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万万想不到
    

第760章 万万想不到



    而龙江却不知道,林小文并不是在自我安慰,而是在说一件事实得不能再事实的事情。

    只是谁又能相信,作为一个小小公务员的林小文,他能够有那么大的能耐,搬得动京都的大员前来撑腰呢?

    一般的人,想都不敢想。

    那就像是一个梦!

    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到了中午,龙江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省城朋友的来电。

    通话结束之后,龙江的表情,变幻莫测,旋即就是一阵狂喜。

    因为他听到了韩永仁等被双规的事情,据说下一步动作,就是宋江,以及张正东等人。

    此时,省城已经是人人自危,局面高度紧张。

    能够将韩永仁等双规的,自然是来自京都顶层了。

    天啊!

    如此一来,林小文的冤案岂不是可以昭雪了?

    龙江激动之后,忽然想到了林小文的淡定,不由得心头发悚,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林小文?

    要知道,作为一个地方大员,就算有所过失,一般中央是不会轻易的出手的。

    韩永仁在这西南行省,乃至中央都有人罩着,在这样强大的背景下,竟然被人动,这还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这些高层的事情,也不是龙江能够揣摩的,总之,这件事让龙江看到了希望。

    “林老弟,给你说个好消息。”

    龙江来到了办公室,激动的对林小文说道。

    林小文一看龙江的表情,就猜到了的个大概,看来,现在的叶子成已经在西南行省开始动手了。

    “恩,你说!”

    林小文点了点头。

    “省城今天发生了大地震,据说京都巡查组的人下来了,将韩省长他们好多官员给双规了,看来你是不用去蹲大牢了呀!哈哈,终于是要沉冤得雪了。”

    龙江高兴的说道。

    “嘿嘿,我就说,邪不胜正,你现在相信了吧!”

    林小文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难道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龙江望着林小文。

    “那是必须的!”林小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了头。

    龙江想要继续问什么,但忽然想到,有些事情,特别是与高层有关的事情,还是不要问的好,自己不该知道,就最好不要知道,这是在体制中混的规矩。

    所以,到了嘴边的话,龙江便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而林小文也没打算将这件事捅破,龙江没有问,林小文对龙江的表现,那是相当满意,有些事情,就是要做到心照不宣。

    ……

    ……

    西阳市。

    西南行省的省会城市。

    叶子成将韩永仁违规的证据,放在了他的面前,笑着说道:“韩省长,老实交代你的错误吧!争取获得宽大的处理。”

    韩永仁眉头一皱,望着叶子成这个年轻人,嘴巴挪了挪,道:“这些证据是伪造的吧!我韩永仁,一向公正廉明,两袖清风,还希望叶组长多多明察!”

    “哈哈……”叶子成大笑道:“韩省长,你的嘴巴还真是利索得很啊!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你还不觉悟,人活在这个世上,害人之心不可有,你坏事做尽,还想装好人,在这华夏,你还没有一手遮天的能耐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永仁眉头微微皱起,他听出了叶子成的话里有话。

    “呵呵,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你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你的仕途,在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宣布终结了。”

    叶子成呵呵一笑道。

    “别以为在上面,有一个人罩着你,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罩不住。”

    叶子成又道。

    韩永仁的面色忽然一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到底是谁想整我?就算我下课,也要让我明明白白吧!”

    表面上,韩永仁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在颤抖。

    一辈子,好不容易爬上了这样的高位,可以说是功成名就,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栽了跟斗,晚节不保。

    这对于韩永仁来说,还真是个莫大的打击。

    “是我!当然,如果你如果行的正,谁也整不了你,你这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叶子成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冷笑着说道。

    “你?”

    韩永仁的目光旋即落在了叶子成的脸上,对于叶子成,韩永仁也知道,对方的背景,以及叶子成在京都的威能。

    只是他和叶子成并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什么恩怨。

    “为什么?”

    韩永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难以理解的问道。

    “哈哈,为什么?我刚才说过了,欺人太甚,终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叶子成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

    “可是我和你并没有恩怨,你为何要这么做?”

