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我本嚣张,能奈我何
    所有的人,一阵的瞠目结舌。

    楚浩居然走在水上!

    有人揉了揉眼睛,震惊的道:“他,他是这么做到的。”

    远处的大学生,也用力柔眼睛,可是不管怎么柔眼睛,楚浩还是站在湖面上,他没有掉下去。

    王君书皱眉头道:“他脚下有鱼虾。”

    有眼尖的,看到楚浩的脚下,有鱼和虾铺面湖面上,当做踏脚石。

    “这,这里的鱼虾,都听他的话吗?”众人震惊。

    这是什么能力,从未听说过,实在太过于奇幻,事实摆在眼前,不能让人不相信。

    大学生那边直接就炸锅了,有人拿出手机疯狂的拍照和录制视频。

    “挖槽!遇到神人了。”

    “这是在变魔术吗?龙泉山庄还有这一项节目?”

    “快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拍不到,太远了。”

    一百米的距离,楚浩很快就上岸,上了庭楼阁,人非常的多,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

    楚浩上来后,他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对一名发傻的服务员,道:“拿一件浴巾,我姐的身子着水了,给她送去。”

    服务员傻了三秒,反应过来后连忙道:“是,先生。”

    服务员连忙去找浴巾,给还没上岸的洛烟带去。

    楚浩倒了杯酒,一口饮尽,道:“看我做什么,你们继续。”

    场面,一度寂静无声,众人内心很复杂。

    他就是楚浩,当真人出现在面前,所有人内心深处都有忌惮,特别是刚才,楚浩在湖面上走一遭,的确很震撼人心。

    之前,叫嚣很厉害的人,一个个闭上嘴,他们脑子没坏,楚浩不在的时候可以过一过嘴瘾,对方在的话,那老老实实的闭嘴吧。

    毕竟眼前的这位也是先天之人,与两位道子并肩的人物。

    楚浩觉得,这波逼装的不错,霸下那家伙倒是有用,毕竟是海中龙龟,湖里的鱼和吓,全部听它的调遣。

    楚浩看到王君书跟张尘封,乐呵呵的道:“你们两个,好久不见。”

    众人惊讶,楚浩跟两位道子认识?

    楚浩特别看向王君书,惊讶的道:“你居然从酆都出来了。”

    王君书嘴角抽搐,能不能不提这件事。

    酆都!

    那不是地府的鬼城吗?

    楚浩看向张尘封,道:“你也在,上次还没被教训够吗?”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张尘封已经把楚浩,杀了几百次了。

    众人更加好奇了,这三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君书笑道:“看来,楚小友跟张道友有过节。”

    张尘封瞪了王君书一眼,看向楚浩,道:“楚浩你还真来赴会,我问你,我龙虎山的师叔祖张承山,是不是你杀的。”

    来了,终于要声讨楚浩了。

    众人兴奋,建立声讨联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不能让人看不起道教。

    楚浩淡淡的道:“是我杀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炸锅了,立即有人站出来,怒道:“楚浩,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楚浩,你太无耻了,两位前辈何等身份,你居然敢暗算他们,这件事你要给一个答复。”

    “没错。”

    这一下,完全没有张尘封说话的份,很多人开始嘴炮。

    众人说了一会儿,发现楚浩很淡定,依然慢慢的喝着酒。

    一时间,大家都停止说话。

    楚浩道:“都说完了吗?”

    众人皱眉头,刚才的确很吵,碍于楚浩的压力,大家一起开口,一起闭嘴。

    王君书皱眉头道:“这件事情你要给茅山一个交代。”

    楚浩道:“人是我杀的,不过杀他们那是罪有应得,三人想联手害我,被我反杀罢了,这就是交代。”

    联手害你!

    还被你反杀了!

    你咋不上天呢。

    “胡说八道,两位前辈什么人物,凭你也能杀他们,绝对是用了卑鄙无耻的手段。”有人的语气激动的道。

    楚浩扭头看向这人,此人不是龙虎山和茅山弟子,冷冷道:“管你什么事,你是龙虎山还是茅山的人?话怎么这么那么多。”

    那人冷笑道:“我不是茅山和龙虎山,但我是道教之人,你这个人卑劣,杀我道教两位高手,我等道教尊严何在!”

    楚浩道:“你没听清楚我说什么吗?那几人想联手害我,被我反杀罢了。”

    “证据呢?”有人道。

    楚浩放下手里的酒杯,道:“我没有证据。”

    一名龙虎山的弟子,道:“没有证据你胡说八道,颠倒是非。”

    楚浩道:“那你们说我卑鄙无耻,偷袭暗算,有证据吗?”

    此话一处,顿时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有人道:“素还生前辈的话,就是证据。”

    楚浩冷笑道:“他说的话就是证据,我说的话,难道就不是证据吗?”

    那人又没话说了。

    众人无奈,这楚浩说的话没啥毛病,但是大家气不过他这幅样子,人明明是你杀的,居然还一副没自己什么事的感觉。

    张尘封冷冷道:“不管怎样,人是你杀的,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楚浩脸色也阴沉了下来,道:“你们要什么说法,如果死的人是我,谁会给我说法!”

    张尘封冷哼道:“但是你没有死,你要给我等一个理由。”

    这时候,洛烟已经上岸了,她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迹,目光却看着楚浩,有些诧异。

    楚浩既然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为什么还要来?她想不明白。

    楚浩背着手,目光深邃,道:“可笑,我是没有死,因为我有资格活下来,他们陷害还被反杀,是他们弱,这就是理由。”

    “叮……宿主霸道装逼,获得点装逼值。”

    众人脸色难看,楚浩说的话,一点没有错,阴阳界本就是强者为王。

    张尘封已经气到了极致,指着楚浩鼻子,道:“你别太嚣张了。”

    楚浩目光悠然,淡淡的道:“我本嚣张,你能奈我何!”

    楚浩目光扫过在场的人,特别是张尘封和王君书,体内的真气,缓缓释放出来,周围的压迫感,瞬间压抑到了极致。

    一些人,下意识感觉浑身发冷,先天之人难得一见,今日一见,才知道什么叫压迫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