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 他始终是个孩子
    “好了,在这件事还没有得出结果之前,我就安排你暂时住在中岛的接待中心吧!”一号大老板又开口说道。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避免慕容嫣儿被人继续骚扰,以及各种威胁,让这件事情,恶化下去。之后,林小文亲自将慕容嫣儿送到了中岛的接待中心,对于这里的安全,林小文却是放心得很,首先中岛保镖,就是出类拔萃的高手,而且各种精密先进的红外线防护,甚至连防空系统都有建设,属于这

    个国家的极为核心的地方。

    哪怕是叶子成,都没有那个能力,将手延伸到这里来。

    唯有这位华夏的一号大老板,可以在这里,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看着憔悴的慕容嫣儿,林小文想到了巅峰前十的唯一女性,慕容嫣,暗暗忖道,她们两人的名字,只差一个字,命运却是天差地别。

    很快,林小文和慕容嫣儿来到了接待中心的房间。

    “对不起。”林小文十分歉意的望着慕容嫣儿,“我知道,解释都是苍白的,改变不了什么,如果你想要出气,可以尽管的打我。”

    慕容嫣儿抬起头来,“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理由,但你来的还不晚,虽然我名义上是嫁了人,但没有让那李元海得逞。”

    此话一出,林小文的脑袋嗡了一声炸响,眼中,掠过了一道惊喜之色。

    如果还是完璧之身,那么,名义上嫁人,那有什么关系?

    林小文最无法面对的就是,慕容嫣儿已经被李元海给糟蹋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太好了,谢天谢地。”林小文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两天后。

    李元海被刑拘,而李元海的父亲,二号老板,在会议上,对着几大委员做了深刻的检讨,表示教子无方。

    当然,作为二号老板,自然声称,儿子的婚姻事情,是否属于恋爱自由,他因为工作忙,并不知情,一切都是儿子擅作主张。

    而这个黑锅,李元海也不得不背,因为,他不背,就会将老爹拉下水,就不会是一份自我检讨,就能过关的问题,只有这样,对于李家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慕容信,也被控制了起来,革职查办,并且作为典型,对整个华夏的大小领导,进行警戒教育,最后移交司法机关审判。

    慕容嫣儿和李元海的这段婚姻,也被法院方依法解除其婚姻关系。

    对于这样的结果,林小文和慕容嫣儿,都表示很满意。

    只要老爹慕容信去了监狱,慕容嫣儿没有半点感觉,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她造成的。

    “嫣儿,我对你的喜欢,依然没有改变,不会因为你是二婚,而介意什么的,跟我走吗?”

    林小文伸出了手,笑吟吟的望着慕容嫣儿,这个美女教官的手,要将其牵住才行。

    “是吗?如果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你还会这么说吗?”

    慕容嫣儿似笑非笑的望着林小文。

    “当然,我并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何况,我身边的女人,也同样有着,非完璧之身的存在,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全部。”

    林小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这个,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要回军部去,继续当我的教官了,以后,有缘再见!”

    慕容嫣儿没有伸出她的手,爽朗一笑,一辆军车正好开了过来,她便是钻了进去,而后扬长而去。

    只留下林小文一个人,站在原地,微微苦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小文的手机响动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林天元。

    “老家伙,什么情况?”

    林小文接听了电话,随口问道。

    “叶晨,他病了。”

    林天元在电话里焦急的说道。

    “什么?小叶晨病了?你都治不好,我去,你的医术,还给林家老祖了不成。”

    林小文眉头一皱。

    “你恐怕也治不好。”林天元赌气的口吻,说道。

    “额,什么情况?”林小文一惊。

    “你回来看看就知道了。哎,可怜的孩子!”林天元叹了一口气。

    小叶晨,飞哥的唯一后代,也是希娜师姐的宝贝儿子,还是一个能吃苦,有毅力,可以培养成为未来栋梁之才的苗子。

    林小文哪里敢轻视半分。

    反正慕容嫣儿这件事,已经算得上是完美解决。

    所以,林小文离开了中岛之后,直接乘坐飞机,返回天南市,然后乘车,飞奔山路,一路往从小长大的小山村赶去。

    当天晚上,林小文就成功的返回了,生活生长的可爱家乡。

    “老家伙,小叶晨了?”

