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爷爷 老头 克拉姆什酋长
    索拉姆欢欢喜喜的带着自己的座狼伙伴回到家。立马在自己的帐篷旁边为它搭起了一个点的帐篷,还特地把自己的帐篷和霜牙的帐篷打通。

    霜牙是索拉姆的那只白色座狼的名字。是迦罗姆嬷嬷取的,兽人取名字的造诣和笔者一样,是相当的匮乏,给座狼起名字不是什么牙就是什么爪的,不过索拉姆倒是没啥意见,毕竟整个战歌氏族都没几匹白色的座狼,叫霜牙的座狼也不多。这一来二去霜牙的辨识度就相当高了,不会像别人那样喊一嗓子利牙,猛爪之类名字有七八匹座狼回应你的乌龙了。

    在索拉姆欢天喜地的为自己的座狼伙伴布置新家的时候,他的爷爷克拉姆什酋长回来了。

    前些天克拉姆什和部落里的一些战士一起去了趟熔炉氏族的聚居地用,去交换一些铁器。在阿瓦隆只有熔炉氏族的锻造技术比较出众的,传中个个氏族的祖传武器大部分都是这个氏族打造的。所以每年个个氏族都会去熔炉氏族那里去做交换,在阿瓦隆是没有货币的,都是以物易物,而铁器又是个个氏族必须的物品。再加上熔炉氏族是唯一一个定居的氏族,所以久而久之就熔炉氏族的聚居地熔岩山就成了集市一样的存在,每年的春夏交替和秋冬交替前,很多氏族都自发的去“赶集”。

    克拉姆什做了快三十年的酋长,从二十几岁时由自己的父亲手中接过酋长的权利起就是战歌氏族第一战士,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他的经历在整个阿瓦隆都是一段传奇,他曾经离开阿瓦隆去外面的世界去历练,曾经和巨人搏斗过。和巨魔,食人魔厮杀过,和人类的骑士战斗过,见识过法师绚丽的魔法,和西北的兽人一起对抗过野人和半人马的野蛮大军。最惊心的一战是和他的伙伴一起对抗一头巨龙,那场战斗虽然击退了巨龙,可是他的同伴死伤殆尽,自己也重伤还失去了一只眼睛。后来就回到了阿瓦隆,接过了酋长的位置。要知道前面那些还只是传,真正被氏族兽人亲眼见证过的战绩,是这个老头单枪匹马扛着祖传的战斧把一头在氏族牧区为祸的肉食霸王龙的头给砍了下来,现在这个就比一头雷兽还要大的霸王龙的头颅就挂在营区辕门上。要知道在阿瓦隆是没用巨龙的,肉食霸王龙就在食物链的顶端生物。(肉食霸王龙是恐怖的顶级掠食者。肉食霸王龙是已知陆行生物中咬合力最大的生物了,身长可以到达恐怖的14米,身高也有2米开外,体重能达到14吨,肉食霸王龙会吃掉看到任何活物,有时候连比自己弱的同类。别看他们有庞大的身躯但奔跑的速度极快。力量28,敏捷12,体质19,智力2,感知15,魅力10)

    就是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兽人汉子。按以一个兽人的人生来他已经算是没什么遗憾了,他有着传奇般的经历,享受过史诗般的战斗,他为氏族带来荣誉和安宁。他还有3个出色儿子。可是要有什么遗憾就是幼子的逝去。他本来认为他的幼子总有一天可以成为比自己还要好的战士,可是他那么年轻就战死了,虽然那是一场荣耀的战斗。兽人对于死亡的态度一般都很看得开,但也不是每一个父亲都能坦然的对待自己的儿子逝去。虽然他从来没过什么,但是他还是认为是他的疏忽让幼子那么年轻就战死了。他那么年轻就离开阿瓦隆去外面历练,要是他当初更严厉点,对他的训练更用心一点,也许就不会战死。不过儿子已经死了,再多也没啥只是徒增伤悲。还好幼子还是留下了子嗣,可以让他聊以慰藉,不过一想到这个孙子,老头又是头疼又是喜爱。

