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百夫长的路,你也敢挡
    父母曾经,都是阎罗王的手下。

    这个就厉害了,能在地府混到这种地步,只能说,父母在阴阳界很厉害。

    阎罗王回想当初,微微叹息,道:“当时,你父母一心只想回去,可奈何地府太乱了,被诏安到阴间的人,没有特批是无法上去的。”

    “而你父母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地府需要这样的人才。”

    “原本,你父母好好的,如今在地府的地位绝对不低,奈何他们为了回去,偷了秦广王的玉令。”

    偷走玉令只是开始。

    父母的和秦广王的矛盾,发生在更早之前。

    阎罗王道:“这也怪本君,当时宋王叛变后,地府的局势大有改变,秦王与我争夺殿位,发生了不少的矛盾,他知你父母的实力,找你父母帮忙,而王哉拒绝了他。”

    “秦王针对你父母,让他们从我身边离开,被发配到了大冥界内。”

    “其实,本君有能力庇护你父母,奈何你母亲,在众多阎君和地府官员眼下,把秦王狠狠骂了一顿。”

    我母亲也怎么彪悍?

    楚浩道:“那我父母他们,在大冥界没事吧?”

    阎罗王摇头。道:“本来没事,本君一直让属下关注你父母,不过在前段时间,你父母强行要脱离大冥界的管束,震怒了大冥界的阎君,将他们,发发配到了墓场。”

    墓场!

    “哪里不是禁区吗?”楚浩紧张的道。

    阎罗王道:“墓场,也并非处处危机,他们既有可能,被发配去看守墓园了。”

    从中楚浩能感受得到,父母为了回到阳间,也是尽力了。

    楚浩握紧拳头,道:“我会去大冥界找他们。”

    阎罗王道:“大冥界在前段时间关闭了,你想要进去很难,连本君都无法帮助你,除非,你去山海界的一个地方,葬地。”

    楚浩欣喜,道:“谢谢阎君告知。”

    阎罗王哈哈一笑,道:“本君也没想到,这两夫妻一直想重返阳间找的儿子,如今会坐在本君的面前,这是缘分,能帮的,本君一定帮。”

    谁说阎罗王可怕。

    看看,咱们的阎罗王就和蔼可亲。

    知道父母的消息,楚浩安心了许多。

    阎罗王道:“那海穆,曾经和你父母有恩怨,你得小心他才是。”

    “本君去说一说,他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楚浩冷笑道:“阎君不必多说,这家伙来找我麻烦,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楚浩大步,离开了阎罗殿。

    他刚走出阎罗殿,就看到了一个阴兵走来,冷冷的道:“我家大人,请你去一趟。”

    不用说,这肯定是海穆的手下阴兵。

    楚浩直接道:“他算什么东西,让本天师去见他?你去告诉海穆,让他跪拜三叩首来见我,否则!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点装逼值。”

    阴兵发愣,这货谁啊!

    海穆将军要见他,居然让他滚蛋!

    还什么三叩首来迎见?

    你得多大面子?

    这阴兵是海穆的亲信,老大被怎么说,小弟自然不干了。

    不过,这小子从阎罗殿走出来,肯定也不是善茬。

    阴兵试探的问,道:“你很狂,敢不敢说出地府什么职位?”

    阴兵心想,要是你职位高,那我没得话说了。

    楚浩一挥手,拿出百夫长的任牌,一副高高在上,志气高昂的道:“老子百夫长,你这小小阴兵,还有什么疑问?滚蛋去。”

    尼玛!

    这阴兵都气疯了。

    特么的一个百夫长,你就狂成这样,一副老子吊炸天的姿态!

    这阴兵,拿出自己的任牌,怒道:“小小百夫长,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是什么?”

    楚浩看去。

    阴兵手里有任牌,上面写着千字,而且还是一块紫色的任牌,千夫长中级别非常高的。

    这阴兵居然是千夫长?

    楚浩顿时感觉蛋疼。

    瞬间觉得,百夫长的职位,在地府一无是处。

    老子可是好不容易,才回到百夫长的位置,怎么随便跳出来一个阴兵,就是千夫长?

    有意思么?

    那千夫长阴兵冷笑道:“狂徒,你胆子够大的,小小百夫长也敢顶撞海穆将军,跟我回去请罪。”

    “滚!”楚浩直接道。

    “哼,看来得动用一些手段了。”千夫长阴兵冷冷的道。

    一分钟后。

    千夫长阴兵,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

    楚浩拍了拍手,道:“什么玩意,就你这种实力还千夫长,这官职买来的吧?”

    千夫长阴兵哀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被揍得实在是太惨。

    他本以为,自己千夫长的职位,能压对方一头。

    哪想,楚浩一点都不理会自己的职位。

    这时,白无常走了过来,诧异的道:“怎么回事?”

    楚浩摇头,道:“没事,一个不长眼的小兵,挡我去路。”

    白无常一听,这还得了?

    白无常一脚踹去,嘴里骂道:“什么玩意,敢挡百夫长的路,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尼玛!

    地上躺着的千夫长阴兵,差点没气晕过去。

    白无常你给我等着。

    俩人离开,白无常嘚瑟道:“那种小兵遇到千万别给面子,出了事,老哥给你担着。”

    楚浩道:“老哥,他不是小兵,是一个千夫长。”

    “老哥,你脸怎么黑了?”

    白无常差点没吐血,刚才自己还踹了一脚,那千夫长不会报仇吧?

    楚浩问道:“海穆是谁?”

    白无常一愣,道:“你说的,可是秦王手下的海穆将军,他是一位万夫长,级别很高,职位只在南翁万夫长之下。”

    “你该不会,惹到他了吧?”白无常小心翼翼的问。

    “他跟我父母有恩怨,一见我,就想找茬。”

    白无常吓了一跳,道:“那你赶紧回去阳间,这海穆可不好惹。”

    “这海穆手下有五十万阴兵,是秦王手下的左膀右臂,几乎无人敢惹。”

    白无常说着,这时候,楚浩停下脚步。

    只见,酆都的街道,前方出现一群阴兵,威风凛凛,身穿盔甲,手持兵器,拦住去路。

    其中,之前揍的阴兵千夫长也在,一脸的怨恨。

    “给我拿下他们。”

    酆都的居民惊呼。

    白无常喝道:“大胆狂徒,敢在酆都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