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鼻血。
    ,!

    此时李宇浩他们的房间的客厅里,大家一起坐在沙发上,小水晶用着气恼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一言不发,而西卡呢,她现在是一脸的愧疚可是嘴上却逞强、倔强的说道:“对不起啦,谁叫你不早点说的?好啦,一个大男人还和我们女人生气?真是的..还疼吗?”

    此时的李宇浩的头发如同鸡窝一样乱糟糟的,这都是西卡的成果。而且这还不算啥,更让人发笑的是他的鼻子还塞着一团纸巾,而纸巾在鼻头处还有着一抹血液的鲜红,显然是被揍得流鼻血了。李宇浩此时也是一脸苦相的看向了西卡“你父亲是拳击教练,你比起你父亲也不差。真的,被你一撞我差点就流双鼻血了。”

    双鼻血?西卡听到这里是又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谁..谁叫你不早点说呢?我,我这不是误会吗?”

    “呀,误会?这也算误会?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你进来之后就发疯的在我脑袋上‘拔草’。我痛得眼泪都差点留下来了,要不是水晶给了你肚子一拳,我现在都秃顶了吧?我说,你也下手太狠了吧。”

    回想起早上的那一幕李宇浩睡得朦朦胧胧的,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在西卡的河东狮吼之下迷茫的醒来,紧接着她就发狂的冲了过来开始疯狂的抓李宇浩的头发,女人撒泼可是完全没有理智可言的。

    李宇浩被西卡这么一搞,瞌睡是瞬间清醒了过来随意全无。李宇浩在吃痛之下又不可能说反击,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死死的捂住了西卡抓着自己的头发的手来减轻痛处,小水晶也在这一刻迅速的从床那头跳了起来开始帮着李宇浩拉扯自己的姐姐。

    一个有心劝架的人,哪有西卡这样不要命去拼命的人力气大呀?小水晶越是劝,西卡心中的愤怒就越是爆炸,她根本就不给李宇浩和小水晶解释的时间和机会。她心中的气要是不撒出来,这绝对是没完的。可是李宇浩为了减轻被抓扯头发带着头皮的痛苦死死的按着她的手。

    而西卡被李宇浩死死的按住了双手之后她手上也痛啊,所以在双手被擒住之后的西卡选择着了‘铁头功’,她直接就是一头撞向了李宇浩的面门。

    李宇浩被西卡如此奋力的一撞直接撞得‘满天星’鼻子瞬间流血,晕晕乎乎的李宇浩手上的力度轻了,这让西卡再一次疯狂的抓扯起李宇浩的头发,而劝架的小水晶看到这样的情况也顾不得其它了,直接就挥舞起拳头打在了西卡的肚子上,结结实实的一拳让西卡的肚子里面四海翻腾。

    小水晶修炼了‘神功’之后的这一拳可是卯足了劲,而西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会动手打自己,所以她是实打实的吃了小水晶的这一拳。而小水晶也仅仅使用了这一拳就成功的让她放开了李宇浩。

    而小水晶看着鼻血横流的李宇浩,她也顾不得被自己揍了的姐姐,她快速的搀扶着李宇浩去了卫生间给他清理鼻血。

    在李宇浩的鼻血止住之后仿佛西卡也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她前面进入李宇浩的房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妹妹和李宇浩是赤果的,两人都是穿着短裤短袖的衣服入睡的,这稍微的让她的心里好受那么的一点点。

    但也就仅仅只是那么的一点点而已,做了那些事情之后还不是可以把衣服穿上,就像是昨天晚上李宇浩出去了还是回来了一样。

    所以等着李宇浩清理了鼻血之后他们三人来到了客厅,西卡马上就询问着李宇浩和水晶是怎么一会回事?为什么两人会睡在一起?

    而小水晶就给自己姐姐解释了一下昨天为什么会睡在李宇浩的床上,因为李宇浩晚上没有回来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所以等着凌晨之后才去了李宇浩的房间看他有没有回来。她去的时候李宇浩回来了,她就留在李宇浩的房间和他聊了一会儿,然后两人就睡了。

    而且小水晶在这个时候还呛声自己的姐姐,她愿意和那个男人睡管她什么事,她的生活不需要她来干涉太多。

    见着两姐妹又即将爆发战争,李宇浩只好在里面给两姐妹充当和事佬了,他一会这里痛,一会儿又说那里痛,他用自己的‘疼痛’化解了两姐妹的战争。不过小水晶此时的气并没有消除。

    ........

    看着李宇浩此时的惨状,西卡也知道她误会了,所以她只能不停的道歉:“我知道错了,oppa你就原谅我这一次的冲动吧,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下次,你还想揍我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人揍,这也太悲催了吧。如果我做了一些什么,我被你揍了,我至少心里还想得通一点。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我和水晶可是清清白白的,我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你给狂揍了一顿,而且还流鼻血了,我起码留了100毫升的血!这要多少鸡蛋才能补回来呀?”

    李宇浩的不依不饶让西卡郁闷的朝着他说道:“你流点血又怎么了,流那么一点血难道就要死了吗?我们做女人的哪个月不流血?你流点血就当做促进新陈代谢了。”

    “额..”李宇浩也不知道西卡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她突然的就扯到了这样的话题上来了,这让李宇浩十分无语的说道:“呀,你们那个是生理现象好不好,再说了,你们女人也有不流血的时候..不过,西卡你让我被你揍得流鼻血当做新陈代谢?这..岂不是你打算每个月都对我来上这么一次?”

    “好了,好了,又不是孝子了,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吗?现在不发生,也发生了,难道你打算把我揍出鼻血来给你作为道歉的补偿吗?如果你真的要这样的话,那..你就动手吧。我保准一声不吭的让你给我打出双鼻血总行了吧?怎么和孝子是的斤斤计较。行了,自己在整理休息,我去拿梳子给你整理头发,真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