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狂化
    索拉姆这时候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脑子里一团浆糊,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就想把面前的生物撕成碎片,他抹了把胸口伤口,低头一看手中的鲜血,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的崩断了,眼中一片血红,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雪虎眼里现在的索拉姆已经变成了这世间最恐怖的生物,只见索拉姆,抹了把伤口,然后仰天长啸,身子立马开始急速膨胀,身体直接变大了一号,身高直接超过2米的,身上的肌肉直接把身上的衣服撑破,肌肉上的血管像老树根一样暴起,感觉这些血管随时会爆炸开来。接着又是一声怒吼,索拉姆就直接冲向了雪虎。

    雪虎这时也在死亡的威胁下彻底的疯狂了,不顾自己的满身伤痛,咆哮着也迎上了索拉姆。

    2只彻底疯狂的“野兽”眼中只有彼此,你给我一斧我还你一爪,这里的战斗也吸引了旁边的座狼和幼虎,不过幼虎只有一头了,霜牙的对手已经被它咬死了,那只幼虎喉咙已经被霜牙咬的粉碎,一结喉管都露了出来,这时正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了。

    霜牙搞定了自己的对手后,马上和血牙联手对付最后一只幼虎,就在索拉姆对上成年雪虎的一点时间里,2只座狼就把那只幼虎咬的摇摇欲坠,连尾巴都被咬断了一节,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不过这回幼虎和2头座狼都没心思战斗了,完全被索拉姆和雪虎的死斗吸引过去。

    索拉姆和成年雪虎都满身是血,但谁也没后退。就是以伤还伤,就看谁坚持不住了。

    成年雪虎本来就有点虚弱,在加先前受到的伤害,有点坚持不住了,流血过多,导致反应突然慢了下,可是索拉姆在疯狂的状态下,好像完全不在乎伤痛,顺势就是一斧子砍在了雪虎的背上,这一下几乎打断了雪虎脊椎,也让雪虎濒死。

    所有的猎人都知道猛兽濒死时的反击最为致命,雪虎也许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奋起最后一丝气力,张开大口猛的向索拉姆的脖子咬去,希望在临死之前把眼前的敌人一起带下地狱。

    索拉姆虽然完全失智,但是凭借本能,一只手直接拿住雪虎的上颚,然后再电光火石之间另一只手单手持斧直接一记重劈把雪虎的的头颅整个砍了下来。

    ————————

    场面立时寂静下来,幼虎好像完全被吓住了,扭着头看着这边,一动不动。但是霜牙和血牙可不会被吓住,在看到索拉姆把成年雪虎的头砍下来,立马看向幼虎,看到幼虎还在愣神,血牙马上冲过去咬住了幼虎的喉咙,将其扑倒在地,霜牙反应也不慢,在幼虎倒地,露出了柔软的腹部的一瞬间,就立刻冲上去,獠牙和利爪一起上把幼虎开膛破肚。

    在砍下雪虎的头颅之后,索拉姆的体型迅速恢复正常,然后像是脱力了一样一屁股坐在了被鲜血染红的雪地上,然后全身的红色开始褪去,皮肤变回来平常的肤色。(阿瓦隆兽人和其他兽人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就是肤色,阿瓦隆的兽人肤色有点像前世的黄种人,其他的兽人肤色以后提到,暂时不表)然后索拉姆直接仰倒在雪地里昏迷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拉姆才慢慢的感觉意识回归了身体。

    “额。。。”索拉姆发出一声有点虚弱的呻吟,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过度运动似得,身上每块肌肉都又酸又痛。索拉姆费力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嘴上有两只大獠牙的大脸,粗犷的要死。把刚刚回神的索拉姆吓了一跳,要不是浑身无力绝对会一拳打上去。

    “太好了,拉姆,没事了,你终于醒了”脸的主人看到索拉姆睁眼了,马上欢欣鼓舞的道。

    原来是克鲁姆,但是你的脸能不能不要离我这么近啊,实话虽然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受不了兽人那粗犷的风格,那些女兽人还好些,虽然也很粗犷,但是索拉姆还能接受,但是男人嘛

    感谢自己的便宜老爹给自己的找了个精灵老妈中和下。自己就算长得不算帅,但是绝对能看,至少不会有那两颗大獠牙。索拉姆一清醒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你没事吧,拉姆,你感觉怎么样?”克鲁姆把索拉姆扶坐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我还好,就是感觉好累。对了,那只雪虎呢?”索拉姆刚刚回答了克鲁姆,就马上想到那头雪虎,不过刚刚一抬头就看到了雪虎无头的尸体。“我靠,这。。。这谁干的啊。”