    头疼是因为他居然是个混血,还是兽人和精灵的混血,虽然在阿瓦隆,兽人和精灵的世仇不知道几辈子以前的事,没人在乎,但是终究是混血,老于世故的老酋长还是看出了族人和孙子的隔阂,虽然没什么人强烈的排斥他这个孙子。但是要知道现在孩子还,以后长大了就出问题了,他终究和其他人长得不一样,以后娶妻生子都是问题,要知道阿瓦隆兽人审美和外面不一样,没有强健的体魄,锋利的獠牙,没哪个氏族的少女会喜欢一个娘娘腔。是的,在时候索拉姆的这样一幅有别于其他兽人的清秀面容还是在女人中间很讨喜,氏族那些媳妇老娘们都很喜欢比女孩子还女孩子的索拉姆(索拉姆哭晕在厕所)但是结婚吗,当然是找男子汉啊。老头去过外面的世界,他也看不上外面那些女人,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看着就没劲。但是不知道自己那个混蛋子怎么就被一个精灵女人迷住了。要知道在老头的心里如果给大陆各种族来个选美排名,精灵估计被排在在中游,和食人魔有一拼。。。。(因为食人魔都是雌雄难辨的,在阿瓦隆兽人眼里对精灵都是重度脸盲,连男女都非不清,至于女性第二性征,切。连阿瓦隆兽人孩的胸肌都不比那些馒头大)不过现在连孩子都生下来了,再纠结这个也没啥意义

    喜的是,这子很聪明也很有天赋,其他人都认为他身子弱,可老头是吃过见过的,知道外面世界有很多战士没有他们这样的体格但是战斗力一点也不弱啊。而且他看到过这子打架,很有章法是块好材料,假以时日搞不好比他那个死鬼儿子强。

    所以打定主意要把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战士,不管别人怎么他还是一条筋。实事上迦罗姆嬷嬷和他争论过无数回了,但是没用。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期间,老头来到了自家的帐篷前,刚从自己的的座狼独眼上跳下来就看到自己的那个宝贝孙子在他自己的帐篷边上忙来忙去,连自己回来都回来都没在意。

    “拉姆,在干嘛呢,你爷爷回来都不知道问个好啊。”老头中气十足的叫到

    “哦,欢迎回家。”毫无诚意回了句,索拉姆头都没抬继续手上的事“我在给霜牙做窝”

    “霜牙?那是啥?”老头对索拉姆的语气一点也不在意,转过头问刚刚回来迎接父亲的克鲁姆什,当然这就是索拉姆敢和老头这么话,要是克鲁姆什敢这么不恭敬早就被打了个半死了。

    “迦罗姆嬷嬷家的座狼暗影抱崽了,拉姆选中一只,白色的,迦罗姆嬷嬷就起名叫霜牙了。”克鲁姆什老老实实的回答,“阿克呢,他没抱到一只?难到迦罗姆家就一只宰?”阿克就是克鲁姆,老爷子平时很严肃的,但是就在名字这方面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就必如他的儿子叫克鲁姆什他儿子的儿子干脆就直接把他儿子的名字去掉一个音给孙子当名字,而且他自己取的名字不都喜欢叫全名,索拉姆被人叫拉姆就是老头最先开始的,自己的大孙子叫阿克。最绝的是他3个儿子都是只叫阿大,阿二和老三。。。。从来没叫过全名。

    “抱了,黑色的叫血牙,现在没睁眼呢,阿克正守着呢。”着帮老头把独眼身上的兽皮袋子拿下来。话老头子的座狼叫独眼,其实并不是独眼,只是老头为了纪念自己的独眼给起的名字。起来这匹座狼也很传奇的,从出生到现在快40岁了结果还一点不闲老,要知道座狼能活到40岁都已经是高寿了,可是独眼不仅不显老还活的很欢实,每次有雌性座狼发情,这货可是最积极的一个,每次争夺交配权都能把那些个年轻雄性座狼打的落花流水,这些年也造了不了孽。现在这批座狼都跟这货有点血缘关系。。。。

    “老爹,这次换了些什么铁器啊。“克鲁姆什掂了掂手里的大皮袋,感觉很有点分量。就随口问了下。

    “嗯,换了些箭头和2口锅”在游牧生活中没什么比这俩样东西更重要的了,箭头用来捕猎和防备野兽袭击兽群,至于锅,那就更重要了,食物,奶酪,还有奶茶,都靠锅了。要天天吃烤肉还要不要菊花了,由此可见再强壮的身体菊花都是柔弱的。

    “还换了些枪头”要知道弓箭这种东西还是要点天赋的不精通弓箭,又有把子力气标枪是不错的选择,多少也是个远程攻击不是。

    “最重要的是这个”着老头从皮袋子掏出了2样用皮毛包裹严严实实的长条包裹”这2样东西花了我不少心思,黑手那个混蛋得了我珍藏的霸王龙皮不,硬是把我那张沼泽巨鳄的皮也搭了进去,才让他花了1年多时间弄出来的。(沼泽巨鳄,一种体长8米,腹部有6条腿的巨型鳄鱼,生活在沼泽和河流,极度危险的掠食者,十分的狡猾和凶残,力量19,敏捷12,体质18,智力6,感知13,魅力8)

    “拉姆,阿克快过来,看看爷爷给你们带什么了。”老头边喊边向索拉姆晃动这包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