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捕猎
    帐篷里的那通乱劲先不表,我们的索拉姆到底去了哪呢,这还要从索拉姆的二审扎伊拉婶娘怀孕开始起。

    索拉姆从被索拉里婶婶养大,这话不假,但是索拉里自己也是一名萨满,所以平时是很忙的,毕竟部落里的萨满不多。(众所周知,兽人出了名的缺少施法天赋的种族,所以每个一个氏族都只有个位数的萨满,至于法师就更别提了,反正整个阿瓦隆一个法师也没有,在阿瓦隆,萨满是唯一的施法职业。)在兽人氏族里面,萨满的兼职是最多的,平时需要作为医生、兽医、司仪等等职业,而女性萨满就更忙了,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都要到场,一些大姑娘媳妇之间的事情也要她去操心,所以基本没啥时间来专门照顾索拉姆了。还好当时扎伊拉婶婶也刚从霜狼氏族那边嫁过来,于是在索拉里婶婶忙的时候,都是婶婶扎伊拉来照顾索拉姆和克鲁姆的。加上扎伊拉结婚多年没有孩子,于是更是把索拉姆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当做了自己儿子养。虽有点不恰当,但是要是索拉姆给自己的这些亲人以亲近度来拍下位的话,迦罗姆嬷嬷和扎伊拉婶娘绝对是前两名。

    等到扎伊拉婶婶如愿以偿怀孕的时候,索拉姆就想自己也应该为婶婶扎伊拉做点什么,要帮助照顾孕妇,别其他人不放心,连他自己也不信。于是他就想到了捕猎,给扎伊拉婶婶补补身子,事实他也知道,扎伊拉并不缺少这些,毕竟她老公是最好的猎人,加上老头和大伯也在这段时间也到处猎杀了一些少见的猎物给扎伊拉补身子。但是索拉姆觉得自己受了扎伊拉婶婶这么多年的照顾,应该要为她做点什么。毕竟在索拉姆他自己看来自己是个成年人,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别人的照顾。所以他决定自己亲自去捕猎。

    兽人虽然崇尚勇武,但是还没到让孩子也去面对危险的地步。所以一般还没有成年的兽人是不允许进入森林的。以前索拉姆也没什么机会跑出去,直到今天,一家人都没心思看着他,于是他就决定跑出去,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向老实的克鲁姆居然发现了索拉姆的企图,在知道索拉姆准备偷偷的跑出去捕猎时,他又是威胁又是哀求的要跟着一起去。最后没辙的索拉姆只好同意带上他。

    他们一大早就带着自己的座狼伙伴进了森林,这两年霜牙和血牙都跟吹气球似的长得飞快,现在都快有一头牛犊子般大了,索拉姆看着都稀奇,尼玛,这个世界的生物果然不科学,才两年就长成这幅模样的。

    直到快到中午时分,才找到他们理想的猎物的踪迹——高山羊,一种生活在雪线以上的山羊,平时很少在雪线以下活动,而且非常机警。它的母乳算的上是阿瓦隆最好的补品了,它们会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到森林里产崽,只要一个冬天,幼崽在母羊奶水的滋润下就可以成长到能轻易翻越高山,在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所以阿瓦隆兽人都认为高山羊的奶水是对于刚刚出生的婴儿和刚刚生产的母亲最好的补品。

    索拉姆他们在森林里的一个山丘脚下发现了高山羊的足迹,辨认足迹是一个猎人最基本的技能了。他们靠着两头座狼的追踪,来到了森林里的一片空地边上。

    他们匍匐在雪地慢慢的向空地边缘靠近,空地中有四大三七只高山羊,是一个不算的族群,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高山羊都是这种族群,一只雄性高山羊是头羊,族群的头领,其他都是母羊和幼崽。高山羊的习性和前世的狮子很像,一般都是一头雄性高山羊带着和3到4头雌性活动。

    这几头高山羊都低着头在雪地了翻动着,那些雪地下的草根是高山羊最好的食物。

    “我们怎么办”克鲁姆的对着索拉姆打手势问道,在捕猎的时候,任何异样的声响都会惊动猎物的,所以猎人都有专门的手势来互相沟通。

    “先用弓箭干掉头羊,再用抛网捕捉那头有奶的母羊,其他的先不管,让霜牙和血牙来对付。”索拉姆用手势回到。

    先干掉头羊是因为雄性山羊为了保护族群发起飙来很麻烦的,虽然他们不怕,但是索拉姆还是牢记着特里克二伯的教训,心无大错,能少些麻烦就少些麻烦。毕竟他们是来捕猎的不是来打架的。

