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杀戮之子(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求保底月票
    没错,这五个人就是恐惧之眼!

    血杀-巴里特,21级传奇狂战士,他是自愿加入恐惧之眼的,这家伙原本就是一个杀人狂,不过这家伙倒不是恐惧之神的信徒,而是单纯的为了提升实力,以及解决狂化后遗症加入恐惧教会的。

    那些邪神教会就有这点好处,他们并不需要手下真的信奉自己的神灵,只要能达到神灵的目的,一切可以利用的人都可以被招揽,事实上,巴里特这个家伙在杀戮的时候,无意中已经在大肆散播恐惧了,对恐惧之神来说,恐惧就是他的力量来源,所以巴里特的信仰是什么,他一点都不关心,反正他得利了。当然必要的控制还是需要的,至少,巴里特的灵魂已经是恐惧之神了。

    他把灵魂卖给了恐惧之神,不要以为只有恶魔和魔鬼才能买卖灵魂,神灵的层次原本就恶魔和魔鬼高,没理由恶魔、魔鬼可以,神灵就不可以?只是善良、中立神灵很少做这种事,也只有邪神们没节操才干这种美神品的事。

    卡斯罗特,23级传奇刺客,也是自愿加入恐惧之眼的,别看他现在是一个青年样子,其实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原本就是大陆有名的刺客,干的也是收钱杀人的活,只是他已经很老了,老的快要死了。生死间的大恐怖,并不是只有普通人才害怕,事实上,越是接触死亡的人,对死亡的恐惧搞不好才越大。

    卡斯罗特就是这样,他快老死了,可他不想死,于是他自己卖给了恐惧之神。于是恐惧教会进行了极为残酷的血祭仪式,让这位传奇刺客重新拥有的年轻的生命,不过这个仪式有个缺点,那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进行一次血祭,毕竟生命这种东西,不可能是白来。刚好血祭仪式也能散播恐惧,恐惧之神似乎没有拒绝的必要。

    赫曼,21级传奇恐惧骑士。他和卡斯罗特一样都是新人,不过,他却是恐惧之神的虔诚信徒,属于教会培养的高层武力,这没什么好说的,恐惧教会的信徒加入恐惧之眼有什么好解释的?

    塞琳娜,22级邪术师,她的血脉来自深渊,她本人似乎有着向魅魔变化的趋势,恶魔术士是术士中非常奇特的一种,盖因为这种术士的可以获得能力千奇百怪。比如,两个同父同母的术士兄弟,搞不好觉醒血脉之后,偏向的恶魔种类完全不同,甚至同一个恶魔术士,在不同阶段偏向的恶魔血脉也完全不同。这也是恶魔术士诡异的地方,因为他们完全无法预测。

    塞琳娜就是这样,她一开始觉醒血脉的时候,偏向的是蛇魔血脉,可后来居然偏向了炎魔,本来要是以炎魔血脉进阶传奇,那塞琳娜绝对强力的要死,可惜她只会的血脉居然又偏向了魅魔......

    所以塞琳娜虽然是传奇,可事实上在五人之中战斗力最弱,当然这是指真刀真枪的战斗力。可要比阴险狡诈的辅助能力,塞琳娜甚至可以一挑三!她现在会的法术非常杂,她可以召唤,可以伤害输出,还可以魅惑敌人,特别是魅惑!传奇级别之后,她的魅魔血脉就得到了一次升华,魅惑起人来,根本不需要使用法术,一颦一笑都能让人沉迷的不可自拔。

    可惜,计算塞琳娜的魅惑能力再强,可对亚德里恩没有任何作用。

    亚德里恩,24级黑暗卫士!顺便说一句,他曾经是一位圣骑士!虽然那时很多年前的事了,可的确是一名圣骑士。只不过,自从他无疑中觉醒体内的能力之后,他的世界就全变了。

    他是杀戮之子r者严格的来说,他是一个杀戮之子的后代!

    杀戮之子,这个名字曾经响彻了整个托瑞尔世界。可惜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声,而是由大陆无数生灵的血液铸就的恶名!杀戮之子最开始是杀戮之神巴尔为自己准备的后路。

    在动荡之年,诸神被迫被赶下凡间,以贤者形态行走在世间。这也导致了,一场诸神之间的大仇杀!要知道,神灵在神国的时候,基本是无敌的,很少很少有神灵会在自己的神国被杀死。(还是有例外,夜女士莎尔就是个例外,这位女神,真的就在掌管洞穴、地城以及幽暗地域的神祇艾布兰多的神国里,干掉了这位倒霉的神灵,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莎尔是怎么办到的)

    神灵在各自神国里的时候,对付敌对神灵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毁掉他在凡间的信仰,虽然这个过程会很长,而且意外很多,谁也没把握。所以哪怕彼此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可依旧没什么办法。

    现在都成为了贤者形态,那当然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于是一帮神灵在费伦人脑子打成了狗脑子。搞得当时费伦乌烟瘴气,哀嚎遍野。(似乎东方国度的神灵都是一个神系,没什么冲突不说,还团结的要死,等到动荡之年结束,东方神系的神灵全部全须全尾的回到了神国,只有费伦最惨,原本神灵就多,还彼此之间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那可不得打成狗脑子吗?)

