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终究躲不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章 终究躲不过

    每个人的忍耐,终究是有极限的。

    光身男显然已经达到了极限,此时再也撇不住惨叫声,而在一声惨叫之后,他便是在林小文失望的目光下,将那被打得臃肿像猪头的头一歪,脸贴冰冷地面,竟然是晕了过去。

    “日,我以为你有多硬,竟然这么经不起折腾,一次分筋错骨手就给晕了?”

    林小文无语的摇摇头,然后伸手在光身男的丹田之处一点,一股气劲,便是贯穿而入,瞬间就将光身男的气海给破了。

    不杀人,但也要让对方失去威胁自己的资格,这是林小文的一贯作风。

    接下来,林小文便是来到了第九间房,这是刚刚这男子走出来的房间。

    喀吱一声!

    林小文轻松的将门推开了。

    门被推开,一股香气,便是扑鼻而来。

    这是女人身上的香味。

    林小文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只感觉浑身毛孔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味道。

    而这股味道,他也很是熟悉。

    正是月月身上的味道。

    目光旋即一扫这空间,只见月月衣衫褴褛的躺在一张冰冷的铁床上,眼神迷离,面色酡红,那模样诱人之极。

    “我靠,竟然被喂了春药。”

    林小文是医生,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看月月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还没有退下,显然刚才那个家伙,还没有成功的将月月给上了。

    如果林小文看见的月月,是一丝不挂,那么这小子肯定会马上出去,将那个光身男给灭了……

    “幸亏没有来晚!”

    林小文呼出了一口气,便是走了过去,准备用银针为月月施针,让她脱离药物的控制。

    月月此时身体发热,不住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呼吸粗重,内在空虚,让她的动作,显得粗暴且大胆。

    林小文口干舌燥的靠近,看着狐狸精一般的月月,他手中夹着的银针,都有些微微发抖,一时间并不敢施针,担心手法不准,扎错了地方。

    其实扎错了也没有什么,拔出来,重新扎。

    但……这对于林小文来说,就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多丢人啊!扎针都会错,不要说说出去,就算是他自己回忆,都会忍不住鄙视自己的。

    被人看不起不重要,但若是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这人生才是真正的悲剧。

    而林小文那粗重的男子气息,瞬间被迷离中的月月捕捉到了。

    林小文没有动,但月月却是动了。

    只见月月扭动着性感的身躯,玉手忽然伸了过来,如同灵蛇一般的缠在了林小文大腿上。

    那种触电般的感觉,顿时让林小文浑身的骨头都软了几分。

    尼玛的,敢不敢不要这么**!

    月月那火热的身体,也旋即贴了过来,抓住林小文,就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哪里还会放开。

    都说女人在她发情的时候,是最美丽的时候,这还真不假,月月在林小文的眼里,此时那就是一块点心,可口动人,美艳不可方物。

    干脆就上了她!

    林小文的心中,邪念一生,手中的银针,便是隐没而去。

    手指头微微抖动,准备将月月的火热身躯抓住,然后在这铁板床上,将事情给办了先。

    但在林小文的目光落在了月月的身上的时候,他不禁又犹豫了,“虽然哥不是什么君子,但在这种情况下,将这妞给上了,又不能杀人灭口,以后这妞要是将这件事抖出来,让唐小怡知道了,那不是糗大了?不行,不能让小怡对哥有偏见,何况这是女神的贴身助手,还是算了吧!”

    想到了这里,林小文强行的压下,被月月勾起来的浴火,便是对月月说道:“月月姐姐,我是小文,你别这样,我……我会失控的,我还是为你扎针,让你恢复正常吧!”

    此话还没说完,月月双臂用力,竟然是将浑身酥软的林小文给搂入了怀里,接着双腿盘在了他的腰间,便是硬生生的将林小文弄到了铁床上,两人滚在一堆,纠缠在一起。

    这下,林小文就再也守不住最后的念头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下手,月月粗重的呼吸声,旋即贴了过来,香唇送上,便是将林小文的嘴封上。

    “靠啊!”

    林小文瞪大眼睛,感觉无语至极,弄了半天,自己从猎手变成了猎物,奶奶的,这就是传说中的逆推吗?

    这些问题,林小文已经来不及思考,只是在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一秒。

    他便是沉浸在了香吻之中,只让林小文脑袋晕乎乎的。

    “月月姐姐,对不起了……”

    林小文动作麻利的将彼此之间的最后障碍物退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是停止了下来,双双躺在铁板上,感受着冰冷的铁板,林小文搂着月月,看着那一点点殷红,心中不由得自责起来,“刚才太粗暴,没有顾忌月月姐的感受,人家可还是人生第一次啊……哎……应该温柔点的……”

    其实,他也没想到这月月姐还是纯洁之身呢!

    “小文,对不起……”

    月月忽然开口说道。

    呃……

    林小文一怔,没想到月月竟然和自己说对不起!

    他非常的无语,这明明是自己夺取了人家的贞操,现在这个被夺取的人,竟然给自己道歉。

    这让林小文感觉到很滑稽,同时也感觉到很无奈。

    “月月姐,是我对不起你才对,我趁机……”

    林小文没有说下去,此时满足过后,也恢复了头脑的清明。

    “不!”

    月月伸手按在了林小文唇上,道:“不要这么说,我知道你要给我扎针施救的,是我……是我勾……”

    那个引字没有说出口,也不用说了,林小文听得懂,毕竟人家是女孩子,有些话,要说出来,真心难以脱口而出。

    林小文有些脸红了。

    “其实,我当时可以克制住的,让你施针,但我看见了你,就不想你为我施针,小文,其实我喜欢你……”

    月月竟然表白了。

    这让林小文更是无语至极。

    记得这妞,对自己不感冒的啊!

    怎么忽然就喜欢自己了?

    现在的林小文,真想掏出一面镜子来,照照看,是不是最近又长得更帅了几分。

    难道上次拉手拉出的感情?还是那次扯了裤子,看了腿,这妮子就……

    林小文表示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猜透啊!

    月月被喂了药不假,但刚才她一半是药物的原因,另外一半,则是因为见到小文,情动,心中的感情,难以得到释放,加上这次唐门内乱,她差点就身死,经历过了死亡的洗礼,她变得更加的成熟和大胆了,知道有些感情,如果有机会,就应该去勇敢面对,否则一次意外身亡,就会遗憾终身。

    对于小文的喜欢,她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就是那次被林小文看了腿之后吧!

    有些感情,它偷偷的来到,你根本就抗拒不了。

    “月月姐,不要说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林小文搂着月月的香肩,这妮子长得并不差,随便拿去参加什么小姐选拔大赛,妥妥的前三名。

    何况这还是会武功的小妞,带在身边,很安全很放心的呢!

    林小文本来就立志要找很多老婆,多了一个月月,他一点儿心里压力都没有。

    反正月月是自愿的嘛!

    “不,小文,今天的事情,咱们都不要说出去,你记得,我心里只喜欢你就对了,不要让大小姐知道,我也不会和你走,我会一直留在唐门,生是唐门的人,死是唐门的鬼,小文,只要你以后能够偶尔想起我,我的心里就很满足了。”

    月月姐将头,轻轻的靠在了林小文的肩膀上,柔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