    “不是你吗?我刚刚醒来就看到,那头雪虎死了,你昏倒在这边。”克鲁姆不解道。

    “。。。。。。”索拉姆看了看雪虎尸体和自己旁边的虎头,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势和身边沾满鲜血的斧头。但自己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当时看到克鲁姆被打飞,脑子一热就啥也不知道了。

    “对了,你怎么样,我看到你被打飞了,没事吧。”想起克鲁姆被打飞,索拉姆连忙问道。

    “没事,就被撞晕了下,本来有点胸闷的,刚刚吐了口血,感觉好多了。”克鲁姆摸了摸胸口被撞击的位置,怏怏的道。克鲁姆有点羞愧,自己在开战不久就被打昏过去了,太丢人了。要不是索拉姆,自己就交代了,想想自己比索拉姆还要大,却需要索拉姆挺身保护自己,克鲁姆觉得自己很没用,用索拉姆的话来就是“弱爆了”。

    索拉姆听克鲁姆没事就放心多了,要知道,阿瓦隆兽人的体质都好的过分,只要当时没有事,过后基本上就没啥后遗症。

    突然索拉姆被一道白色身影扑倒,一条舌头在自己的脸上到处舔,“好了好了,霜牙我没事了,不过你再不从我身上下来,就真的要出事了。”原来看到索拉姆苏醒,本来在另一边警戒的霜牙立马扑过来和索拉姆亲热,显然霜牙为索拉姆的苏醒感到很兴奋,连警戒的职责都不顾了。

    听到索拉姆的话,克鲁姆也从自责中回过神来,把霜牙从索拉姆的身上赶下来,霜牙很显然不愿意离开索拉姆的身旁,虽然不情不愿的从索拉姆身上下来,但是还是在索拉姆身边趴下。

    “呼!”被克鲁姆再次扶起的索拉姆长出一口气,伸手拍了拍霜牙的大脑袋,尼玛,差点被压死,要知道霜牙如今的体格,还真不是自己这副模样能承受的。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克鲁姆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脱力,让我缓缓就好了。”索拉姆感觉自己的情况比刚刚好多了,再休息下就能缓过来了。

    “那你先休息下,我去处理下那些尸体,这次虽然危险,但是猎物还真不少啊。”克鲁姆看索拉姆脸色好多了,就准备去处理下尸体,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然血腥味指不定引来些什么东西呢。

    今天他们可是猎到不少东西,要快点处理,一头高山羊头羊的尸体,一头高山羊幼崽尸体,再加上一大两三头雪虎尸体。活着的两头母羊加一头羊。

    克鲁姆把几具尸体都搬到一起,有点犯难了。这么一大堆猎物,要怎么处理啊,不得就转头问索拉姆了。

    “拉姆,东西太多了,我们怎么弄啊,看着有点够呛啊。”

    “嗯,也是,那这样,你先把那两只幼虎的皮扒下来,骨肉不要了,记得拔牙啊,那可是好东西啊。再用树枝做2个简易的雪橇,一个放那头大雪虎,一个把头羊和羊装上,要霜牙和者血牙拉着雪虎,我们拉着那个放羊尸的。”索拉姆考虑了下道,实话虽然座狼都很强壮,但是霜牙和血牙都只有2岁,刚刚都还受了点伤,要它们独自来拉一头起码1500磅的成年雪虎那估计够呛,而且速度也会很慢,两头座狼一起拉就快的多。至于2头羊,还是一大一,他们自己来拉,也轻松。

    “嗯,那就这样办吧。”别看克鲁姆平时老实的要死,但是其实行动力还是很强的,着就拿起斧子和血牙跑到旁边的砍树枝去,不到20分钟2个简易的雪橇就搞定了。

    弄完这雪橇,就拔出战斧,直接把一头幼虎尸体的头颅砍下来,然后再把幼虎的四只爪子砍掉,再直接开膛,然后接着抓紧皮毛的一角,用力一撕,就皮肉分离了,再多来几次就把幼虎身上的皮毛扒了下来。另一只也是如此,麻利的不行,虽然皮毛的品相绝对不高,但是现在赶时间也就不在乎了。也亏得兽人孩从就帮着大人处理猎物,很熟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