    而巴尔也是在这之前,就通过时间洪流中的一些片段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一些强大的神灵可以观察时光洪流未来、现在和过去,不过这要看运气,也许看到片段毫无用处,也许就可以救命。顺便说一句,时光长河里面的片段不是唯一坑定,它只会告诉神灵一个可能性,至于会不会发展成那样,那就看神灵自己和命运了,时光洪流不是命运)

    于是巴尔就开始布种天下!这段就不说了,反正这货在布种的手段上已经超神,或许除了魔像和烂泥怪之外,这个世界上所有种族的雌性都被他布种了。

    而这些子嗣就是杀戮之子!这些杀戮之子每一个都拥有巴尔的神性和神力,一旦这些神力和神性聚集在一个杀戮之子身上,那么巴尔就可以通过吞噬最后的杀戮之子复活。

    而这些神力和神性聚集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那就是大肆制造杀戮,再互相杀戮。因为杀戮能壮大杀戮之子体内的力量,最后杀死所有的杀戮之子,完成登神!

    原本这个计划很完美,要是完美的执行了,那么巴尔不仅可以复活,还可以通过大肆杀戮狠狠的补充一波力量,一举两得。

    但是,任何事都怕但是。计划还是出了茬子,于是巴尔就彻底跪了。可他跪归跪,杀戮之子在费伦照成的动静可真不小。因为杀戮之神的神格和神职,导致这次的事件卷入了几乎所有势力,不仅仅是凡人和神灵,就连恶魔和魔鬼都插了一脚。

    而这导致的后果就是,冥冥中杀戮规则的反噬,任何打扰杀戮神职重新汇聚的人或者神灵,都被反噬。其中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杀戮之子的战斗力爆棚。

    于是杀戮之子在费伦,肆意挑起战争,制造杀戮!最后大陆上,死亡的凡人几乎达到百万,那些传奇死了一沓,半神也够一个连了,神灵也不是没有被干掉的,至于那些伪神、邪物、怪物、恶魔和魔鬼之类的,那死的就更多了。

    正是这赫赫凶名,让整个世界在杀戮之子的阴影中颤抖。

    到最后,杀戮之子在互相杀戮中,基本死绝了。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一些后代,这些后代自然不能和真正的杀戮之子相比。但也不弱,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杀戮之子的血脉越来越稀薄,真正能觉醒杀戮血脉的人已经很少了。

    而亚德里恩恰恰是其中真正觉醒的人之一,他曾经是一个惩恶扬善的圣骑士,可惜杀戮血脉的影响,让他开始沉迷于杀戮,就好像吸毒一样,亚德里恩明知道这是错的,可体内的冲动让他依旧不可自拔。

    于是亚德里恩就在愧疚与**中徘徊,变成了这幅玩世不恭,颓废妄为的样子,最后还被恐惧教会招揽了。反正杀戮神职依旧破碎,亚德里恩想成为神灵实在太难了,所以恐惧教会根本不担心亚德里恩会有一天反噬自己,于是就让成为恐惧之眼了。

    真正的恐惧之眼,事实上不是五个人,而是一个人。而其他人则是他的下属,只是因为恐惧之眼一直都是五个一起出现,所以外界才以为恐惧之眼是一个团队。

    而这次,他们的目的还真是为索拉姆,准确的是因为神圣复仇者。只是因为亚德里恩扭曲的奇葩性格,非要脚踏实地的赶路。让五个人耽搁了,原本他们完全可以使用传送术赶到阿斯卡特拉城市外围的。

    邪恶阵营嘛,当然是谁强谁说话。亚德里恩原本就很强,加上恐惧之神的偏爱,再加上杀戮本能的力量,他基本上能一挑四,他们不听他的,还能干嘛?反正就算任务失败了,恐惧之神也不会怎么样亚德里恩的。

    他可是罕见的杀戮之子!恐惧之神还想从他身上琢磨杀戮神职呢,怎么可能对他怎么样?(杀戮神职非常的强大,单凭这个神职就可以塑造一个中等神力神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