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会不会是因为尘缘未了?”齐苒说。

    林轩闻言一愣。

    “修行者逆天而行,是一种命运的蜕变,我们可以有感情,可以有七情六欲,但是人世间的尘缘,依旧需要斩断,否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齐苒说:“就像我,曾经很痛恨我的父亲,那个状态是无法成仙的,后来我想通之后,斩断了尘缘,心中没有恨意,就再也没有成仙的阻难了!”

    对此,林轩愕然,道:“你的意思,是了却心结?”

    他究竟有没有心结呢?

    要说心灵的缺陷,没有,因为他一切随心所欲,心理承受能力极强。

    但是心结,终究还是有一些。

    准确的说,是有些事情,依旧选择了逃避,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勇气面对。

    “或许,我应该回家一趟了!”林轩跟齐苒说。

    齐苒闻言一愣。

    跟林轩认识这么久,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林轩的父母,甚至都没怎么听林轩提起过,唯一知道的,就是林轩跟父母有点矛盾,常年不回家,连中秋节都没有回去看一眼。也正是那次中秋节,她母亲不在,和林轩一起过节产生羁绊,最终走到一起成为了情侣。

    有些时候,她也想跟林轩一起去见见未来的公婆,但是林轩一直没有提过回家。

    而且,因为忙于修炼,他们也没时间考虑那么多。

    毕竟,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得到一些东西,就得舍弃一些东西:修行者得到了长生和力量,但是同样,他们也付出了时间和精力,不可能再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凡途中有一丝松懈,就会被人远远的甩在身后,再也追不上。

    “看在你成仙的契机,就在自己家里。”齐苒说。

    闻言,林轩摇了摇头。

    拥有系统,对诸天万界各个体系都十分了解的他,清楚的知道所谓尘缘,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或许那能够关系到别人的修为和境界,可是对于他,一个掌握了心灵之力的人来说,别提什么心结了,心境有缺都不是问题。

    要知道,他的心灵,已经强大到了能够当作法力用的地步!

    “不会那么简单,不过,确实需要回家一趟了,总拖着也不是办法。”林轩道。

    其实他也不急,境界只不过是修行的过程,只要还可以继续提升实力,一时半会儿不突破也没关系。而且,他的战力都远超普通大罗金仙了,就算不突破,一般人也不是他的对手,至少主世界地球,目前还没出现比他强大的人。

    “我也去。”齐苒说。

    很快,林轩带着她,前往了自己父母那里。

    此时主世界灵气已经复苏,不管是修行者,还是普通人,实力都突飞猛进。有些刚刚出生的婴儿,都散发着三阶神级的气息,极端可怕。一路上有很多人在渡劫,几乎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个神级后期修行者在冲击仙神境界。

    不过,一百个人里,也没有一个能成功。

    绝大部分神级后期的修行者,都被雷劫打散修为,重头再来。运气差一点的,甚至在雷劫之下灰飞烟灭,身死道消。当然,也有运气好的,以及功德大的,侥幸成为了仙人。还有修为扎实的,先到达帝级,再成仙,水到渠成没有丝毫阻碍。

    林轩老家所在的城市里,就有一对修行者,成功渡劫成为了仙人。

    是的,就是一对。

    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超凡联盟里,他出手撮合的那一对男女。

    “为什么别人家的儿子,不是成仙,就是子承父业壮大家门,而我的儿子却那么不争气?”中年男子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喃喃道:“老大一走就是几年,了无音讯再也没有回来过,老二倒是不走,可眼高手低游手好闲,让我怎么能放心把这个家交给他!”

    说着,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回来了?”中年男子道。

    “漂泊太久,想回家来看看。”

    本以为回家之后,又是一番争吵,又是一场天翻地覆,本以为几年不回家,父亲会狠狠的臭骂自己一顿,但是并没有,父亲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亲切。反而,因为长时间不见,思念还让彼此变得更加亲密。

    这或许就是亲情,无论分割多久,都血浓于水,不会隔断。

    只是,有些争执,根本不是时间能磨灭的。

    “真漂亮,长得跟仙女一样。”林轩母亲将齐苒拉到别处,很热情的交谈了起来。

    而林轩,则跟父亲,以及弟弟坐在屋檐下,静静地谁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许久之后,林轩父亲点一根烟,说:“这次回来了,以后就不要再走,老老实实接我的班,跟你弟弟一起好好干,把咱们家的公司做大做强。你知道吗?最近有关于修仙的生意都特别赚钱,你老爸我准备再开一个炼丹公司。”

    闻言,林轩点头,道:“嗯,炼丹的公司,最近这段时间会很赚。”

    他不想争吵,所以没有提自己会不会留下的事情。

    其实,他完全可以留一个化身在家里,这样修行、做生意两不误,虽然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丝毫用处。

    “一会儿吃过饭,咱们拿点东西,去刚刚成仙的那两孩子家里坐坐,拉拉关系,请他们帮忙疏通,争取在超凡联盟主城里盘下一个店铺,那样生意还没开始,我们就成功了一半。”林轩父亲说。

    对此,林轩摇头,道:“不用,店铺我给你准备。”

    “你有门路?”林父一愣。

    林轩点头。

    “有门路也得去,咱们这里难得出现仙人,必须得巴结好,以后迟早用得到。”林父又说。

    闻言,林轩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们做自己的生意,巴结别人有什么用?别想那些歪门邪道。”

    “是啊!”林轩弟弟也说。

    立刻,林父皱起了眉头,说:“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天真?为人处事是一门学问……”

    “停,我不想听。”林轩说。

    闻言,林父不想再争吵,于是转移话题道:“不想听就不说,对了,这些年,你都干了什么?”

