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寻找
    把一切准备停当,兄弟两个就往森林外面走,克鲁姆最后还是没有让索拉姆帮着拉雪橇,而是让索拉姆坐在放老虎的那个雪橇上,自己则拉着雪橇,让拉姆坐在雪橇上牵着2头母羊,向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在出森林的一路上谁都没话,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身上的血腥味吸引来些其他的猛兽。不过不知道是附近的猛兽知道这里是雪虎的地盘,还是这里到底是不算森林深处,所以索拉姆和克鲁姆虽然紧张的要死,但是还是平安无事的走出了森林。

    “呼”看到走出森林,索拉姆和克鲁姆同时舒了口气,在森林外面可安全的多,在冬天没什么动物会在荒原上乱跑的,都呆在森林里躲避风雪。

    心情放松下来的索拉姆才有心思关心下自己的伤势。除了胸口的四道伤痕比较严重之外其他的伤势都是问题。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胸口的伤口已经结起了血痂。按这样的伤口,在前世也要缝合之后过几天才能结痂,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索拉姆也不是没有受过伤,虽然不像这么严重,但是绝对没有好的这么这快的,自己的坚韧异能也没有加速治愈的效果啊,这就奇怪了。虽然不算什么坏事,但是心里总有点好奇,自己身体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索拉姆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克鲁姆,看看他知道些什么。

    “我那时候已经昏过去了,我哪知道啊。”克鲁姆倒是看得开,觉得反正结果是好的,有啥好纠结的啊。“不过你你那时候,完全失去理智,我倒是觉得你进入的狂化。”

    对啊,狂化。索拉姆心里一顿,自己的症状的确有点像狂化。狂化是兽人的一种天赋,任何一名兽人在受到刺激或者暴怒的时候都可能进入这种状态,但是不是兽人独有的天赋,听老头外面世界的野蛮人也有这种天赋。一旦进入狂化状态,就会变得悍不畏死,不惧疼痛,身体素质和力量都会大幅的提高,但是缺点就是会变得狂暴,甚至会六亲不认。

    因为索拉姆到现在也没见过狂化,所以一时也没想到而已。在索拉姆看来狂化跟前世的那种强效兴奋剂一样,肾上腺素暴增,血液流动加快,让人更快更强,不过狂化的效果更夸张一点而已,这样一来索拉姆就觉得自己全身无力,肌肉酸痛,这点就后遗症很正常。

    不过话回来,自己在氏族生活了12年还一次都没见过狂化,要这是所有兽人都拥有的天赋,自己怎么着都应该见过一次两次啊。但是就是这么奇怪,他一次都没见过,而且氏族里的大人们也很少谈论这事,感觉他们对此讳莫如深。看来回去要好好的问问老头和迦罗姆嬷嬷,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实话虽然自己一行人,都是靠着自己的狂化捡回来一条命,但是自己很讨厌那种状态,理智完全丧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那种无力感相当的令人难受。

    索拉姆考虑了一会,就把这件事放下,直接靠着雪虎的尸体,闭目养神,准备好好休息下,从这里到氏族营地所在的不冻山谷还有段距离,准备好好休息下,按照现在这个速度,也许还能赶上吃午饭。克鲁姆看索拉姆闭着眼靠着雪虎的尸体上,也看出来索拉姆要休息,也闭嘴专心赶路了。

    而这时天空下也起了雪。

    。。。。。。。。

    不冻山谷

    从人在帐篷里闹了一阵,看到扎伊拉昏倒,立马闭嘴,迦罗姆嬷嬷上前握着扎伊拉的手,认真的观察了一下。

    “没事,就是太激动,她刚刚生过孩子本来就虚弱,这一急就有点上头,没事,休息就好了。”完直接又给扎伊拉加持了一个回春术。

    回春术的光芒一闪而逝,扎伊拉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特里克紧张的握着妻子的手,担忧的看着她,“扎伊拉。。。”

    结果话还没完就被扎伊拉打断:“你怎么还在这?”

    特里克被这话的一愣,心我不在这我该去哪啊。

    看着自己丈夫傻乎乎的模样,扎伊拉恨一阵牙痒痒。“快去找人啊,这里有迦罗姆嬷嬷和大嫂她们,我好的狠。你在我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找人???众人一听这话,才惊觉尼玛,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两熊孩子。特里克立刻和克鲁姆什出了帐篷,但是刚刚掀开帐篷的帘子,心就一凉,开始下雪了。

    本来特里克和克鲁姆什准备找几个猎人带上座狼去寻找索拉姆和克鲁姆的,毕竟在雪地上足迹是很明显的,在加上座狼的嗅觉,应该不难找到这两熊孩子。

    可是下雪就不同,而且看这雪还有越下越大的意思。大雪不仅会掩盖一切痕迹,也会让气味变得难以寻摸,这下找人的难度就成倍增加了,不是几个人能搞定的了,只能发动氏族的所有成年战士了。

