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难缠的咒怨
    ,精彩小说免费!

    咒怨的诅咒,对普通人来说是无解的,但是对于阎阳明三人来说,却也不是太难对付:阎阳明和阴十三有茅山道术,一张避邪符咒,就能保自己无事。

    而王胖子,他脖子上挂着的摸金符,也能屏蔽诅咒。

    只要不直接钻进鬼屋,遇到伽椰子,这咒怨根本沾染不到他们身上。

    “看样子应该很简单。”林轩开着挖掘机过去后,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怨气。

    但也仅此而已,并不能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其实也正常,超凡武者和超凡鬼怪是同一级别的存在,比普通阴魂还要高一个层次,就算伽椰子怨念再大,也不能比天地之桥境界的林轩强。

    难缠,也仅限于怪异。

    毕竟,那只是鬼怪而已,又不是阴神。

    怨气不能影响到林轩,自然就无法阻止他拆房子,因此只是半个多小时,那鬼屋就被拆成了废墟。

    之后装车拉走,一切超乎想象的顺利。

    只是……

    “为什么没有完成任务?”林轩带着阎阳明三人登上回国的飞机后,疑惑道。

    立刻,系统说:“你回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林轩一愣,回国之后,又坐飞机前往了日本。

    阎阳明三人跟着,到地方后,四人全傻眼了:那咒怨鬼屋,竟然还在原地,根本没有被拆掉!

    “这是自动复原了?”林轩愕然道。

    接着,阎阳明也说:“简直不可思议!”

    这不是鬼打墙,也不是中了幻术,那房子的的确确被拆掉过。

    只是因为未知原因,它复原了!

    “阴灵没有这么强大的能力,一定是那怨念太强,已经开始影响周围的环境。”阴十三说。

    他们不是简单的拆迁,而是在拆迁之后,还布置了一道镇灵法阵,防止阴灵作祟影响拆迁效果。

    这法阵传承自茅山,连五鬼搬运之类的法术都能镇住。

    但是却没能镇住伽椰子!

    “要不,在东南角点一根蜡烛试试?”王胖子说。

    林轩:“……”

    妈卖批,这又不是盗墓,点你妹的蜡烛!

    “不用了,挖掘机拆不了它,那我就人工拆迁。”林轩说着,释放出百米长剑气,砍向了鬼屋。

    这剑气,长度堪比三十层楼,有七八个挖掘机竖在一起那么高。劈在房顶上,直接就把整栋房子给劈成了两半。

    再横着扫几下,鬼屋就又变成了废墟。

    “我的老天,这还是人么?”王胖子惊呼。

    “神仙?”阴十三道。

    接着,阎阳明也说:“武功高手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我都有点后悔当初选择修道了!要是我也练武功,能放出这么长的剑气……”

    “开工。”林轩道。

    接着装车,拉走,原地只剩下一个大坑。

    之后四人没有离开,而是待在原地,静静地等待鬼屋复原。

    没过多久,在几人眼皮子底下,大坑一阵扭曲,再次变回了咒怨鬼屋。

    见状,饶是林轩,一时也无话可说。

    这玩意儿太诡异,简直不讲道理:如果是阴灵作祟,能直接打的话,他不怂任何鬼怪。但这咒怨鬼屋的复原,根本就没有鬼怪操纵的痕迹,这一切都仿佛自然现象一样,只不过造成这现象的原因,跟那强烈的怨气有关。

    可怨气那东西,真不是靠力量,能够驱散的!

    “要不,咱们先歇一天,明个再想办法?”王胖子说。

    经过这么一摊子事儿,他在日本倒斗的心思都淡了。

    这鸟地方,有点盛产厉鬼。

    林轩听了王胖子的话后,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就在这时,阎阳明突然说:“要不,咱们今晚就在这鬼屋里住?”

    此话一出,除了林轩无所谓外,其他两人都变了脸色,王胖子瞪眼道:“明知道有鬼你还住这里,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吧?我知道你和阴十三会法术,可这么强烈的怨气,你们确定自己能对付吗?”

    闻言,阴十三立刻说:“确定,我们俩一定对付不了!”

    王胖子:“……”

    “正因为对付不了,所以我们才要在鬼屋里住,这样只要见到伽椰子,就能找到她怨念强烈的原因,到时候随机应变,只要破了它的怨气,区区鬼怪还不是手到擒来?”阎阳明说。

    听到这里,林轩忍不住开口道:“你想用这个方法破除怨气,恐怕不行。”

    “为什么?”阎阳明问。

    “我这里有伽椰子的全部资料。”林轩说:“她是个自闭症患者,从小就很孤僻,连自己父母都不爱搭理,也没有感情。她一生一共只跟两个人有过感情,一个是小林俊介,爱到疯狂,甚至心灵扭曲。另一个是丈夫佐伯刚雄,那不是爱,但佐伯刚雄是唯一需要她的人,哪怕那种需要只是占有,她也愿意付出一半感情。”

    “然后呢?”阎阳明问。

    “但就是这两个人,却一个将她遗忘,另一个亲手将她杀死。”林轩说:“所以,她对这个世界失去了最后的眷恋,恨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这是这里怨念的源头,也是咒怨鬼屋凶险的真正原因!”

    闻言,阎阳明彻底无话可说了。

    “怪不得,那种恨全世界所有人的疯子,活着都非常可怕,死了之后……”王胖子擦着冷汗说:“要不,这活儿咱们不干了?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去古墓里走一圈,岂不比这个赚钱?”

    立刻,阴十三惊讶道:“你是盗墓的?”

    “正牌摸金校尉。”胖子说。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天快黑了,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来,再商量接下来的事情。”林轩说:“想要去潇洒一下的,可以去,花多少钱我给报销,就当放松一下。但是先说好,染了病我不给治,惹了鬼我也不负责抓。”

    阎阳明、阴十三、王胖子:“……”

    最终因为林轩不去,其他三人也没去潇洒,就在宾馆里商讨对策。

    “我去洗把脸。”林轩说。

    他走进卫生间,洗过脸之后,站在镜子面前梳头。结果突然,满脸鲜血的伽椰子出现,在他愣神的当儿,猛地将之拖进了镜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