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症结所在
    “你以为我想低头啊?”洪震南听到林轩的话,立刻炸了,吼道:“可是我不低头能有什么办法?我的老婆孩子要生存,我的兄弟们要吃饭,我不是一个人,不可能像你那样无牵无挂,惹了祸拍拍屁股就走人!”

    一时间,饶是林轩,也哑口无言了。

    他能继续忽悠,可感受到洪震南的无奈,却不忍心再忽悠。

    “算了,这是全香港人的无奈,不怪你。”林轩叹了口气。

    接着,他摇头说:“但妥协绝对不是办法,学不会反击,就永远都只能是弱者,一旦选择了做弱者,就永远都只能妥协,这就是世道!”

    对此,洪震南颓然说:“我没有改变世道的力量。”

    “但是我有,想要的话,我可以传授给你!”林轩说:“什么时候真正想通了,就带着其他一样想通了的人,来找我。”

    话毕,他直接转身,离开了。

    这次任务的来源虽然是洪震南,但完成条件跟他本人却没有什么关系,不需要非得跟着洪震南。

    完成任务的关键,也不在于洪震南,甚至都不在于叶问。

    中国武师们的地位之所以低,一共有两点:首先是中原自清朝末年以来,长久的羸弱给洋人造成了中国人好欺负的印象;而另一点,则是洪震南等人的实力确实不够强,没有能够改变自身命运的力量!

    前者是大势,林轩没有办法对抗,但是后者,他却能够改变。

    不过,这件事得慢慢来。

    而且,在改变之前,中国武人的心态,也需要先纠正一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如果连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弱者,选择了向别人低头,那还有什么希望赢得尊重?

    “也许,应该从他着手。”林轩想到了一个人。

    金山找。

    这是一个绝对知道变通,甚至曾经有一段时间,还做了恶霸土匪的人。他为生活所迫能做任何事,虽然武功不高,但如果调教好了,作用却非常大。

    “什么事啊,大哥?”金山找对于林轩的到来,表现得极为热情。

    不热情也没办法,这可是一个一脚,就能把他踹趴下的狠角色。他金山找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武功如此可怕的人。

    林轩给了他一个脑瓜崩,道:“大什么哥,当我是黑涩会?”

    金山找干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位爷虽然不是黑涩会,但是却打残过好几个黑帮老大,谁见了敢不叫声大哥?据说有一次他被几百个古惑仔拿刀围着砍,结果赤手空拳,愣就是打倒了所有人。

    这简直比黑涩会都还要凶残!

    “好了,跟你说正事儿。”林轩道:“刚刚我打败洪震南,成为了香江第一高手。然后突然觉得,比武什么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中国人打来打去都是自己人,咱们要打就应该打洋人,那才算真有本事,你说是不是?”

    对此,金山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连连点头。

    “你被洋人欺负过没有?”林轩问。

    立刻,不明所以的金山找点了下头,而后又急忙摇头。

    “到底有没有?”林轩一本脸。

    “那个,大哥你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别再吓唬小弟了行么?”金山找苦着脸道:“洋人可不是武林门派,你一旦打了他们,咱们所有人都得跟着遭殃!”

    林轩闻言,皱眉道:“你也怕洋人?”

    “这片土地都是洋人的,咱们……”金山找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轩给打断了。

    “讲道理,这片土地是我们的,只不过因为满清无能,被强行租了去!”林轩神色郑重地说:“但也仅仅是租而已,你要给我记着,洋人只是租客,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金山找有点慌。

    “我就是突然想到洋人好像没有交租金,打算去替咱们中国同胞收一点保护费,顺便接济一下自己,你觉得怎么样?”林轩问。

    瞬间,金山找眼睛亮了。

    不过,他却还是说:“洋人里也有好人,我们劫富济贫找那些欺负我们中国人的洋人就行,不能一概而论,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跟你一起做的!”

    此话一出,林轩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真想不到,你还有这么高的觉悟。”林轩道。

    “本来是没有的,可是前些日子在佛山,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的武学宗师。”金山找说:“他一棍子把我打醒了,让我真正意识到,武功不是拿来欺负弱小用的,它的存在是为了守护,保家卫国,保护自己。”

    对此,林轩笑笑,直接把事先准备好的秘籍丢给了他。

    已经没有必要再考验。

    “这是什么?”金山找一愣。

    “这是给你的奖励,一本真正高深的,武功秘籍。”林轩说:“以后你就跟我做事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光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还会有绝世武功和崇高的地位!”

    立刻,金山找一脸惊喜地说:“是,大哥。”

    “不过首先,我们得去找个人,先把生意开张了!”林轩忽悠道。

    ……

    高档地段的小洋楼里,洋警司正在跟一个外国女人做羞羞的事情。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两个蒙面人飞速进来,打晕了他的女伴。

    “你们是什么人?”洋警司慌张道。

    金山找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话语说:“你滴,大日本帝国话滴不会,我滴,英国话滴不会,我们滴,用中国话交谈,明白?”

    洋警司一头雾水。

    “我们滴,麻内,米西米西!”金山找又说。

    至此,洋警司终于明白,自己是遇到了打劫的。这时,林轩拿出手枪,指着他的头说:“八嘎,拿钱滴干活!”

    瞬间,洋警司吓尿了。

    十几分钟后,香港大街上,金山找一脸兴奋地说:“出去一趟就搞到了这么多钱,要是天天出去的话,那岂不顿顿都能吃红烧肉?”

    对此,林轩无语,道:“瞧你那点出息!”

    “下一个是谁?”金山找问。

    “没有下一个了,劫富济贫只能偶尔做做,否则不管你有多高尚的理由,贼就是贼,做多了就是强盗!”林轩道:“我所说的保护费,是指真正的保护费,我们要合法注册一个保安公司,然后,再一一对付那些欺负中国同胞的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