    索拉姆对着霜牙打着手势,让它去旁边准备包抄,旁边的克鲁姆自然对血牙打手势让它去另一边。座狼的智商很高的,他们甚至有自己的语言来互相沟通。

    接下来索拉姆和克鲁姆拉开距离,心的靠近空地边缘的低矮的灌木丛。同时用心的观察着头羊的动向,他们不能在头羊的眼睛前方移动,这样被发现的几率更低。头羊都是很机警的,虽然也在雪地里翻找食物,但时不时的抬头观察周围的情况。

    头羊在种群觅食的时候保持警戒和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代领羊群逃跑的,所以它才会不断的观察周遭的环境,好以最快的发现危险并且以最快的路线逃跑。如果逃不掉头羊也会奋不顾身的拖住捕食者让族群逃跑,所以索拉姆要最先干掉头羊。

    每次那头羊抬头时,索拉姆和克鲁姆都立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至于两头座狼那就更不用,它们是天生的猎手,该怎么做根本不需要索拉姆他们操心。

    别看他们离着羊群不远,但是等到他们移动到最佳的位置,已经过去半个多时,捕猎就是要耐心,这还算好的,毕竟高山羊的嗅觉不算出众,要是要捕猎那种嗅觉出色的猎物,那更费劲,不仅要心,有时候还要为了骗过这种猎物要趴在烂泥几个时。

    索拉姆趴在雪地上,等了会,估计克鲁姆也到位了。按照先前商量的由他来发动攻击,克鲁姆他们看到索拉姆动手才会发动进攻。

    索拉姆慢慢的把背上的牛角弓取下来,另一只手从箭套中取出一根箭,心的观察着头羊的动向,在头羊抬头观察一番后,低头准备继续翻动雪地时,索拉姆立刻拉弓射箭。

    头羊在低头的一瞬间突然看到一道影子朝自己飞来,还没得及做反应刚刚抬头就被一只利箭刺中了眼睛。哼都没哼一声就跪了,羊群立马大乱,克鲁姆立刻从不远处的灌木中跳了出来,直接把手中抛网向那头生产过母羊撒去。抛网在空中漂亮的展开成了一个漂亮的圆型,正好把那头母羊兜在了网中央,顺便搂草打兔子把跟在母羊的身边的一只幼崽也网中了,也算意外之喜。

    抛网是兽人独有的捕猎技巧,这种泡网用一种类似于麻的植物搓成的绳子编成,再在网中装上一种荆棘的短刺,网的边缘都连着一些石头,骨头雕刻的重物,一旦被网中就猎物就再难逃脱了,真正用抛网的高手,能网住高速飞翔的飞鸟。

    2只座狼也在同一时间也包抄过来。各自扑向了各自选定的目标,霜牙因为刚刚位置的原因离另一头羊更近,所以也就不挑了,直接咬死了那只幼崽。而血牙运气不错,它的目标是一只母羊,血牙一口咬住了那头母羊的脖子,捕倒在地,但是没有咬死,只是牢牢的制住那头母羊。最后那一头母羊倒是离的最远,一开始就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连方向都没看就跑了。倒是运气不错让它给逃掉了,不过他们也没追。

    克鲁姆兴冲冲地的跑向被网住的猎物“太棒了,双黄蛋啊。”难怪他这么兴奋,第一次正式打猎居然能用抛网来个一炮双响,这是了不起的成果了。

    索拉姆也乐呵呵的跑到死去的头羊身边,把插在羊眼里的箭拔出来。“尼玛,真是运气啊,居然来了个对眼穿。”对眼穿在猎人看来是很了不起的事,要知道这样杀死猎物,是猎手的箭术最好的表现了,而且这样杀死的猎物,皮毛不会受到丝毫破坏,皮毛就更有价值了。不过,索拉姆这次完全是狗屎运来了,实事上在阿瓦隆能做到对眼穿的猎人少之又少,就是战歌氏族第一猎手,索拉姆的二伯特里克,也只是偶尔才能一次。

    2兄弟都了呵呵的把活着的猎物全部用绳子拴住,在克鲁姆把被血牙扑倒制住的那只母羊用绳子拴起来的时候,注意到这头母羊也怀孕了。“拉姆快来看,这头母羊也怀孕了耶。”

    “哪呢?哪呢?”索拉姆正在收拾那头头羊,听到这话,马上屁颠颠的跑到克鲁姆身边。“我靠,真的啊。这次我们可太爽了啊。”

    “是啊,这多亏了血牙,我们都没看出来这头羊怀孕了,要不是它灵光没咬死这头母羊,我们还真是错过了。”克鲁姆着一把抱住血牙的头拼命的揉着血牙的头,血牙也开心的用舌头舔克鲁姆的脸。

    索拉姆也夸奖着血牙,一头死掉母羊也就只是多了块肉,一头活着的母羊就是一台产奶机,价值完全不一样的。有了这2头产奶的母羊,至少今年冬天,扎伊拉婶娘和他们的刚刚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是不愁奶喝,就能更健康的度过这个冬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