    林轩也不隐瞒,从自己离家的第一天开始,想要诉说所有经历。

    他连自己已经堪比大罗金仙的事情,都没打算隐瞒,然而,还没等他讲到系统的事情,父亲就暴跳如雷地说:“你爸是上市公司老董,结果你去给别人打工,你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我还以为你出去玩几年,就能成熟,没想要越来越不争气!”

    对此,林轩无语,道:“你能听我说完吗?”

    “说什么?人家儿子都成仙了,你却做个临时工,讲起来还沾沾自喜,你以为自己的经历很有意思?”林父训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放你离开,应该打断你的腿,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说话时,他的火气,已经冒了起来。

    可是提到当初,林轩也是火气上涌,怒道:“你以为自己有个上市公司就很了不起?你为了自己那公司,做过多少低三下四的事情,你自己数得过来吗?你今天巴结这个,明天跪舔那个,我就算是流浪街头饿死,也不会继承你的公司,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林父瞪眼。

    “你的钱,脏死了!”林轩说。

    这时,见风向不对的弟弟,打圆场道:“你们都少说一句,哥你难得回来,就当是尊敬老年人,让一下父亲。还有父亲,你那么有钱,分我和哥哥十分之一,都够潇洒一辈子,何必非要一门心思发展公司呢?”

    林轩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小老板。

    但白手起家做到公司上市,也确实有几分能力,家产也不算少。

    “还有你,你哥不是个东西,你比你哥还混账!”林父瞪了二儿子一眼,怒道:“整天就知道画画,还搞艺术,曹雪芹可厉害,还不是照样饿死?他要是有你老爸我十分之一的身家,《红楼梦》都不会只写一半!”

    “那是写书的,跟画家不一样。”林轩弟弟说。

    立刻,林父怒道:“没什么两样。”

    对此,林轩弟弟早已见怪不怪,带着几分无赖地说:“我哥已经离家出走,好几年都没有回来,你要是再训我,你的公司以后就上交国家算了,反正没人继承。”

    也没办法,被训多了,人,总归会改变一些。

    “你们!”林父暴怒。

    这时,林轩母亲走过来,推着林父说:“儿子难得回家一次,还带着媳妇来,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滚滚滚,家里酱油没了,亲自去给我买一桶,步行,咱们这里最远的超市,敢偷懒的话,老娘会把搓衣板擦干净!”

    林父:“……”

    林轩、齐苒、弟弟:“……”

    最终,林轩父亲还是一个人出去,步行散起了心。

    而林轩母亲,则拉着他,叹了口气说:“你们老爸其实更不喜欢巴结人,只是,穷过才知道富贵有多好,低声下气一些,总比挨饿受苦要强吧?他当初也跟你们一样执拗,可后来遇到了你们老妈我,有了你们俩兄弟,为了生活,他不得不做出改变。”

    林轩闻言不由得一愣。

    “没有人天生低贱,但是为了生活,十有**都会选择妥协。”林轩老妈继续说:“那不是堕落,而是成长,学会妥协,能屈能伸,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否则过刚易折,就算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楚霸王项羽,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不也最终被逼死在乌江岸上?当然,你们老爸这些年也确实疯魔了,脑子里只想着赚钱,哪怕已经赚够了几辈子的花销,也还是没法从钱眼里走出来。”

    话毕,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是啊,掉钱眼儿里了!”林轩说。

    结果立刻,被齐苒掐腰拧肉,巨疼。

    “你个笨蛋,你妈明显是向着你爸的,因为疼你,才说他掉进钱眼儿,你还当真了?”齐苒传音说:“有句话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爸妈的想法应该都是差不多的,但那只是普通人的正常心态,你没必要那么反感。”

    林轩闻言一愣。

    他突然发现,其实自己,也是太过逆反,还没从青少年的心态走向成熟。

    很快,林父回来,不仅买了酱油,还弄了两瓶好酒。

    “时代在变,我们也得变,可能爸真的老了,不讲那些烦心的事情,今天咱们爷们三个喝一个痛快!”林父说。

    闻言,林轩道:“行,喝个痛快。”

    有人说酒是最能调和爷们感情的东西,他一直不信,但是今天他信了。

    一旦喝醉,想通了,其实什么都是次要的。

    “其实这些年,我过得也不好,我以为自己做了临时工,靠自己吃饭,就不用讨好任何人,可实际上,我特么干同样的活儿,拿的工资都比别人少。”林轩刻意收起修为,喝得醉醺醺地说。

    立刻,林父道:“废话,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美术协会的大师们,还是挺公正的。”林轩弟弟说:“只要我给他们送礼,一定能让我获奖,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林轩:“……”

    林母、齐苒、林父:“……”

    “不错,绝对的不公,又绝对的公平。”林父说:“如果你不是在别的地方打工,而是在老爸这里,工资会少给你一分吗?不光不会,你还会转正,然后一步步升职,最终成为董事长,上演一段商业佳话!”

    林轩一愣。

    “我不是真的反感你的工作,而是人,要自己争气!”林父说。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跟林轩争吵,也无所谓去留。

    “常回家看看就好。”这是父母的最后态度。

    “会的,我会尝回家……”林轩说着,突然看到自己父亲的魂魄,被一个锁链勾走了。

    “住手!”他伸手,想要抓住父亲和锁链,但却遭到整个大三界的反噬,没能抓住。紧接着,齐苒一伸手,将一对黑白无常给揪了出来,怒道:“把魂魄给我拿回来,慢一点,我摘了你们的神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