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孩子入院
    ,!

    打着点滴在睡梦中的孩子在听到李宇浩的声音之后突然如同说梦话一般的叫了一句‘粑粑’,这让李宇浩和李居丽都懵了两秒呢。李宇浩激动的拉着说道:“听到没,听到没,俊秀叫我‘粑粑’了?哈...”李宇浩正准备放声大笑的时候李居丽一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狂’大笑,打扰孩子的休息。

    然后李居丽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宇浩,又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呀,小声点,你没有看到孩子在睡觉吗?要疯,出去疯,这笔账我还没有和你算呢,要是你把孩子吵醒了,我跟你没完!!”

    李宇浩被居丽这爱子心切的‘威胁’之后他轻轻的拍了拍她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待居丽放开之后他灿烂的笑着说道:“羡慕了吧?孩子叫我粑粑,没有叫你麻麻。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嘿嘿..”

    看着李宇浩贱贱的模样,夫人真的很想抽她两巴掌呢。她狠狠地瞪了李宇浩一眼然后朝着自己的母亲说道:“o-ma你在这里看着孩子,我和他出去买杯咖啡。”

    “你们两个啊,能不能少说两句啊,要吵架,你们两个回去吵,这里是医院呢。”丈母娘以为居丽故意用出去买咖啡为借口想要好好的和李宇浩算账呢。所以还没有等着两人出门呢,她就率先的说着劝解的话。

    可这是劝解吗?回去吵?这话说得让李宇浩都有点懵了,好歹我是替你背锅的吧?怎么,突然的孩子生病就成为我的责任了?好吧,也有李宇浩这个做父亲的一定责任,毕竟他对于孩子的关心太少了,李宇浩抬了抬眉头只能认了,背就背吧,丈母娘帮他们两口子带孩子都够辛苦的了,他这个做女婿的背锅也光荣。

    自己母亲的胡乱猜测,这让李居丽也是苦笑着说道:“o-ma,我哪是要和他吵架啊,真是的..我回来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呢..”

    “没喝水?那不是饮水机吗?喝什么咖啡?”

    “好好好,饮水机,饮水机。”在李居丽无奈的只能喝饮水机的水,而李宇浩呢这时就十分懂事的去给李居丽倒了一杯水,夫人接过他的水之后又朝着他带着恨的看一眼。眼神之中的责备不用言语都可以完全的感受得到了。

    一家人就这样坐在了房间里面等着孩子输液,而且为了不打扰孩子休息她们都不能大声说话呢,稍微大声一点点,李居丽那杀人的目光就出现了,这让李宇浩只能安安静静的这样傻坐着,陪着拇子二人。

    这个时候夫人也不愿意和李宇浩搭话,他坐在沙发上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发起kakao消息来了,他第一个消息发给了素妍:“到家了吗?”

    “嗯,到了,oppa,我想你了。明天晚上oppa来我家?”素妍也知道李宇浩今天的时间肯定属于夫人的,所以她就只能要明天的时间了。

    “好。”

    “嗯,你和居丽欧尼在家吗?高阳,还是玉水?”素妍的家在汉南站,距离居丽玉水的家很近,所以她这番话还有一个隐藏的意思就是‘如果方便的话,她也想过来。’

    “医院,孩子生病了。我和居丽在医院陪着孩子打点滴呢,这会孩子睡了,我们两人又不敢大声说话,怕吵到孩子休息了,所以我只能拿着手机发消息了。药瓶里面还有一半的药水呢,至少还要接近一个小时。”

    “孩子怎么病了?感冒吗?”

    “嗯,感冒发烧。我连孩子生病都不知道呢,居丽母亲根本就没有给我说,结果她回来打来电话就是一通骂,我都被弄得一头雾水的。”

    ........

    李宇浩就这样坐着和素妍聊了一个多小时,难得她今日有空呢,平时在中/国就算有网络也上不了kakao。所以两人今天用kakao的聊天比平日发短信,打电话要聊得久得多,她在讲述了很多她们在中/国发生的趣事,以及中/国庞大的粉丝们带给她们的感动,等等。

    药水结束了,李居丽去叫来了主治医师给孩子取了针,看着李宇浩抱着还在沉睡中的孩子离开了,这个医生转头就警告着所有的护士,注意医德。对于她们来说现在什么是医德?就是不能透露任何关于病人的消息。

    李宇浩的车内,她们母女二人坐在了后座抱着孩子。或许是感冒药的原因吧,孩子变得贪睡了很多呢,他们都任由着孩子继续在怀里睡觉。

    李宇浩一路驾车回到了高阳家里,回到家之后孩子依然在睡眠当中,她们轻手轻脚的把孩子放在了沙发上面,给他搭上了衣服作为被子使用,毕竟李宇浩的房间可是保持着26度的恒温呢。

    放好孩子之后居丽去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之后她和李宇浩一块儿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喝着咖啡。李母已经去了厨房帮孙子熬煮滋补的晚饭去了,李居丽终于有了时间询问李宇浩了:“衣帽间里面谁穿了的运动装?怎么不丢到洗衣篮子里去?”

    “昨天娜恩在这边的。”

    “apink的孙娜恩?你的未婚妻?”

    “嗯,她家最近闹出了一些问题,而且是大问题,所以我就和她们家闹矛盾了,然后就把娜恩带走了。”

    “你们两家不是关系一直很好吗?怎么回事?”

    “她母亲利用美术馆的艺术品在帮朴女士她们洗钱。她们这一群贪得无厌的女人,这迟早都会死的。”

    李居丽听到之后都吓坏了,洗钱,这可是大罪啊,而且居然里面还牵扯到了总统?这..这..李居丽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韩国的第一届女总统呢,她怎么会这样??

    看着李居丽的模样,李宇浩笑了起来:“怎么?觉得这个圈子很荒唐是吧?政治比你想象的更荒唐呢,我给你说的不过是小事情而已。政治人离不开利益,在位的这几年不捞,她以后参选的资本从何而来?”

    “她..她可是总统啊,她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获得了国家的最高权力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