    韩永仁盯着叶子成,就像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为什么?你以权压人,欺负我妹夫,这就是在打我们叶家的脸,最重要的是,我妹夫一个公正严明的好干部,你却昧着良心,颠倒是非,颠倒黑白,这是将蔑视国法纲纪,我作为巡查组的组长,自然是要公正执法了。”

    叶子成缓缓说道。

    此时,叶子成用上了叶家,而不是个人。

    也就是说,韩永仁不是在和某个人作对,而是在和某个大家族作对。

    听见了叶家,韩永仁的身躯,猛的一颤。

    他混迹在如此高位,自然知道,叶家这两个字,在整个华夏的分量,有多重。

    哪怕他是省部级高官,但在叶家的庞大系统下,他虽然不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但也绝对比蝼蚁大不了多少,撑大了也就是只蚂蚱。

    韩永仁要是不忌惮,不害怕,那才是怪事。

    惹上这种大家族,晚节不保是小事,严重的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甚至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你妹夫?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们叶家的人了?”

    韩永仁一脸的疑惑,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然而,穷极他的想象,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欺负了叶家的人。

    他一直都在和省委那帮人斗,而那帮人也是多年的老对手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牵扯到京都的那些大家族呀!

    “什么时候?就是这几天,我妹夫打电话给我,说你欺负他,冤枉他,还想弄他进监狱,哎……我这个当大舅子的,你说能坐视不管吗?你这么做,是在打我们叶家人的脸,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迎着韩永仁投放过来的目光,叶子成皮笑肉不笑是说道。

    “这几天?”

    闻言,韩永仁一愣,然后他开始回忆,最后终于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林小文。

    难道是那个不起眼的小镇长?

    不会吧!

    他是叶家的人?

    叶家的人,竟然派来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当镇长?

    不对!

    一定不是他。

    韩永仁是一只老狐狸,虽然自己的外甥要对付林小文,但在他做决定之前,还是将林小文的底细查了一遍,确定对方是一条泥鳅之后,方才下定决心挺自己的外甥。

    可是在查底细的时候,林小文的确是个没啥背景的小小公务员啊!

    现在神转折,林小文和叶家有关系,那这件事,就真的大条了啊!

    “这几天我只是接到下级的反应,说云梦镇的镇长林小文涉嫌贪污受贿,然后我指示下面的人,秉公办理而已,我从来不欺负人,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过问过,叶组长,你是不是弄错了?”

    韩永仁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哈!没错,林小文就是我的妹夫,而且你说他贪污受贿,我看是他和一个女人谈恋爱,你外甥吃醋了,然后公报私仇,你这个当舅舅的,就助纣为虐,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叶子成忽然压低声音说道:“韩永仁,我也不怕告诉你,全天下的人会贪污,林小文也不会,他这个人,不缺钱,你知道吗?咱们华夏,近年来崛起的大财团,林氏集团的背后真正当家人是谁吗?不是张浩,是林小文……”

    “什么?”

    韩永仁顿时一惊。

    他没想到,自己欺负的人,是叶家的人,也没想过,林氏集团的真正领导是林小文。

    难怪那小子的出现,就能够留下那20个亿的投资。

    也难怪,那小子搞个旅游业,也赢得了林氏集团的支持。

    那小子就是在搞双簧啊!

    变相的用自己的钱,来为西南行省做贡献。

    “其实,我们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但既然我妹夫给我打了电话,我就不能不管这件事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你为何会落马了吧?还有你的爪牙,我都会一一的清理掉,国家因为有你们这样的蛀虫,才会让老百姓诟病。”

    叶子成冷哼一声。

    韩永仁则是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着头。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生的仕途,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终结的,竟然是毁在了自己那外甥的手中。

    其实他也明白,归根结底,还是毁在自己的手中,若不是对那外甥太过溺爱,让他去惹事,又岂会有今天的下场?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此时的韩永仁,仿佛苍老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