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治疗(上)
    ,!

    泰妍,帕尼,昭宥,还有经纪人全都退出了急症室的区域,急诊室的床位边的帘子也拉上了。经纪人注视着四周,看有没有人拿出手机拍照什么的。这个事情他知道不能传给记者,不然的话不知道明天会变成什么样的新闻了,所以他一直在警惕着。

    帕尼这时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依旧在不停的哭着,泰妍丝毫没有安慰的心思,她只是转头看着昭宥和她经纪人说着:“谢谢了,我们都喝了酒呢,还好下来遇见了你们,谢谢了。”

    昭宥椅着手回答着:“不客气,不客气的。你们也住在那里啊?”

    “嗯,住在你楼上。听oppa说了,你住在xxx室。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下来玩。”

    “好的。下来玩吧,正愁一个人住着无聊呢。”

    泰妍点了点头又看向了经纪人:“今天麻烦你们了,明天昭宥有行程的话,你就先送昭宥回去休息吧,一会儿在过来接我们就行了。”

    “没事的,昭宥明天就一个《我独自生活》的拍摄,她可以自己安排时间的,我们还是留在这里看看会长的情况吧。有什么问题,我们也好帮忙。”

    经纪人这样说了,泰妍也就同意了下来,毕竟经纪人的岁数在那里摆着,她们会感觉有了一个‘主心骨’,这样也会放心不少。

    几人在外面等着,李宇浩在急诊室里接受治疗,不一会儿护士就推着车进去了,麻醉师也来了。医生做好了准备之后,他紧了紧李宇浩手臂上的领带然后说着:“可以把毛巾取下了。”

    李宇浩咬着牙试着拿了取了一下毛巾,然而李宇浩一路上都按着在止血,毛巾和伤口血液接触的部分已经黏在了一起,他吐了一口气开始一层一层的打开了毛巾同时说着:“黏在一起了,用酒精打湿毛巾吧。”

    “好,那你忍着点。”

    “找个东西给我咬着。”

    护士拿出了一卷纱布给了李宇浩,李宇浩咬着之后,护士冷静的说着:“你可以放手了,我们来就行。”

    酒精淋了上去,李宇浩死死的咬着纱布,发出了疼得钻心的叫喊:‘嗯~~~’他浑身的肌肉也全都僵硬了起来,护士,反复的淋着酒精和轻轻的扯着黏着血肉的毛巾,李宇浩痛苦却有不敢高声的叫喊,让坐在等候区的几人都咬紧了牙齿听不下去啊。

    深夜的夜间的医院,安静得可怕,所以李宇浩低沉的嘶吼依旧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每一声的叫喊都如同在撕扯着帕尼和泰妍的心脏。

    特别是帕尼,她已经哭得眼泪都干了,可是还是在痛哭的呜鸣。

    护士把毛巾从李宇浩的手臂上取了下来,她算接触了无数病人的人了应该说都习以为常了,可是她看到白花花肉往外翻着的甚至都见到骨头伤口之后她都皱起了眉头。好在是伤口在外手臂,要是在内面的话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因为内面有着主血管呢。

    清创,麻醉,缝合...半小时不到,李宇浩手上的伤口就被美容小针,一针一线的穿上了包裹上了纱布,只是李宇浩因为失血过多和预防一些感染问题现在正在输液。

    这时这家病院的门口突然来了几辆宾利车和几辆商务车,还有着印着‘首尔三星医院’的救护车。两分钟之后有着10位穿着黑衣的安保人员,和一群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人走了进来。

    泰妍,帕尼,两人站了起来迎接着两鬓斑白的带着眼镜的管家大叔。管家大叔来到泰妍面前微微的点头之后询问着:“泰妍小姐,这位是三星病院的主管外科的副院长。少爷的伤怎么样了?”

    “这里的医生说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划了一条口子,帘子拉着在治疗,具体我也不清楚了。”泰妍的目光朝着李宇浩的急诊床位看去,接近半小时了,她们只能透过帘子印出来的人影看着里面的动向。

    大叔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三星医院的医生朝着李宇浩的所在的病床走去,医生拉开了帘子进去之后,他们就交涉起来了。

    李宇浩此时脸色苍白的看着大叔:“大叔,你怎么过来了?我就是摔了一跤而已,没事的,我输液后就回去了。”

    “少爷,是泰妍小姐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受伤了,在这里的病院,我就带着医生过来了,我们先转到三星医院去吧。”

    “知道了。泰妍和帕尼呢?”

