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悲惨的经历
    前方那人,脑袋光秃秃的没头发,身穿朴素的布衣,看着像一名和尚。

    那人舔了舔嘴唇,他咧嘴一笑道:“你适合做我的对手。”

    楚浩怒了,妈卖批的,差点就得手了,结果蹦出来一个人,还说你适合做我的对手。

    看不起浩哥是不?

    楚浩道:“秃驴,你丫的谁啊!信不信我分分钟秒了你。”

    那光头道:“呸,我不是秃驴,我叫楚雉远,毛都没张齐的小子,你丫的应该叫我一声哥。”

    楚浩怒道:“我没你这样的光头孙子,别乱认亲。”

    楚雉远大怒道:“我替二叔教训你。”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走下来一个人,他杵着拐杖,穿着风衣,留着大背头,很像电影里面的赌神,道:“雉远,别动手。”

    楚雉远这才停下来,看向那杵着拐杖的男子,道:“二叔,这小子占我便宜,得好好教训他。”

    二叔摇头道:“你还不一定打得过他。”

    楚雉远摇头,道:“我不信,让我试一试他。”

    楚雉远摇头道:“切磋以后,先做正事。”

    “好吧。”楚雉远这才停手。

    楚浩已经相当不爽了,道:“你们是谁?敢当我财路。”

    他已经把山谷皇城,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了,八尺琼勾玉一定能兑换到很多的装逼值。

    铁木鹑扶起山谷皇城就要走,激动的道:“谢谢英雄,此情来日再报。”

    突然,楚雉远冲去,一拳就打在铁木鹑的身上,后者都懵逼了,发出惨叫,骨头都被打断。

    楚雉远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你!”铁木鹑惊恐,还以为对方是来救他们的。

    楚浩皱眉头,这俩人到底什么来头。

    二叔开口了,他留着经典赌神的发型,脸上笑开了花,道:“楚浩,我是你二舅。”

    楚浩一愣,怒道:“敢占我便宜,我还是你二大爷呢。”

    二叔无语,忍不住笑道:“你跟你父亲脾气很像。”

    楚浩压根不相信,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自己是你二舅?靠,占便宜还能这样,老子打不死你。

    二叔道:“我叫楚雄焕,他叫楚雉远。”

    说着,楚雄焕的眼睛看向楚浩,有思念,有情绪,认真的道:“你母亲叫楚倾城。”

    楚浩一震,呆在原地,浑身颤抖,仿佛有一把尖刀,刺在自己的胸膛。

    原来,他的母亲叫楚焕萌。

    楚倾城这个名字,是他第一次听,就在这一刻,已经深深烙印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甚至,楚浩已经能想象出,拥有这个名字的女人,是多么漂亮。

    嗯,她一定很漂亮。

    楚浩声音都有些变了,道:“我,我父亲呢?”

    楚雄焕认真的,道:“王哉。”

    十九年了,终于知道父母的名字,这让楚浩很激动,也很伤感,他暗暗的过誓,终有一天,要杀进地府找到他们。

    楚倾城,王哉,这两个字深深的烙印在脑海,这是他父母的名字。

    这一刻,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楚浩眼睛有些红,道:“你真是我二舅?”

    楚雄焕他的头发很酷,但是能看到,有少许了白发夹渣其中,他点头道:“我跟你母亲是兄妹,我今年四十五,你的母亲四十四了。”

    楚雉远道:“我是大叔的孩子,所以我真是你哥。”

    楚浩一直想寻找的亲人,如今莫名其妙出现在面前,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情绪夹杂。

    楚浩想嚎嚎大哭一场,见到了亲人,没有感觉到幸福,反而心里堵得慌,十九年了,他们终于出现。

    楚浩颤声,心中有太多的疑问,许久才道:“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

    楚雄焕叹息道:“我们不能来找你,是因为,你身边有人盯着你。”

    “谁?”楚浩道。

    楚雄焕道:“收养你的人,她不是普通人,而是地府的一位神祗。”

    楚浩脑子都“嗡”的一声,他心道怎么可能,老奶奶对自己很好,要不是因为她,自己已经饿死了。

    楚雄焕道:“她想利用你,将我们都引出来。”

    楚浩摇头道:“我不信,你有什么证据。”

    楚雄焕道:“我问你,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楚浩张开,突然间发现,他真不知道老奶奶叫什么,只知道老奶奶很苦,靠着捡垃圾养活自己,总感觉她说过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又记不清了。

    楚雄焕走到楚浩面前,上下打量楚浩,道:“没错,她把你的记忆删除了,所以你记不得她叫什么,并且留给你另外一段记忆。”

    楚浩不能接受,继续道:“她为什么这么做,我还是不相信,一位老奶奶哪有这种能力,我跟她生活了好几年,要不是她,我早就已经死了。”

    楚雄焕叹息道:“你当时太小了,人在对方手里,我无法靠近你。”

    楚浩道:“你有什么证据?”

    楚雄焕微微点头,道:“证据我有,我会给你看,其实我说出她在地府的真正名字,你一定知道,她就是秦广王。”

    秦广王?

    楚浩有些震撼。

    地府阎君之一的秦广王。

    楚浩震惊的道:“怎么可能?”

    楚雄焕问道:“就是他,要不是因为秦广王,你也不会失去父母,我们楚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楚浩皱眉头,他想了半天,蹦出一个疑问,道:“所以,我每天跟着老奶奶捡垃圾,住在破旧的土房,下雨房屋漏水,跟老鼠抢饭吃,有上顿没下顿,这些所有的生活经历,全部都是假的?”

    楚雉远瞪大眼睛,道:“我靠,堂弟你也太惨了吧?秦广王这是不把你当人看,居然给了你一段这么惨的经历。”

    楚雄焕和有些无奈,他一脸愧疚,道:“据我所了解,你当时虽然还小,但是被一家人暂时收养,生活经历还算不错,这些都有证据。”

    “后来,他把你带走之后,可能把你记忆删除了,添加了其他的记忆在里面。”

    楚浩:“……#%¥!!!”

    尼玛啊!!!

    老子当年的悲惨经历,居然全部是假的?

    这特么的秦广王也太缺德了,居然在我身上留在如此悲惨的经历,简直不把我当然看,而是当成流浪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