    林小文进入了木屋中,便是迫不及待的问道。

    “在床上。”林天元伸手一指。

    只见小叶晨躺在床上,气息十分的虚弱。

    “爸爸!妈妈……我要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叶晨好想你们……”

    小叶晨嘴里,不断的喊着爸爸妈妈。

    林小文给小叶晨把了一下脉,发现,这小子的病,并非是感冒严重,也不是什么恶寒,而是思念成疾,属于心病引起的身体发虚。

    就像是有的人,太过生气,都会将自己气死一般。

    所以,一个人要健康,首先就要心里健康,心情舒畅是身体健康的第一步。

    而想到了小叶晨的父母,其父亲,叶飞已经死了,而其母亲,却是在峨眉山出家。

    可怜的孩子,他才六岁啊!

    林小文摸了摸小叶晨的脑袋,心里,莫名的一疼。

    也才知道,这小子,坚强的背后,其实内心深处,也在思念自己的父母。

    对于叶飞的死,林小文没有选择告诉小叶晨,或许,血浓于水,小叶晨感应到了什么,才会生了这么一场大病吧!

    他始终还是个孩子!

    “小叶晨,师傅在这里,乖。”

    林小文摸着小叶晨的脑袋,柔声说道。

    似乎听见了什么,小叶晨的眼睛,微微睁开,虚弱的说道,“师傅,我……我没用……我想爸爸妈妈了,你能带我去见见我爸爸,我的妈妈吗?”

    “嗯,我带你去见你的妈妈。”

    林小文点头答应了下来,却是忽略了小叶晨的爸爸。

    而小叶晨却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高兴起来,“师傅,谢谢你。”

    接下来,林小文熬了点中药,顺便给小叶晨施针,将其病情控制住,方才背着小叶晨,离开了这小村庄,然后直接赶往蜀地的峨眉山。

    或许是因为知道,要见到自己亲爱的爸爸妈妈了,小叶晨在林小文的背上,睡得很安心,嘴角还噙着一抹幸福的微笑,一定是做了什么美梦。

    当林小文来到了峨眉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峨眉山,一片宁静。

    走在山道里,让人仿佛都能忘记这世间的忧愁。

    当林小文背着小叶晨,来到了峨眉山道观,一名尼姑接待了林小文,“施主,是要烧香还是拜佛?”

    “师太,我想见一下希娜。”

    林小文恭敬的回道。

    “对不起,希娜不见人,你们请回吧!”师太竖掌说道。

    “师太,这是希娜的儿子,因为思念父母成疾,还希望,师太,能够念在我佛慈悲的份上,给通报一下。”

    林小文指了指身后的小叶晨,说道。

    师太的目光,落在了小叶晨的脸上,叹了一口气,“哎,可怜的孩子,实不相瞒,希娜在几天前,已经离开了峨眉山!并不在贫尼这道观当中,只是临行前交代,任何人来找她,只说不见。”

    “什么?走了?”

    林小文眼睛瞪大,“那师太,可知她去了何方?”

    “贫尼不知,阿弥陀佛!”师太唱了个诺。

    林小文直接崩溃了。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这个时候,身后的小叶晨,又开始呢喃了起来。

    林小文一屁股坐在这大殿的玉蒲团上,将小叶晨抱在了前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和小叶晨说话。

    父亲死亡,母亲失踪。

    天下之大,哪儿找去?

    林小文从小也是没有见过父母的人,同样的缺失母爱,此时,不免和小叶晨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小文,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让小叶晨的父亲复生。”

    这个时候,林小文的脑海中,传来了林家老祖林啸天的声音。

    闻言,林小文浑身一震,“什么办法?”

    “我这里有一篇搜魂**,你的灵魂感知力却是太弱,很难支持此等神术的施展,需要有坚强的意志力,方才有成功的几率。”林啸天缓缓的说道。

    “我愿意一试。”

    为了小叶晨能够不缺失这份亲情的关怀,林小文心意凌然,“还请老祖,教我。”

    让一个被烧成灰烬的人复生,说出来,世人都会认为很扯淡,但林小文却相信,林啸天有这样的能耐。因为,他接触到玄妙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太多,让人复生,也不一定是无稽之谈。“嗯!首先你要找到,叶飞去世的地方,一般来说,只要他对这世间还有眷念,其魂魄消散的时间,就会慢许多,你只要用搜魂**,搜集到他的一丝魂魄,至于之后如何复生,之后再说。”林啸天的声音,在林小文的识海中回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