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阿瓦隆 Avalon
    阿瓦隆——英灵庇护之地

    隐藏在世界之脊深处的天赐之地,世界之脊是位于整个费伦大陆的最北边的巨型山脉。从浮冰之海开始一直向东延伸到大冰海,横跨整个费伦北方。整个世界之脊到底有多大没人知道,反正从古至今也没人能翻越这座山脉。很多人都在猜测世界之脊背后有什么,有人翻越世界之脊能到达神明的国度,也有人哪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无尽虚空,因为那里是世界的边界。

    人们对世界之脊了解很少,只知道那里空气稀薄,冰寒刺骨,少有生命在那里生存。

    先知萨尔在英灵们的指导下在这片生命禁区中找到了阿瓦隆,这里四季分明,这里有草原,河流湖泊还有森林。很难想象这里是在世界之脊的深处。

    阿瓦隆兽人在这里生活繁衍了数千年,这里虽然也有很多凶猛的野兽,但是除了兽人就没有任何其他的智慧生命了。在索拉姆看来阿瓦隆应该是世界之脊深处的一个巨大盆地,不过具体是怎样的,那就不知道了,一切都根据索拉姆前世的知识来猜测的。

    兽人刚刚到达这里时候已经凄惨到了极点,所有的氏族都只剩下一群老弱病残了。战歌、黑石、霜狼三个氏族更是男人全员战死,只剩下妇女和襁褓中的婴儿。所以虽然这3个氏族一直在阿瓦隆享有崇高的地位,但是其实并不算什么大型部落。

    就索拉姆所在的战歌氏族经过了数千年的修养生息到现在也不过人口刚刚过2000,当然这也和阿瓦隆兽人不高出生率决定的,要知道在外面的兽人可是出了名的能生。也许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瓦隆的兽人比外界的兽人更高大更壮,没有那些表亲的混乱和嗜血。但是就生育能力真心不怎么给力,就比如站在索拉姆面前的他的二伯特里克,结婚了快10年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其实这其实是阿瓦隆的常态,向老酋长了能生育3个孩子的是少数,要不怎么老头牛呢,不仅能打还能生。

    二伯特里克,是氏族的猎人首领。这个首领可不是他老爸封的,再在兽人社会也不讲究这个,要是没本事别你老爸是族长,就是你老爸是先知也一样没人鸟你。所以特里克的本事是大家公认的,是氏族第一猎手,要论捕猎的手艺他比索拉姆的大伯强多了,当然打架就另算了,索拉姆的大伯克鲁姆什是除了老头外部落最强的战士了。

    特里克其实在兽人中不算高大,但是那双眼睛像鹰隼一样锐利有神,一身肌肉没有其他战士那么野蛮,但是那紧绷肌肉让人一看到就能联想到森林中捕猎的黑豹,感觉随时要爆发似的。再加上他脸上的那3道伤痕,怎么看都觉得不好惹。

    索拉姆和克鲁姆站在特里克面前,都有点紧张,没辙,这位二伯从来都没啥表情,性格严肃认真。不仅仅是索拉姆他们这些孩,就是氏族的其他大人在特里克面前也拘谨的很,生怕被骂。

    特里克看着这两,目光依然锐利,但是心中还是有点郁闷,克鲁姆就算了,随便招呼,反正他老头老娘不在乎,可劲操练。可是索拉姆

    昨天迦罗姆嬷嬷听索拉姆要去捕猎,晚上就跑到自己老爹那里大闹一场,要不是被众人劝住,这位看着慈祥的老太太当时就要拔出重型连枷和老头来场全武行了。别看老太太比老头岁数还要大,但是那份彪悍劲连老头都有点怵。直到最后索拉姆再三保证自己会心,遇到危险就立马撒丫子跑路,才让老太太消停下来。

    老太太让特里克再三向她保证会保护索拉姆的安全之后才走,不过临走时那眼神,让特里克现在都有点头皮发紧。他敢向着阿瓦隆英灵保证,如果索拉姆真的受了伤,老太太绝对会把那几十斤的重型连枷砸在他身上。而自家婆娘和大嫂红着眼睛向自己嘱咐的那副场景,也让分外的紧张,要是真出了点意外,自己绝对是永无宁日。

    “呼”特里克抛除杂念,反正都这样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教呗。再他和他老爹一样都不认为自家的侄子真的就如看上去的那般柔弱。

