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西门吹雪的怒火
    ,!

    这一剑,并没有将十三姨太击杀,西门吹雪想要留个活口,等陆小凤醒来询问事情。

    只是,那十三姨太却自己服毒,死在了西门吹雪面前。

    “你为了引我现身,明知道有危险也不救他,万一我没有及时出手呢?”西门吹雪看向林轩道。立刻,林轩笑了,说:“如果你不出手,那就不是西门吹雪了!”

    闻言,西门吹雪沉默,没有说话。

    “都是爽快人,我也就不说废话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紫禁对决虽然是你们江湖人的事情,但既然在紫禁城打,就得遵循法度,在朝廷的主持下才能决战!”林轩说。

    立刻,西门吹雪问:“怎么个主持法?”

    “对决前在我的见证下签订生死状,决出胜负后,由我来宣布获胜者的名字。”林轩说:“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我也是习武之人,不会干涉你们的决斗。”

    他的任务,主持紫禁对决其实只是表象,弘扬朝廷威严才是重点。

    至于怎么弘扬,就要到时候见机行事了。

    “如果叶孤城同意,我没意见,不过我有个要求。”西门吹雪说:“帮我给陆小凤和欧阳情熬药,必须亲自动手,不得假借于他人!”

    对此,林轩无语,道:“行。”

    西门吹雪就是这样,当他在别人的请求下答应某件事情时,总会提一些不是条件的条件。比如当初大金鹏王一役,他去为陆小凤拼命,但提出的条件,却是剪掉胡子。

    有西门吹雪出手,陆小凤身上的毒,很快就被解了,

    而后,林轩继续熬制补药,而西门吹雪,则跟苏醒之后的陆小凤交谈。

    炉子里面的火烧得不太旺盛,担心无法熬出药力,他拿自己的艾德曼合金大宝剑劈柴,并且在放入柴火之后,用剑捅了捅炉子。

    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还别说,寒光宝剑削铁如泥,用来将柴火砍碎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恰在此时,西门吹雪和陆小凤从屋里走出,看到了这一幕。

    “你竟然用剑做烧火棍?”西门吹雪瞪着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说。

    闻言,林轩随口道:“物尽其用嘛!”

    “人不忠于剑,怎配做剑客?我杀了你!”西门吹雪暴怒,拔剑就刺了过来。

    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不管是陆小凤,还是林轩,全愣在了当场。

    “你的剑道,难道就只忠于剑吗?”林轩也不敢大意,赶忙将百变工作服覆盖全身,连面部都幻化了一道面膜和一双隐形眼镜。

    陆小凤上前阻拦,但因为大病初愈,被西门吹雪一脚踹出了几米远。

    “剑之道,不忠,不如不走!”西门吹雪说着,释放出数道剑气,从四面八方攻向了林轩。

    林轩能看到那些剑的轨迹,单纯一两道,抵挡起来并不费力。但数道齐出,角度刁钻狠辣,却让他无法再躲闪,只能依靠百变工作服的防御力,硬抗。

    一时间,他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显得极其狼狈。

    “若只忠于剑,止于技,那算个哪门子的剑道?”林轩也不是轻易认错的人,一边承受攻击,一边说:“剑之道,手中的剑只是其次,心中的剑,才是一切的核心。”

    闻言,西门吹雪加大了力度,道:“笑话,手中都没有剑了,何谈剑道?”

    “以天地为剑,御天使地,这才是剑道真正至高无上的境界。”林轩狡辩道:“你拘泥于剑,已落了下乘,如果碰到真正的剑道高手,必败无疑!”

    对此,西门吹雪就一句话:“那你出剑!”

    林轩摇头。

    他的重阳剑法可能不如西门吹雪,但是宝剑,却绝对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剑都要犀利,万一一个不留神把西门吹雪的剑给砍断了,那今晚的紫禁对决,还怎么打?

    结果,西门吹雪又加大了一分力度,看得其他人都是心惊胆颤。

    “我这个人就是剑,传说中的人剑合一,你懂吗?”林轩胡诌八扯道:“剑是用来杀人的,只要是能够杀人的攻击,都是剑,兵器本身根本不重要!”

    西门吹雪无语,连手中的剑,都迟钝了一分。

    他觉得自己根本不该跟这种不懂剑的人计较,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压根就无法交流。

    “他也真是个妙人。”陆小凤说。

    闻言,欧阳情也道:“是啊,说大话都不过脑子。”

    “但是人虽然喜欢胡扯,硬气功水准,却堪称震古烁今,我还从未见过有人能用血肉之躯硬抗顶尖剑客的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陆小凤又道。

    欧阳情点头。

    因为还惦记着今晚紫禁之巅的对决,在发现自己根本伤不到林轩后,西门吹雪停止了攻击。不过,他还是有些生气,沉默着不跟林轩说任何话。

    “等赢了叶孤城之后,我们再战!”西门吹雪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夜晚,西门吹雪和假叶孤城,俱都来到了紫禁城内。

    因为有林轩的介入,平南王府高手都没进来,但平南王世子和叶孤城,还是悄悄潜入了皇宫。

    叶孤城显然认为,有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

    而因为观战人数变多,侍卫也同样被调走了。

    只是……

    “虽然我对你这个人看不过眼,但是你的武功,确实深不可测,有资格主持我跟叶孤城的对决。”西门吹雪说着,就要跟假叶孤城一起,签订生死状。

    林轩一笑,道:“这个叶孤城是假的,他不配跟你签生死状!”

    立刻,所有人都愣了。

    “紫禁对决谁都不能缺席,我会把真的叶孤城抓过来,你们稍等片刻!”林轩说着,施展轻功,来到了皇帝的寝宫。

    此时,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平南王世子,正在逼宫。

    “我从来不杀手无寸铁之人,但是今天,却要破例一回了!”叶孤城用剑指着皇帝说:“因为你心中有剑,就算手无寸铁,也是个强大的敌人!”

    对此,皇帝无语。

    自己的武功是不低,甚至单纯论火候,还高于陆小凤等人,但从来都没有实战过,哪有什么威力?

    “约定好了的战斗,却缺席,还找个冒牌货替自己送死,这可不是君子所为!”林轩跳出来说:“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去那边,西门吹雪在等着你!”

    闻言,叶孤城道:“让开,不然我让你血溅当场!”

    “你能吗?”林轩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就站在这里给你打,不说见血,只要破皮,哪怕只是一道划痕,我跟你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