    克鲁姆什一看这情况,啥也没,立刻吹起口哨,把自己的座狼伙伴疯爪——一头长的格外强壮的座狼,招呼过来,直接一个跨步骑上座狼冲了出去,去召集氏族的男人们了。同时心里发誓找到这两熊孩子绝对要他们好看,让他们好好的学学规矩。

    特里克也骑上自己的座狼,凶眼——一头和特里克一样拥有可怕眼神的座狼。冲出去之后往克鲁姆什相反的方向去召集人手,这也是为了节省时间。现在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了,时间越晚越难找到人,要是这两熊孩子真的进了森林,时间越久越危险。

    随着特里克和克鲁姆什呼喊声,本来因为冬天还算安静的氏族营地渐渐的喧闹起来。所有的战士听到了召集,就立刻从帐篷里出来,穿上厚厚的皮衣,拿起武器,背起弓箭,跨上自家的座狼,直接往营地辕门处集合。其他的妇孺老人也听到声音,赶紧问周围的人发生了什么。有的一些老年男兽人听到克拉姆什酋长家的2个孩子丢了,也赶紧把自家的武器和弓箭拿出来,叫出有点老态的座狼伙伴,也准备去帮忙。

    虽然已经尽快了,但是还是浪费了半个时,特里克和克鲁姆什尽管心里已经急疯了,但是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众人集合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毕竟刚刚大家都在猫冬,能这么快的集合已经很给力了。

    “塔里克大叔,你和这些大叔们就不要去了吧。”克鲁姆什这时看到塔里克老人和一帮子老头也跟着凑热闹,这个急哟,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跟着裹乱了啊,这帮老人有很多人都座狼已经老死了,所以不少人都是靠脚跑过来的。

    “凭什么啊,你是瞧不起我们这帮老骨头?”塔里克别看老了老了,但声音还中气十足,听到克鲁姆什这话立时感觉受到了侮辱,涨红着脸,挥舞着手中的战斧咆哮着。声音大的吓人,把人的耳朵都振的嗡嗡作响。“老头我挥舞战斧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一听这话,其他的老头也鼓噪起来。一看这情况,克鲁姆什脑仁都疼,要是哪个年轻崽子敢跟克鲁姆什炸刺,克鲁姆什绝对会提起沙包大的拳头,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可是这些老头,都是氏族的长者,在拥有敬老传统的阿瓦隆兽人里,那就让人头疼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在阿瓦隆兽人习俗中,老人是智慧和经验的象征。这是因为阿瓦隆传中的先知萨尔就是一个老头)真要他们加入到搜救,别到时候,两孩子还没找到,就有老头出点意外,到时候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你们还在这墨迹什么啊。”就在克鲁姆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声巨吼救了他,只见老头,克拉姆什酋长,骑着他的座狼-独眼来到这边。老头看到这都火烧眉毛了,可是自己的大儿子还在这墨迹,心里那个气啊。

    老头一出现,其他老头立马闭嘴了,老酋长的威望在氏族中是无人能比的的,独眼载着老头一路跑,就到这帮老战士面前,双眼如鹰隼般盯着他们。

    “你们这帮混蛋,也老大不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裹乱,一大把年纪都活到哪去了。”老头其实开始是不准备过来的,他很相信自己两个儿子的能力,更相信自己的两个孙子,特别是索拉姆,那么聪明,在去打猎之前一定是认真想过的,就算碰到危险,逃跑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一个人坐在帐篷里等消息的时候,又觉得索拉姆就算再聪明也只有12岁的孩子,要是他真的一时孩子气,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呢,再想着自己早死的老三,就再也不装酷了,要亲自去找,要不然坐在那,会被那份煎熬折磨的七上八下的。

    “我们也是想帮忙,人多力量大呗。”塔里克大叔看到老酋长来了,立马老实了,不敢倚老卖老,马上声的道。

    “帮忙是这样帮的吗?”老克拉姆什酋长鼻子都气歪了。这是要帮忙?要不是看你年纪不了,老子绝对再教你重新做回人。活到这么大了,还不会好好啊。

    不过这老子自己和他一起长大,知道这货就这德行,也没心思什么了。老头直接发话了“有座狼的老人和几个年轻人搭队,没座狼的就别裹乱了,跟着也是拖速度,就留下来看守营地吧,男人都出去了,该留点人看家”老头快刀斩乱麻就决定了。

    以老头的威信自然没人敢反对,所以就么愉快的决定了。

    “所有人准备,出发!”老头看着那些有座狼的老人都和自己后辈组好了队,就直接就出发了。

    可是大部队刚刚出发十几分钟,还没有走多远呢。就有一位眼尖的战士看到,远处的风雪之中有几个身影向着营地走来。

    “快看,那边好像有人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