    “现在你们跟着我学捕猎,我只有2个要求,一是要把我交代的东西牢牢的记在心里,二是千万千万心,不论怎么样都不能放松警惕。”着指了指自家脸上的三道疤痕。“这就是放松警惕的教训,我这还是好的,至少没丢命。”着给他们讲述这三道疤的来历“当时我还年轻,和氏族里的几个猎人到大森林里去捕猎,当时我们碰到了一只高山雪豹,我们一群人追逐了一整天才把它射倒在地。我当时就是大意了,认为这是雪豹受了伤又被我们追了一天,没力气反抗了,就没太在意,结果那家伙居然装死,我离的进了点,结果,命差点交代了。”

    要知道狩猎不是请客吃饭,容不得半点差池,而且阿瓦隆到底不是天堂,这里在兽人来之前就生活了很多其他生物,而且没几个好惹的。每年都有因为捕猎而牺牲的猎人,心无大错。

    索拉姆他们学习捕猎也不是只学习技巧,还要的是学习怎么分辨有毒的植物,怎么避免和那些危险的生物碰面,兽人是好战不假,但捕猎当然是找好下手的猎物啦,兽人只是不聪明又不是真傻,没事去找那些凶猛的野兽下手,那就不是捕猎了,直接改玩命了。

    在阿瓦隆,冬天风雪是相当给力的,那时候捕猎就对游牧生活的兽人相当重要了,不能放牧,捕猎的的野兽就成了相当重要的食物来源了。所以每个兽人男人都要学习捕猎,这是战斗技巧,更重要的这还是生活技能。

    就这样索拉姆他们开始跟随特里克学习捕猎,从此以后后人们每天都能看到,索拉姆他们整天背着巨大战斧跟着自己的二伯往外跑,有时候还能带回点兔子,松鼠之类的猎物,但更多的时候都是满身狼狈。不过其他人都对这见怪不怪了,都是这样过来的嘛。

    起来,索拉姆对每天都要背着自己的那把战斧,是很有意见的,要拿起这斧子没问题,但要是用来战斗那就是开玩笑了,那玩意起码有八十斤重,背着都喘,更别提战斗了,完全是个累赘。他的那些狼狈十有**都是被这破斧子给拖累的。可是老头还不许他不带,老头武器是战士第二生命,有人能对自己第二生命不熟悉吗?

    所以咯,虽然索拉姆觉得这话很扯淡,但是没用,该带还得带,就当是负重锻炼了。

    两年后

    阿瓦隆的冬天到了,入冬后不久大雪覆盖了整个阿瓦隆。在夏天都待在山上的野兽也会随着大雪到来,都迁徙到山下,平时难得一见高山羊,雪鹿,巨力鹿都会跑到山下的森林里觅食。当然,那些平时生活雪线以上,凶猛的肉食动物也会跑到森林里来过冬。所以到了冬天森林的危险程度立马上升几个档次。

    不冻山谷,这是在阿瓦隆东边的一处山谷,因为山谷两边悬崖峭壁能保证山谷里面不被风雪侵扰,所以战歌氏族每年冬天都会来这里过冬,保证自家的家畜能在这个避风港里度过外面残酷的冬天。

    酋长家的帐篷区,天才刚刚放亮。特里克就搓着手,不断原地踱步转圈,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帐篷,脸色很是焦急,要知道酋长家的老二天生就面瘫,老是面无表情,搞的其他人都很怕他,要在他脸上看到其他表情,那是想都别想的。不过眼下也没人在意这个,老头和克鲁姆什也在帐篷外紧张的看着帐篷,还不时的往外面张望。

    帐篷里不时传来女人惨叫声,还有其他女人安慰和鼓励的声音,不时还有女人端着热水进进出出。

    “来了,来了”突然旁边传来了索拉里婶婶的声音,只见索拉里婶婶搀扶着迦罗姆嬷嬷从外面赶来。

    “怎么样,生了吗?”迦罗姆嬷嬷向着过来迎接的克鲁姆什批头盖脸的就问道。

    “没呢,一直在叫,就是生不出来。”特里克忙回答到,同时紧张的问道:“不会出啥事吧。”都没给自己大哥话的机会,不过这时候克鲁姆什也没心思计较这个,也紧张的看向迦罗姆嬷嬷。

    “能有啥事,这明孩子长得壮,暂时出不来,没事的,我进去看看。”迦罗姆嬷嬷连忙安慰两句就和索拉里婶娘进了帐篷。

    听到了迦罗姆嬷嬷话,特里克像是被安抚住了,但还是紧张的看着帐篷。他大哥连忙拍拍他的肩膀:“没事的嬷嬷都来了,扎伊拉会没事,孩子也会没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