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罪人和英雄(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人总是自视甚高,温彻斯特也不例外,他对自己有信心,能够抵御角之冠的侵蚀。事实上,也不怪温彻斯特有这个信心,他在哪个时代,绝对是一个天之骄子!

    他八岁的时候,就能使用0级法术了,虽然只是最低等的戏法,但不可否认他的天赋在当时绝对算的上最顶级的,之后九岁他就成为正式法师,十二岁就发明了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法术,虽然只是一个一级法术,可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之后他以不到二十五岁的年纪成为了一位**师,二十九岁就已经触摸到了传奇的门槛。这等资质,除了在天才辈出的奈瑟瑞尔时代,绝对称得上惊为天人。

    可惜,也是这份天资,让他过于自大,在阿斯卡特拉遭遇到毁灭的危急时刻,他戴上了那个被诅咒的头盔。哪怕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劝他不要尝试这种危险的行为,可最终还是没有拗过这位自信的天才。

    之后的故事就简单了,他戴上了角之冠,然后运用上面的死亡之力,大杀特杀,把那只攻击城市的恶魔军团按在地上摩擦,拯救了整个城市!

    但这不是阿斯卡特拉危机的解除,相反,更加恐怖的事才刚刚开始!

    随着温彻斯特带着角之冠的时间越长,温彻斯特也渐渐陷入时而疯狂时而清醒的境地。同时城市里也每天出现大量的不正常死亡,同时亡灵开始如野草一样在城市滋长,整座城市开始向着鬼蜮转变,一到晚上就阴风阵阵,渗人至极。

    人们开始恐慌,当时隐修会也一样,他们试图阻止温彻斯特,这其中也包括温彻斯特自己,可是不论他们怎么做,到最后还是不断有人死去,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直到最后,温彻斯特彻底疯了,他开始自称自己为告死者,意为:宣告死亡降临之人!

    也是在这个时候,隐修会的人,包括他的老师,当时隐修会的大师,迪尔·温斯顿,也明白了,温切斯特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新的威胁!温彻斯特必须被处理。

    只是这段历史在隐修会的记载里非常的模糊,只知道,当时的大师下迪尔·温斯顿带着大部分隐修会精英去面对告死者·温彻斯特,,其他人带着城市中的幸存者暂时离开城市!之后整座城市陷入了毁天灭地的魔法碰撞中。

    等到幸存者等到安全的消息回到城市的时候,整座城市已经毁于一旦,而之前去讨伐温切斯特的人也只剩下重伤的迪尔·温斯顿。

    之后,这位隐修会的大师也没有挨过去,在留下一个巫妖命匣和一段遗嘱之后,就不治身亡。

    ***********

    回想着曾经看到的秘闻,奥斯维得再看眼前这位巫妖的时候,也不得不感慨命运的无情。这座城市的拯救者和毁灭者居然是同一人。奥斯维得悲伤的看着眼前的前辈,同时心里的警惕一点没少,虽然按照迪尔·温斯顿大师的遗言。

    温切斯特最后恢复了清醒,并且和角之冠融合,把角之冠做成了他的命匣,只要等待几千年,温切斯特就能真正的控制住那件邪恶的神器。

    可问题是,万一迪尔·温斯顿大师说错了,或者又发生了一些其他不可测的事情,让温切斯特没有控制角之冠呢?那不什么都完蛋了?要知道,当初讨伐温切斯特的人中光传奇就三名,结果不都牺牲了吗?他奥斯维得可扛不住这位大名鼎鼎的告死者。

    为了保证安全,奥斯维得不仅仅设置了束缚法阵,更是准备了一个超级空间法阵,一旦事有不谐,就让塔灵把他和这个危险的前辈一起丢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空间裂隙中去,这样才能保证阿斯卡特拉不会因为他的鲁莽而受到威胁。

    至于他自己,也早就设置好了克隆术,一旦空间法阵启动,他就直接自杀保命。

    就在奥斯维得暗暗警惕的时候,法阵中的温切斯特却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发疯,反而慢慢的沉寂了下来。最后,这位巫妖抬起头,用眼眶中的那两点幽暗的绿色光点“看”向奥斯维得。

    “现在离那次恶魔入侵过去了多久?”

    听到巫妖如此心平气和的话语,奥斯维得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迪尔·温斯顿大师没有预料错。眼前的温切斯特终于控制住自己的疯狂。

    “已经过去了五千三百多年。”

    “五千多年了?五千多年......”温切斯特在嘴里反复的咀嚼着几个字,仿佛是在悲伤,有仿佛是在解脱。时间可以掩盖一切,不管是他的荣耀还是罪恶,至少现在除了他自己之外,应该没人会去再指责他。“没想到,已经过去五千多年了。”

    “是,按照迪尔·温斯顿大师的遗言,让我们这些人在最好在五千多年才打开封印施放您。”奥斯维得毕恭毕敬的说道。面对一个这样的前辈,哪怕是传奇法师,奥斯维得也必须这样。不管是因为他的付出,还是因为他的战绩。

    “呵呵,老头果然是老头,他还是那么谨慎,的确,五千年对我和角之冠来说,的确算的上很漫长了,哪怕最后我还是受到角之冠的控制,也应该没剩多少力量了,那样的话对付起来应该不需要费多少力气。”被困了五千多年,温切斯特没有丝毫的怨恨,反而饶有兴趣的调侃起自己的老师。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老头子说的是五千年,那你们为什么要多等三百多年?”

    “咳......咳!”突然被温切斯特这么说,奥斯维得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话风转的太快了。“那个......我们......是.....不是.....”

    奥斯维得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事实上,三百多年前,奥斯维得的老师还活着,他的确想着吧温切斯特放出来的,可惜一想到温切斯特的实力,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当时城市并没有碰到什么过不去的坎,何必冒险吧温切斯特放出来呢?那太冒险了,于是释放温切斯特的事,就被拖了三百多年。

    看到奥斯维得这个样子,温切斯特马上就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居然会害怕一个已经被封印了几千年的老不死的,你们这些后辈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啊?居然一点长进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