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剑招
    ,!

    玄学奇术和武侠武功结合,拥有极其强大的威力,这一点李小龙和西门吹雪都已验证过。

    那通天彻地的侧踢,那四十米长的剑气,威力都远超寻常武功。

    林轩依靠奇宝八阵图,也能发挥出类似的攻击,但取巧施展出来的招式,终究上不得台面:速度不够快,灵活方面也难以掌控,一旦出招就不能改变方向,除了唬人厉害外,基本上用不到实战里去。

    因为那招能打中的人,他随手一剑就能刺死,刺不死的人,用了那招也打不中。

    “他们到底是怎么用出来的?”林轩思索着,又画了一次八阵图。

    结果又一次,他的剑直接刺穿了内力构建的八阵图,而四十米长的剑气则连影子都没有。

    “或许,我应该换个思路?”他想。

    于是,他将八阵图简化,把输入其中的剑气,也缩小了很多倍。

    这一次,倒没有继续失败,但所释放出的剑气只有一米长,威力连他直接刺剑都不如,根本难堪大用。不过他也不气馁,而是不断尝试,不断修改。

    反正距离“金盆洗手”大会还有很久,他不着急。

    渐渐地,他对于八阵图的掌握变得纯熟,对于剑术的运用,也越加熟练。

    “不对,我又钻牛角尖了,我追求的只是最终威力,奇术和剑术是否结合,对我来说哪有什么意义?”林轩想到这里,排除脑中的所有想法,抛开一切设想,单纯的追求起了速度和灵活性。

    最终,他还是没能练成那从天而降的剑法,但却做到了手握剑柄刻画八阵图。

    玄学力量和内力同时施展,在宝剑上直接释放八阵图奇术,虽然失去了从天而降的诡异,但一样可以达成剑气四十米长,并且因为剑在手中,指挥如臂且速度极快。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样消耗极大,以林轩的百年功力,也最多只能出三剑。

    “还有这一招。”心里想着,他又取出八阵图,施展出百道细小如毛毛雨的剑气射了进去。

    下一刻,一百道威力不大,但却覆盖度极高不可躲闪的剑气从前方落了下来。

    之后他增加剑气数量,不求威力,只求数量足够多,不停地练。当赶到衡山派时,剑气已经多达万道,如雨水一样覆盖十丈方圆,无差别无死角。

    而后结合其它奇术,他又略作改动,创造出了一门自地而起的剑术。

    “这一招菊花剑还是很厉害的。”系统说。

    林轩很想砍人,不对,是砍系统。

    “尽管还不完善,但是招式已经成型,那‘从天而降’的万道剑雨,为大范围杀伤,不求威力与速度,只求无死角,以后就叫做‘天诛’吧!”林轩道:“如果将万道剑气凝聚在一起,同样也速度极慢,但威力却会十分巨大,作为招式的变化来用,说不定能出奇效。”

    立刻,系统说:“收割式绝招,有点用。”

    “从地下发出的剑气,走诡异之道,追求速度和刁钻的角度,变招后从任何方位都能攻击,名字就叫做……”林轩话没说完,系统就插口道:“无敌菊花剑!”

    “叫‘地灭’,你妹的菊花剑!”林轩几近崩溃。

    而那只能出三招,但却最实用的“四十米长”大剑气,则被他定名为“人劫”。

    天诛、地灭、人劫,三个招式都还很粗糙,但只要不断改进,早晚有一天,可以成为真正强大的绝世剑招——如果功力够高,现在的四十米剑气,将来未必不能“纵横两万里”,天诛的十丈剑雨,也未必不能寒光照耀“十九州”。

    当然,这要很久很久以后,林轩最起码进阶到神级才行。

    “本系统还是认为菊花剑最实用。”系统说。

    对此,林轩无语,翻着白眼道:“你是不是思维神经坏掉了?”

    “本系统没有思维神经,有也不可能坏掉!菊花剑是真的很厉害,等你以后真正了解那一招,就会明白了。”系统说。

    林轩不解,但看系统不像是在开玩笑,还是把这句话记下了。

    又在衡山派练了几天剑法后,他所等待的金盆洗手大会,终于召开了。

    他没有大会的请帖,但这个时期的江湖人,真心没几个高手,以他超越五绝的武功,施展轻功快跑进去,都没人能够发现。

    衡山掌门莫大先生倒是察觉到这里多了个人,但他不仅没有叫破,反而还叫人送去了一张椅子。

    之后各派高手逐一到来,刘正风取出金盆,就要执行仪式。

    左冷禅手下嵩山派的人前来捣乱,质问他和曲洋相交的事情……开端没有错,但是发展,却因为一个突然闯入的人,而被打断了!

    这个人不是林轩,他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人就已经跳了出来。

    “余沧海,你杀我全家灭我满门,但是苍天有眼,让我遇到一位真正的江湖高人,并且从他那里学到了绝世武功!”林平之跳进来,剑指余沧海说。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臭小子……”左冷禅手下十三太保中的一个伸手去推林平之,结果不仅没有推动,反而被林平之一抖肩膀,震飞了出去。

    见状,岳不群、莫大先生等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这内力之深厚,已经堪比方证大师!”莫大先生说。

    “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功力低微的普通少年,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就成了顶尖高手?”岳不群先是想到了辟邪剑谱,接着又摇头,将其否定。

    如果辟邪剑谱真那么厉害,恐怕就不是余沧海灭林震南满门,而是林震南灭余沧海满门了!

    但林平之确实变强了,这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你们嵩山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等我报了仇,再搜集罪证,铲除你们替天行道!”林平之说。

    闻言,吃不准他深浅的嵩山派众人,愣是没敢出声。

    而后,林平之看向余沧海,说:“我原本以为父亲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结果他远不是你和木高峰的对手,但随后我也发现,你们两个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其实也只是三脚猫而已!”

    立刻,余沧海瞪眼道:“你杀了木高峰?”

    “我把他千刀万剐,但是他,拼尽全力却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林平之说着,一剑刺出,在大部分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割开了余沧海的喉咙。

    这一剑,只有西门吹雪三分火候,但已经略显寂寞。

    “好冷。”余沧海感慨着,失去了意识。

    而另一边,林轩则拍了拍刘正风的肩膀,说:“你处事不当,差一点点就成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非常傻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