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如何化解对手的发难?
    ,!

    天上的一轮明月挂在夜幕之上,这里有着在首尔无法看到的繁星,松岛位临仁川,它是一个人工填海制作出来的岛屿新城,在这个填海出来的新城上没有任何的污染,而且这里的居住人口也比较少,相对来说汽车的尾气什么的都少,所以在这里遥望着海天之上的繁星是格外的清晰。

    夜幕的黑,染色了整个大海,明月在这深邃黑色的天空之中变得格外的明亮。星辰与它相互呼应着夜空的美。站在病房外面阳台上面的她们也很久没有看过星空了,帕尼和泰妍两人趴在了围栏上看着远方。

    泰妍看着夜色轻声的说道:“前面我过来的路上翻看了一下网上的新闻,绝大多数都是写着oppa车祸进入医院状况不明,oppa他们公司那边也做出了声明,可是效果不是很大。明天..明天的股市..”

    泰妍平时少于关心李宇浩公司的事情,不代表她真的是傻得什么都不动,特别是李宇浩前段时间也给她们说了他即将面对的‘对手’是谁,在这个时候她们不落井下石才怪了。虽然说这次不可能置李宇浩到死地,但至少也要让他损失一大笔呢。

    cj娱乐并不是李宇浩一家的,公司的构成里面还有着很多的股东呢。如果因为李宇浩令所有人的财产都出现了大幅度的缩水情况,想必董事会也会再次衡量李宇浩是不是还能够坐在那个位置了。

    资本家都是这样,你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时候他们全都笑呵呵的,可是一旦出现大笔亏损时那就得执行者拿话出来说了。况且,李宇浩这个执行者并不是因为在工作上有着什么失误导致整个公司的亏损,而是因为他个人的私下问题导致集团公司所有持股人的亏损,这就有点过了。

    帕尼叹息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知道oppa这次该怎么面对外界的闲言碎语,公司声明出来之后媒体并没有胡乱的报道,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持续的给cj娱乐这边制造这紧张感,看来明天股市他们会针对oppa公司..”

    “商业运作上面我们都不懂,现在oppa又一直没有醒来,这个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泰妍深深的竖起了眉头,今天对于李宇浩来说绝对是多灾多难呢。

    前面泰妍还对他的身体感到担心,可是现在得知身体无大碍之后又开始为了明天他公司忧心了。上市公司不单单只是日常的营运,而且还要注意着股市市场上面的风云变幻,特别是股市之中有着资本家的故意针对,这可是要十分警惕的呢!

    泰妍转头看向了房间内,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依然安然睡着的李宇浩。病床旁边坐着的雪炫手死死的握着他的手,就那样安静的看着他,守候着他。

    前面大叔让居丽告诉她们留下来两三个就行了,当然居丽,素妍,李智恩都很想留下来陪着李宇浩醒来的,可是房间里面的人太多并不利于李宇浩休息。在加上居丽想到此时门口还有着那么多的记者呢,她并不是公开的女友金泰妍,所以居丽就选择让帕尼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泰妍这边结束了打歌之后肯定会过来的。

    而雪炫留在这里是必然的,她是不看到李宇浩清醒过来她做任何事情都无法安心的,所以当时留下来的就只有帕尼和雪炫二人。

    .........

    夜幕下的松岛是越来越冷了,泰妍和帕尼两人被凉风吹得有些受不了的从阳台进入了病房里。看着依然熟睡的李宇浩,她们二人充满了担忧。事已至此,她们是没有任何的对策的。明天李宇浩将要面对是什么样的‘战争’,她们也不清楚,具体的一切都只能等着他醒来之后再做打算。

    泰妍来到了饮水机前面正打算接一杯水呢,就在这时李宇浩发出了疼痛的呻吟:“好痛..”

    迷迷糊糊的李宇浩就伸手准备去摸右手的伤口,雪炫马上抓住了他移动的左手:“oppa,别动,伤口位置不能触碰。”

    听到了雪炫的声音,李宇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肩头的绷带,这才想起自己受伤了躺在医院呢。他的目光看向了朝着自己走来的泰妍和帕尼之后他露出了微笑,只是此时的微笑里并没有甜蜜,阳光,唯一有的就是痛楚。

    “什么时候来的?”

    泰妍来到了李宇浩的病床边伸手梳理了一番他的头发,她此时的模样温柔至极:“结束了那边的打歌就过来了,这周的打歌后我就结束这次的宣传期。”

    一般专辑的宣传期最少都是一个月,而泰妍这次就两周之后就打算结束宣传了,这样她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受伤在家的李宇浩了。

    泰妍的用意李宇浩当然知道了,他感激的朝着泰妍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好。”

    帕尼看着李宇浩此时的苍白她也倍感心疼的说道:“饿了吗?我去给你拿吃的,家里的大婶炖了参鸡汤送过来了。”

    “谢谢了,帕尼,撒浪嘿~~”

    李宇浩觉得自己说‘谢谢’好像有点见外,所以在后面补充了一句‘我爱你’。

    而帕尼笑着对李宇浩说道:“我可是你现在法定老婆呢,这些都是我该做的。雪炫,你把床弄起来吧。”

    也许只有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帕尼才敢当着泰妍说出了如此‘肉麻’的话,而且还不担心她会生气。

    泰妍看了帕尼一眼之后朝着李宇浩笑着说道:“疼吧?”

    “嗯,麻药过了,是有点痛。不过还好,能忍,只是右手动不了不习惯。”李宇浩回应了泰妍之后转头看向了雪炫,他温柔的朝着雪炫笑着说道:“前面睡着的时候一直梦见你在哭呢,哭得我都跟着哭了。没事的,我没事。”

    不用说都知道雪炫此时肯定是内疚无比的,或许她们都不知道怎么安慰雪炫。

    唯独只有李宇浩才有资格说出对雪炫安慰的话吧?

    “对不起..oppa,对不起。”雪炫再一次的朝着李宇浩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