    “在外面等着呢,我这就叫她们?”

    李宇浩已经缝合结束了,大叔拉开了帘子,泰妍和帕尼,还有昭宥和经纪人站在不远处,他叫着两人:“泰妍小姐,帕尼小姐。”

    泰妍和帕尼两人朝着李宇浩跑了过来,来到他身边的第一句话就是:“oppa,没事吧?”

    然而两人看到李宇浩嘴上出现了胡茬,还有那比她们上舞台时抹了粉底还要白的脸颊时,两人的眼泪又开始聚集起来了。

    “放心吧,我没事的,不就是流了一点血吗?这两天多吃两顿参鸡汤就补回来了。对了,帮我谢谢昭宥和经纪人。”

    昭宥和经纪人也走了过来,关心着李宇浩:“会长(oppa)你没事吧?”

    “没事,今天晚上麻烦你们了。昭宥明天有行程,先送她回去吧。等我拆线了,再请你们吃饭。”

    “呵呵呵..那会长,你就好好休息,我送昭宥先回去了。”

    “会长oppa,那我就先走了,我改天再来看你。”

    “还来看什么啊?我就划了一条口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需要住院。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昭宥和经纪人离开了,三星病院的推来了担架车,外科院长这边也可以医院的医生询问了一番病情,得知没有什么大概,只是失血有多而已。

    不一会儿李宇浩就坐上了三星医院的救护车离开了,在救护车内,帕尼,泰妍两人都坐在了李宇浩的旁边,她们两人都被泪水湿透了眼眶,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的晶莹呢。

    李宇浩努力的用他有些憔悴的脸色挤出了笑容:“看着你们两个如泪人一样的模样,别人还以为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呢。帕尼以前摔断腿都比我这个严重10倍,不是吗?没事的,不要担心,我真的没事。”

    此时帕尼弯着腰双手捧着李宇浩的打着点滴的手,泪水在一次的聚集起来了:“oppa,对不起,我..都是我害的。”

    “帕尼啊,这是不小心,是意外,你就不要自责了。呀!!我们警告你们两个,你谁要是还这样哭,我就跟着一块儿哭了,我不是开玩笑的。”

    泰妍这才破涕为笑的说着:“呵呵..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伤得不重啊。”

    “本来就不是什么很重的伤势,人家李连富主厨在《拜托了冰箱》里,一刀划在了手上,血流了一菜板呢,他当场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他还是坚持着把菜品做完,节目拍完才去的医院。”

    “欸~~~oppa,以为我没看那期吗?他是割了,但是他的伤口没你的大。”

    “额,没我的伤口大?好吧,其实我只是想说这样的伤口并没多大的问题。”

    三星医院的vip病房,李宇浩睡在了比那边急症室大一倍的病床上,帕尼,泰妍,两人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李宇浩打点滴。他前面苍白得吓人的脸颊,在这会儿也恢复了一些血色,李宇浩安顿好了之后就说着:“行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早上还要准备发布会呢。”

    “你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觉得我们回去了能睡得着吗?就让我们在这里陪你吧。”

    “既然你们要陪,就陪吧。反正我这里输液也不过一两小时就结束了,结束之后我就可以出院了。总不可能这样的小伤你们还要我住院吧?传出去也显得丢人呢。男子汉大丈夫的被割了一条口子,就在医院躺着要死不活的?”

    “oppa,我觉得你还是在医院住着比较放心。”

    “呵呵..这个伤只要不沾水,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不是听医生说了吗,7天后来拆线就行了。”

    聊着聊着李宇浩就睡了过去,失血有点多所以很疲倦。泰妍和帕尼两人丝毫没有睡意的守在他的床边,泰妍这时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给帕尼发去了消息:“开静音!”

    帕尼收到消息之后,按照泰妍说的那样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调成静音模式只是不想打扰李宇浩的睡眠而已,帕尼调成静音之后,她给泰妍发去了消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事情弄成这样,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

    “帕尼啊,你看到oppa的伤口了吗?前面转院的时候我去问了那边的医生,你知道他说的什么吗?他说‘万幸的事伤口是在外手臂,如果是在内手臂,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