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何谓是无忌惮
    “喂,林大神医,不是让你看萧先生的内裤,而是让你看他的腿。”

    眉头一皱,李华在一旁提醒道,语气中充满了嘲笑之意,他此时恨不得萧长风马上叫手下将这小子拖出去乱棍打死。

    “切,你以为我想看萧先生的裤衩呀?我内个去……我只喜欢美女。”林小文的目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萧若玲,“若是若玲姐姐的裤衩,我倒是有兴趣看看。”

    他的目光就毫不忌讳的往下扫去,萧若玲顿时花容失色,面色大变,眼中凶芒闪动,恼怒的瞪着林小文,咬牙切齿的说道:“小文,你刚才你不是很喜欢单挑吗?等会你给我爸爸看完腿,我不介意挑战你一下,是个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战,你可敢?”

    萧长风的面色也沉了下来,这小子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是无忌惮的调戏女儿,这很打脸啊!

    倒是李华一脸的幸灾乐祸。

    “呃!算了我认输,我从来都不和女人打架的,尤其是你这样的美女,要是不小心伤着了,那就是暴殄天物了啊!”林小文嘿嘿一笑,连忙将目光转移到萧长风的腿上,“好了不说了,我还是给你爸爸看腿要紧。”

    本来萧长风准备发火了,但一听见林小文说要看自己的腿,心中的怒火就暂时的压了下来,纵横天南市这么久,他没想到竟然会憋这小子的鸟气!

    萧若玲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气的娇躯发颤,呼吸粗重。这小子越来越无耻,越来越无赖了啊!不行,一定要教训他一次,不然还以为姑奶奶是好欺负的。

    而此时的林小文,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萧长风的双腿上,这是一双黑如煤炭的双腿,干枯,没有血色,一直到大腿的根部,与其说是腿,还不如说是两条黑木炭来得贴切。

    “有感觉吗?”林小文伸手在这黑腿上敲了敲。

    “没有。”萧长风摇了摇头。

    装模作样!李华在心里暗暗嘲讽。

    “我不得不说,这护理工作还做得真不错,不然你这腿就没办法等到我的出现了。”林小文的目光落在李华的身上,“看来你也有几分本事的嘛!”

    李华则是表现出了一副“那是当然”的表情。

    “那林医生,我这腿可还有救?”萧长风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急切之色。

    “有!遇见我就有!”林小文点了点头。

    “切!你就死吹牛吧!”李华在心里不屑的说道。

    “真的?”萧长风的语气激动了起来,脸部的肌肉都扯动了起来,这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要知道不知道多少名医看过之后,就只会摇头说:截肢吧!经历过太多的失望,此时林小文却还能说有得治,他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心头的激动。

    “呃!这有什么好欺骗你的。”林小文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赶紧帮我医治,放心吧!两千万我绝对不会少你一分钱的。”萧长风急道。

    “嗯!我先给你仔细检查一下。”

    说着,林小文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盒银针,银针有长有短,有粗有细,一眼扫去,起码不下于一百来根。然后他有拿出了几把钢刀,也是有长有短,有薄有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用来做手术的刀具。

    手一抹,一把小刀就被林小文拿在了手里,这个动作让萧长风的眼睛一亮,这种手法行云流水,拿刀的时候沉稳有力,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境界啊!他似乎看到了功夫的影子,看向林小文的目光中,有了实质性的改变。

    刀光一闪,林小文就将一小块黑肉从萧长风的腿上取了出来,放在鼻前闻了一下,有一股药水的味道,还有一股腥臭味。

    “好臭!”林小文闻了一下,就连忙将其移开,然后将鼻子转向萧若玲的方向,大大的吸了一口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这个动作差点没让萧若玲一巴掌将其煽飞。

    萧长风也只能忍了,毕竟自己能不能站起来,就要靠这个看起来不大靠谱的小伙子了。

    “通过我的判断,你这腿中的毒应该叫做蚀肌散。”林小文开口道。

    “闻一下你就知道毒药的名字?切!这种毒药我都没听说过。”李华忍不住开口道。

    “我也没听说过。”萧长风摇了摇头。

    “该不会是你这小子胡诌出来的吧?”萧若玲忍不住在一旁打击林小文。

    “要不要我们加一个附加条款?”林小文望向萧若玲,眨了眨眼睛。

    “流氓!”萧若玲白了一眼林小文,她马上就猜到这小子想赌什么,只觉脸颊发烫,泛起一抹红晕,直透耳根,她知道这小子肯定又是要说亲个嘴,甚至还有可能是摸屁股之类的无耻要求。

    见到萧若玲面颊绯红,娇羞迷人,林小文嘿嘿一笑,又道:“这蚀肌散属于一些隐世门派的毒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拿刀砍萧先生的,应该是一个功夫极为厉害的吧?”

    萧长风的眼中掠过了一抹震惊,他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那家伙的确厉害。”

    那是十年前,发生在京都的事情了,那一战,萧长风虽然最终将对方击杀,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至今他都不明白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只知道对方的本事十分了得,非一般的势力中能够培养的出来的人才。

    此时在萧长风的心里,林小文变得神秘了起来,愈发觉看不透这小子了,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那你可知道那是什么样的门派?”萧长风问道。

    “我还是不要告诉你了,免得会为你一家带来灭门之灾,招惹了那个门派,这么多年你还能活在这世上,已经是奇迹了。”林小文道。

    闻言,萧长风暗暗抹了一把冷汗,他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活在这世界上,只是因为当时将那个家伙的尸体给毁了,对方查不到痕迹,否则这纵横天南市的巨头只怕就不姓萧了。

    “现在确定了你双腿上中的是什么毒,那就好办了,这毒虽然被控制住了,但却毁了你一双腿,幸亏没将你的那传宗接代的也给黑了,不然哈哈!那你这男人就做得太有创意了。”

    林小文扫了一眼那红色的裤衩,然后慎重的说道:“不过你要记住,中了蚀肌散这毒,最好别大肆宣扬,若是让那个门派的人知道了,你们萧家将会惹来滔天大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