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一
    华夏九门,炎家。

    炎辰的脸色极为难看,自从楚浩大发神威,赶走了三大鬼妖王,他就没一天睡过好觉,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楚浩的面孔,吓得惊醒。

    “楚浩!!”炎辰很愤怒。

    他炎辰,在炎家可是重量级的天才,现在他的实力,在整个炎家也是屈指可数的,可是比起楚浩来,那就小巫见大巫。

    炎辰不甘心,楚浩年纪比自己还小,他的这些本领,到底哪里学来的。

    他调查过楚浩,在半年以前很平庸,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吊丝,在一夜之间,仿佛变了一个人。

    “难道是因为楚家?”

    楚家,曾经华夏九门第一世家,楚家很神秘,自炎辰记事以来,就没少听说过楚家的事迹,除妖师一门,极为厉害。

    “楚浩,难道没有消失,他们在帮助楚浩。”炎辰猜测。

    可是,猜测对了又怎样?他还是斗不过楚浩。

    这时候,炎辰的电话响了,他接听道:“爸,什么事?”

    “辰儿,你过来一趟,接待客人。”

    炎辰挂了电话,能让炎家接待的客人,会是什么人?

    来到客厅,炎辰的父亲介绍道:“辰儿,这两位前辈来自太鼎山,无论前辈说什么要求,你要去办好知道吗?”

    炎辰一惊,太鼎山的人。

    那不就是,炎家附庸的势力吗?

    世人只知,炎家是华夏九门,在华夏国很出名,却不知道炎家有后台的,那就是太鼎山

    那两人身穿道袍,一位年轻道人,另一位中年道人。

    这俩人表情淡漠,中年道人神态悠然,看似得道高人一般,他看了炎辰一眼,冷冷的道:“尸气很重,你修炼了邪术?”

    炎辰大惊,他隐藏够深的了,炎家没人看得出,这个中年道人只是冷冷看一眼,就道了出来。

    炎辰连忙道:“前辈,我也是一时糊涂。”

    中年道人摆摆手道:“还有救,否则用不了三年,你必死无疑。”

    炎辰听闻,脸色更加惨白了,他修炼的尸魔术,在楚王墓内为了强大,吃了不少的尸体,虽然强大自身实力,可是也有副作用的,一旦吃太多了,尸煞太重了,身体承受不住。

    炎辰的父亲也是大惊,道:“前辈,您救救他。”

    中年道人道:“可以与我去太鼎山修行,化解这股尸气。”

    去太鼎山修行!

    炎辰的父亲激动的道:“孩子,还不快谢谢前辈。”

    炎辰也激动了,居然能去大名鼎鼎的太鼎山修行,这可是巨大的机缘,他连忙感谢道:“谢谢前辈。”

    中年道人一脸淡漠,继续道:“这次我等下山,是为了找一个人,需要世俗的力量。”

    炎辰的父亲道:“两位尽可说找谁,我们炎家一定尽心尽力。”

    中年道人满意的点头,道:“一个叫秋允儿的小姑娘,十六岁左右,在半年前下山,是一位道姑。”

    炎辰的父亲,自然不认识什么秋允儿了,可是炎辰一愣,他想了想道:“秋允儿,这名字好熟悉。”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惊愕,他调查过楚浩,连周边的人仔细调查,楚浩曾经接纳过一个小姑娘,就叫秋允儿。

    炎辰连忙道:“前辈,说来也巧,秋允儿我知道在哪里,但是不是前辈要找的人,我不好说。”

    中年道人露出一丝欣喜,道:“不管是不是,带我们去找人在说。”

    炎辰恭敬道:“是。”

    炎辰也很奇怪,这太鼎山的人,这么亲自下山来找人,一定是很重要的人。

    ……

    大伙吃完饭,就一起去唱歌了,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间,足够大伙一起给秋允儿过生日。

    三清阁的人,洛烟,白灵,貂蝉,邱雪莹,冯媛媛,算下来差不多十二三个。

    秋允儿拉着楚浩道:“楚浩哥哥,我要听你唱歌。”

    众人目光,全部看向楚浩,讲真的,大家还没听过楚浩唱过歌。

    为了让允儿高兴,楚浩站起来点了一首歌,悟空。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这首歌楚浩很喜欢,特别是他唱到激情的歌词,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大吼道:“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噗嗤。”

    楚浩纳闷,扭头看过去,就见洛烟还有王猛等人,一个个笑得肚子疼,这群家伙一定想到什么很污的画面。

    楚浩郁闷到了极点,不就是唱首歌吗?一个个到底在想什么鬼。

    一首歌唱完,众人嘴角抽搐,还是决定不让楚浩唱歌了,倒是那句我要这铁棒有何用,发挥出真正的性情,仿佛在演绎说着什么。

    九点钟的时候,秋允儿开始吹蜡烛了,洛烟道:“允儿,快许愿。”

    这是秋允儿,第一次这么多人过生日,她脸上洋溢开心的笑,看了看一旁的楚浩,双手合十,开始许愿。

    冯媛媛好奇的问:“允儿,你许了什么愿望。”

    秋允儿欲言又止,洛烟道:“怎么能说出来呢,说出来就不灵了。”

    大家又开始玩,白灵是全场最实在的一个,她只喝白酒,直接把王猛和余思成几个人,喝倒翻在地。

    白灵也晕乎乎的,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也醉倒靠在洛烟肩上,轻轻的熟睡。

    十一点的时候,玩的差不多了,大家送了允儿很多礼物,就要离开。

    “我送白灵回去。”洛烟道。

    说着,洛烟开着车,送白灵走了。

    允儿没喝酒,她只喝饮料,脸上异常的高兴。

    离开后,各回各家,不过就在大门外,一位中年道人渡步而来,他道:“你就是秋允儿?”

    秋允儿眨了眨眼睛,道:“我是,叔叔你是谁?”

    中年道人皱眉头道:“你可认识钟敏月?”

    秋允儿一惊,道:“那是我师傅。”

    中年道人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的人,哼道:“秋允儿,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你可是一位道姑,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秋允儿有些害怕,道家规矩很严谨,听对方怎么说,她有些不敢直视。

    王猛走上前,不爽的道:“你谁啊!找允儿干什么。”

    这人一上来就呵斥允儿,在场当然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