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吓跑了(二)
    这人一上来就呵斥允儿,在场的众人当然不爽。

    中年道人看向王猛,见不过是普通人罢了,他高人一等,冷冷道:“凡夫俗子,跟你说了也无用,秋允儿你现在立即跟本道人去太鼎山。”

    太鼎山,秋允儿的师傅就是去太鼎山,秋允儿不知道,楚浩却很清楚。

    王猛一听,顿时来气了,拿来的道士,居然敢大言不惭,说他们是凡夫俗子。

    秋允儿恭敬的道:“道长前辈,允儿为什么要去太鼎山。”

    中年道人说道:“你师傅在太鼎山,我等来接你去。”

    秋允儿欣喜,终于有师傅的消息了。

    “可……可是。”秋允儿拿不定主意,看向楚浩。

    楚浩背着手,淡淡的道:“你说允儿师傅在太鼎山,有什么证据?”

    中年道人看了楚浩一眼,他只感觉这年轻人阳气旺盛,但是不是阴阳界的,这就不好说了,道:“本道长乃太鼎山无钟道人,这次下山,是为接她回去,你们何必多问。”

    这无钟道人是脑残还是智障,语气那么的嚣张,高人一等的差别,令在场的人很不舒服,楚浩斜眼看着他,道:“凭你一口言辞,就想要允儿跟你走,脑子有问题吧。”

    无钟道人冷哼,非常不满的道:“后生,这不关你的事,别给自己惹麻烦。”

    哎呦呵!我着暴脾气,正好寻思没地方装逼呢,你自己撞到枪口上,要不是今天允儿生日,大家高高兴兴的不想破幻氛围,信不信现在就让你跪下来唱征服?

    楚浩背着手,道:“我不管你来自太鼎山,还是太姥山,想带允儿走,你要先问问我。”

    无钟道人一笑,只是笑容中,带着一丝冷意,道:“后生,可敢报上名来?”

    楚浩背着手,一副高人之范,道:“我的威名,岂能是你想知道就知道的?”

    无钟道人恼怒道:“小辈,你敢戏弄本道长。”

    楚浩虽然一笑笑眯眯的,可是盯着无钟道人,只见他从系统空间,拿出一把银色的手枪,别说无钟道人了,众人也是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这枪,哪来的?

    楚浩淡淡的道:“戏弄你又怎样,你知道我是谁不?敢来这里要人,有种你就要一个看看。”

    “叮……宿主惊吓装逼,获得2000点装逼值。”

    楚浩心中一乐,浩哥装逼出新境界,有时候阴阳界的法器,不一定能威慑这群阴阳界的人,枪可就不一样了。

    他遇到这种情况,对方也是阴阳界的人,可偏偏用冷兵器对付自己,着实蛋疼。

    这些枪,是他上次去龙溪市收拾地下势力,顺手拿了几把枪放到系统空间,这把枪一出,吓到了无钟道人。

    讲真,无钟道人也不是铁打的,这枪打在自己身上,估计是一块铁也要被洞穿,更何况他是人呢。

    无钟道人见状,心中有些纳闷了,还以为能轻松带走秋允儿,这些人好像不是什么善茬。

    接着,楚浩又拿出两把枪,扔给双胞胎兄弟,道:“他敢动手,把人给我打成马蜂窝,出事了我担着。”

    摸到枪的大宝和小宝,一脸的兴奋,他们就是干这一行的,俩人手速极快,那枪玩的贼溜,不像是新手。

    张小宝惊讶的道:“最新的ak-47突击步枪,老板这枪很给力啊,钢板都能打穿。”

    张大宝的更夸张,他打开保险,对着无钟道人,笑道:“弗格里80毫米火箭筒,这东西打出去,大象都要变成渣渣。”

    “叮……宿主震慑装逼,获得2000点装逼值。”

    无钟道人嘴角抽搐,他没用过冷兵器,多少听说过ak47和火箭筒的大名。

    特别是火箭筒,太夸张了。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原本很狂的无钟道人,有些难以下台,真要出手的话,他能拿下一两个,可是这么近的距离,一枪打在身上,不死也半残废。

    冯媛媛激动无比,她看到了什么,有枪还有火箭筒,在拍警匪片吗?

    这群人就是允儿的哥哥们,实在太帅了,冯媛媛的眼睛里,冒着崇拜的小星星。

    无钟道人后退一步,吞咽口水,道:“我,我们大家都是文明人。”

    张小宝不屑的道:“是你自己要抢人,还跟咱们说什么文明人,老板我看这人就是一骗子,给他来一枪吧。”

    楚浩点头道:“可以。”

    张小宝嘿嘿一笑,给ak47上膛,对着无钟道人。

    尼玛的!

    无钟道人哪敢停留,转身就跑了,那速度贼溜,还玩什么蛇形步,据说这样对方就不可能用枪打到自己。

    “切!”

    众人嘘声。

    无钟道人,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他堂堂太鼎山高手,居然被一群拿枪的人,吓成这样。

    无钟道人回到车上,炎辰问道:“前辈,是不是那小姑娘?”

    炎辰,也看到了楚浩,他内心压抑住恨意。

    年轻道人也问道:“师叔,是不是她?”

    无钟道人整理了慌忙的衣衫,他正色的道:“的确是。”

    年轻人狂喜,道:“师叔,咱们还等什么,把她带回去吧。”

    无钟道人为了掩饰慌忙与尴尬,他道:“她不相信我们,必须有她师傅的信物才行。”

    年轻纳闷了,你堂堂一个大高手,带着那小道姑还不是轻而易举,他道:“可是,咱们上哪找她的信物,要知道钟道人她人……!”

    无钟道人道:“我自有办法,今日天色已晚,就回去休息吧。”

    炎辰连忙开车,送两位前辈去酒店休息。

    其实,无钟道人也头疼了,他万万没想到,这群人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拿出枪来,连火箭筒都搞出来,太浮夸了。

    ……

    第二天一早,无钟道人和年轻道人来到三清阁。

    “世俗已经这么开放了吗?要是在以前,绝对被说成是***。”看到三清阁贩卖的东西,无钟道人很惊讶。

    算一算,他有十多年没下山了,那时候的华夏国,还没有如此昌盛。

    店里购买物品的一位富婆,看了中年道人一眼,冷笑道:“乡巴佬。”

    无钟道人和年轻道人脸色难看,谁是乡巴佬了!现在的世俗,这么哪里都充满弄弄的恶意。

    无钟道人淡淡的道:“心平气和最重要。”

    年轻道人也只能压住怒火,道:“是,师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