伤,他估计这次自己绝对要倒大霉,最少是一顿胖揍。

    老头几步就走到了雪橇前,经过2头座狼的时候还看到2头座狼都受了伤。

    老头走近雪橇,这才看到索拉姆蜷缩着靠在成年雪虎的尸体上,身上裹着2条雪虎的毛皮,连头都缩在毛皮里面。老头赶忙把裹着的皮毛掀开,就看到索拉姆正打着轻鼾,睡的正香。老头看索拉姆虽然脸色有点没有血色,单呼吸平稳,就知道索拉姆不会有什么大事。继续掀开皮毛,发现索拉姆身上到处有血迹,胸口最多,手上,胳臂,腿上也都有伤口,老头看得心里一紧。

    再看到索拉姆靠着的成年雪虎的尸体,旁边还放着一大两的三个雪虎头颅,哪还不知道索拉姆这是遇到了什么。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恼火,不过大抵还是恼火居多。这是雪虎啊,这是2个半大子能对付的吗?

    不过当看到雪橇后面拴着的3只高山羊,很显然还有只是正在哺育幼崽的母羊,心中的心疼又占据了上风。

    也许是老头的动作打扰到了索拉姆,也许是毛皮被掀开,冻着了,索拉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老头正站在面前。

    “老头,你怎么找来了?”索拉姆这时还是感觉自己很累,不过不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索拉姆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在卡壳了。

    “你们倒是胆子肥啊,敢自己跑出去捕猎。。。”老头看到索拉姆已经醒了,就准备好好的教训下这子,不然以后还得了啊。可是话还没几句就被索拉姆疲惫的声音打断。

    “有什么事,能让我睡醒了再,我现在好困。。。。啊”着还打了个哈欠。完把掀开的毛皮又裹到身上,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

    看着索拉姆的样子,老头哭笑不得,不过看他疲惫样子,老头也不忍心再啥了,准备等回去之后再。

    索拉姆是睡着了,逃过了教,可是克鲁姆就没那么好命了。他老爹,克鲁姆什,一到面前,就跳下座狼,照着克鲁姆的后脑一记巴掌。

    “你咋不上天啊,半大子真以为你自己长大了啊,敢不听大人的话,你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就算了,还带着拉姆一起胡闹。”道气愤处,直接给了一脚,克鲁姆也是老实,看见自己老爹气的要死,也不辩解,硬是挨了一脚,被踢的踉跄几步,又站住了。在兽人的观念里,是错就要认,挨打要站稳,那才是男子汉。

    “你你,还是当哥哥的,怎么就不带着弟弟学点好,你知道给别人添了多少麻烦吗,对了拉姆呢,要是拉姆出了一点事,劳资扒了你的皮。”克鲁姆本来就被训的连头都不敢抬,这会有道拉姆,想想拉姆确实受了伤,而自己则好好地,本来还因为这次捕猎有点成果,还有点兴高采烈呢,这会啥兴头也没了,头就更低了。

    克鲁姆什一看自家儿子的表现,立刻就炸了,尼玛,拉姆还真出事了,这下也顾不得扒儿子的皮了,单手一把攥起克鲁姆的衣领,直接把克鲁姆提到自己的面前,克鲁姆一个一米八的壮汉跟鸡似的被拎了起来。

    “,拉姆怎么了。”巨大吼声咆哮着克鲁姆。

    “拉姆,为了救我受伤了。。。”克鲁姆话没完,克鲁姆什就攥起拳头给克鲁姆一下,幸亏站在旁边一直沉着脸没话的特里克一把架住了拳头,不然这一拳要是被打实了,没的,绝对重伤,氏族年轻第一战士的实力不是开玩笑的,又是含怒出手,真不一定会把孩子打成啥样呢。

    “大哥,大哥,先消消气,阿克他自己也是孩子。”特里克连忙劝到,虽然他也很生气,但是一个侄子已经受伤了,没必要让另一个侄子也跟着受伤啊。再加上自己大哥这会怒气攻心,还真怕他收不住力,真把孩子打出个好歹来。

    其他人也赶忙把克鲁姆什给架开,虽然对兽人来,孩子犯错,被揍实在是太正常了,其他人不会啥,不定还会在旁边看戏。但是要是大人真的下重手,其他人是绝对不能干看着的,因为阿瓦隆兽人的生育率低,所以对孩只是很爱护的,可以教训,但是要是大人真的要下重手,那是绝对不行的,一般兽人脾气都很爆的,气上头了,可就什么都顾不得,这时候旁边的人就有责任和义务制止了。

    这边克鲁姆什的大声喝骂,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劝,终于把**oss引来了。

    “都乱糟糟的搞什么呢,阿大你自己没看好孩子,还把气撒到孩子身上,你长能耐了啊,我怎么不记得我这么教过你啊。”老头赶忙跑过来,怒不可遏的指着克鲁姆什大骂。

    看到老头发飙了,克鲁姆什这才清醒了点,又是一阵羞愧。这才想起来,最重要的是索拉姆到底怎样了。

    “老爹,拉姆怎么样了,伤的严不严重。”克鲁姆什赶忙把克鲁姆放下问道,特里克也紧张的看着自己老爹。

    “没事就是点皮肉伤,回去叫迦罗姆嬷嬷治疗下就没事了,过两天又是活蹦乱跳。不过现在拉姆有点累,在后面的雪橇上睡着呢。”

    特里克听了这话,看到自己大哥也冷静了,就连忙向拉姆跑去。老头叮嘱到:“他刚刚睡着,别吵醒他。”

    特里克点点头就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