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被鄙视了
    第二天。

    方舟出发了。

    巨大的方舟成锥形,能容下一千人乘坐。

    白坡城这种地方,相当于非常小的城市,三天才出发一趟车,他们正好赶上了一趟符纹方舟路过白坡城。

    望着飞行方舟,白色的外观,大气时尚,椭圆形的,就如飞行天空的热气球。

    楚浩不得不感叹,山海界不愧是阴阳文化,能把阴阳符纹承载飞行方舟。

    方舟一共有五个部分,站位,硬座,软座,头等舱,特等舱。

    山海界也是那么的现实,有钱人做头等舱和特等舱,手头富裕坐软座,资本小康的硬座。

    楚浩手头有五十万山海币,但是张寒早就计算好了,准备站位去九华圣地,钱刚刚够而已。

    所以,楚浩只能站位了。

    楚浩都特么的无语,老子堂堂逼王要站位?

    楚浩脸黑,大声道:“给我换一张票,老子要坐特等舱。”

    附近站位的人,一个个目光看过来,大家都是站位。

    马大长干咳,道:“老大,从这里去下一站坐特等舱,要八十七万山海币。”

    楚浩脸黑,语气变了,道:“我的意思是说,站位其实也挺好的,能锻炼身体,特等舱只有懒人才去坐。”

    附近的人,一个个鄙视的望着楚浩,马大长觉得太丢脸了,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

    楚浩低声道:“你手里没钱吗?你怎么混的?”

    马大长苦逼脸,道:“老大,我一生的积蓄只有四十万山海币,已经算很多的了,咱们还是省着点,去了大城市,物质据说还很贵,别到时候,连饭都没得吃。”

    楚浩骂道:“特么的,不就是坐一个方舟吗?怎么这么贵?”

    马大长无奈的道:“您不知道,晚上是最危险的,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再强大的阴阳术士,也不见得晚上敢出去,更别说,要前往另外一个大城市。”

    “只有乘坐方舟,才能离开那么远的地方,所以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白坡城。”

    楚浩道:“你也没离开过白坡城吗?”

    马大长脸红道:“自我懂事,就没离开过。”

    情况不一样,这里不是炎黄界。

    楚浩头疼的道:“玛德,去了下一个城市先赚点钱,老子堂堂圣师,怎么可能站位去九华。”

    楚浩本以为,方舟很快就到了,没想到还要绕路。

    马大长说不绕路不行的,一些地方是山海怪的底盘,它们白天也很凶猛,会把方舟给击沉。

    楚浩道:“万米高空也能击沉?”

    马大长点头道:“有的山海怪比方舟还要大,还能飞,最喜欢狩猎路过的方舟吃人。”

    这个世界,果然到处充满了危机。

    没办法,俩人只能蹲在一个角落,等待抵达下一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浩肚子饿了,道:“去弄点吃的。”

    马大长连忙道:“老大,忍着一点吧,我刚才上方舟就看过食物价格了,不是咱们能承受得起的。”

    楚浩:“……”

    特么的,还想着在山海界干一番大事,结果老子跑来受罪的吗?

    他不由得想起,在大桥上给人算命,曾经苦逼的日子。

    楚浩道:“少废话,我请客。”

    马大长立马精神了,立刻带路。

    食物在软座区域,要经过硬座这边,看到硬座,舒适的沙发,还有一杯美酒,楚浩目瞪口呆道:“这特么的是硬座吗?”

    这是硬座?

    简直就是航空飞机头等舱的感觉。

    路过硬座,到了软座区域,楚浩更加受到十万倍的刺激。

    软座,很舒适的沙发,有新鲜的水果摆在面前,还有窗户,能看到外面的美景。

    还能离开去方舟的走廊上,外面没有疾风,被符纹给遮挡住了,就感觉在一艇游轮走廊上一样。

    特么的?

    一想到站位的环境乌漆嘛黑,连能坐的地方都没有,跟逃难的难民似的。

    马大长期待的道:“老大,前面有自助餐,五万山海币一人,要入手吗?”

    楚浩扭头就走,道:“突然感觉,我不饿了。”

    系统鄙夷的声音传来,道:“财迷。”

    楚浩冷笑道:“这就能刺激本逼王吗?告诉你,这都不算事?”

    马大长吞咽口水,无奈的也跟着离开了。

    这时,一个讥笑声响起,道:“穷逼。”

    楚浩停下脚步转过身,盯着说话的人,那是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样貌给人的一种纨绔的感觉,他穿着休闲,不缺公子哥的气质。

    白坡城能坐软座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这年轻人是别的城市路过。

    楚浩道:“你刚才说什么?”

    白振宇看了楚浩一眼,嫌弃的道:“别靠近我,别对我说话,我对穷人有洁癖。真是可恶啊,北鹰这孙子为了泡妞,跟我抢头等舱的位置,要不是头等舱没有了,我何必来这软座。”

    这货是那来的奇葩?

    穷人招惹你了?说出这种话。

    楚浩一脸的微笑,他握了握拳头,大步走上前。

    马大长连忙拉住他,道:“老大,别在这里惹事,不然会被扔出方舟的。”

    楚浩瞪了他一眼,道:“一边去。”

    马大长无奈的让开。

    白振宇淡淡的道:“怎么,你还想动手吗?”

    这小子就一纨绔,楚浩不知道教训过多少。

    “住口。”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

    白振宇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尴尬的道:“姐,你怎么从头等舱下来了?”

    白玉秋瞪了年轻人一眼,看向楚浩,带着歉意的道:“我弟弟纨绔,对你说出不好听的话,我向你道歉。”

    楚浩淡淡的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我可能是这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人。”

    “那你想怎样?在这里出手吗?”白振宇道。

    白玉秋又瞪了年轻人一眼,后者缩了缩脖子,似乎很怕女人。

    楚浩突然笑了,道:“我就是怎么想的。”

    一股气息在楚浩身上散发出,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

    阴阳术士?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笑了,有人在符纹方舟闹事,这下有好戏看了。极品捉鬼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