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身份难掩
    吴栗看着历深利剑般的眼神,小心翼翼地咽了一口口水,改口道:“历兄,你有准备晚饭吗,我带了一块面包,我分你一半吧。”

    历深这才缓缓收回了视线,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了一袋面包和一**水,拒绝道,“我自己带了。”

    吴栗看着历深那包明显比自己新鲜美味的面包,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你带了就好,我还怕你会饿着。”

    说罢,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瘪瘪的小面包,苦着脸撇撇嘴,瞬间感觉自己的面包low爆了,但也不能不吃,于是他只好一大口一大口的吞咽自己的面包,努力幻想自己在吃着美味的炸鸡。

    一阵的狼吞虎咽之后,历深和吴栗都吃完了晚饭,历深的那**水也和吴栗一起喝完了,吴栗好久都没喝到过这么纯净的水了,便让忍不住喝了好几大口,勉强吃饱喝足之后,天也全黑了,外面到处游荡的丧尸时不时发出低吼,黑色的夜幕不见一颗亮星,好像自从末世来临之后夜晚就一直是黑暗的,这也为现世增添了几分危险绝望的色彩。

    历深和吴栗吃完晚饭之后无事可干,因为历深在一旁,吴栗干什么也束手束脚的,就好像有大领导在一旁监视自己一样,无论自己干什么,历深总是在一旁看着,看的吴栗有些发毛,于是他没有办法,只好坐到沙发上,看向历深说道:“要不咱们谈谈光系异能者?”

    “好,”还没等吴栗话音落下,历深就立即答应了,这让吴栗有种错觉就是历深一直在等自己的这句话。

    “额,那你想知道些什么呢?”吴栗看着历深冷淡的样子不知该从何下口。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历深的话让人不容置疑,对吴栗也如此,他顿了顿思考了一会,便缓缓开始讲了起来。

    “光系异能者顾名思义,就是光明的代表者,所以他们所拥有的异能光明磊落温暖袭人,也就是说,他们的能力就是可以治疗人的一切伤痛,小到红肿疼痛,大到内脏病变,他们都可以治疗,不过,他们最大的能力就是可以化解丧尸毒,凡是被咬的人只要及时的让光系异能者诊治,便可以避免变异。”吴栗反复抚摸着桌子上的望远镜,他憨厚的脸上挂满真诚,也让人很相信他所说的话。

    “光系异能者是个纯治疗的变异者,没有攻击力?”历深在一边把玩着身上带的匕首,显得有些不羁又特别难以亲近。

    “这个,倒不是,”吴栗有些迟疑,显然有些话他想说又不想说。

    历深见了,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你说就行,不用有什么顾虑,我只想知道找一个光系异能者救她的几率有多大。”

    “是那个你一直抱着的女生吗?她怎么了?难道是被丧尸咬了?”吴栗看向历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是,她没被丧尸咬,只是精力耗尽了。”历深一想到躺在床上的虚弱的小人儿,心中就忍不住地发疼。

    吴栗抬眼看了一眼历深脸上的表情,心中便明白了大概,虽然历深把自己的感情都隐藏的很深,但吴栗是经历很多事情的一只脚迈入中年的男人,就算是历深把自己的情感都隐藏起来,他也能凭借着历深的行为判断出个大概。

    “那个女孩若是变异者的话,你要是想治疗她最好还是找光系异能者,因为变异者的病一般普通医生是看不了的,只有光系异能者才能看出来,不过,”吴栗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不过一般能力比较低的光系异能者的攻击力也比较低,而能力越高,相应的光系异能者的攻击力和治疗术也越高,所以,你若是找北溪基地那个光系异能的领导者,怕是要费很大一番功夫。”

    “无碍,能救她便好,”历深的回答很是坚决,只是他看向吴栗的眼神划过一丝不明的晦涩。

    从吴栗各个反应来告诉他,吴栗这个人并不简单,说不定他的能力并不低,毕竟他是敢于一个人去做政府发布的任务,只身一人却能完成任务,只怕是他有所隐瞒。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吴栗只是个普通人,比如他身上背着的一堆的枪,一个小背包里装着几个干瘪的小面包,还有一身非常破旧的衣服,但直觉却让历深不能用平常的眼神看他,而他也觉得吴栗身上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吴栗说完了自己所知道的光系异能者的消息,便站起来准备去卧室睡上一觉,于是他看向历深问道:“今晚你睡哪个卧室?”说着,他用手指着那两间差别不是很大卧室。

    “都行,”历深说着,也站起身来。

    “那你睡那一间,我睡这一间,”吴栗对于睡哪一间也不在乎,只要能睡觉就行,于是他就随便指了一间,走了进去。

    吴栗一边走着,一边大声打着哈欠,“我要困死了,我先去睡啦!”

    历深看了,便走向了吴栗旁边的那间屋子。

    吴栗看着历深走进了旁边那间屋子,他也就进了自己那间屋子,在他走进去关上房门的之后,他大呼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膛,不自觉地喃喃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识破了我的身份。”

    吴栗看到刚刚历深走进房间时非常淡定,没有一丝的不寻常,他的心也就放下了,毕竟刚刚他回答历深问题的时候说的太多,一下子没管住自己的嘴,把不该说的也说了,不过看历深的样子,应该没有识破自己的身份,这也让他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现在的身份还不能让别人知道。

    历深这时也缓缓关上房门,他倒是没有在意吴栗过多的小动作,他健步走到床边坐下,看着窗外的黑暗,忍不住开始想念北溪基地的某个人儿,头一次的,他因为思念而夜难眠。

    钟表“嘀嘀”地转着,半夜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外面的丧尸却依然活跃,低吼声此起彼伏,惊扰着这个小镇的幸存者,除了此时已经躺在大床上呼呼大睡的吴栗和在床边沉思地历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