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心中有虎
    楚浩看着蓝血蛇酒,这酒真贼好喝,恨不得把它带回去,心情不错的时候,拿出来喝一喝。

    “啧啧……现在我也是大药师了,改名去抓几条蛇回来泡酒。”

    蛇王入城的时候,楚浩就看到很多蛇,其中还有一些蓝血蛇,因为是蓝色的蛇鳞,很好认出来。

    这一等,楚浩发现等了半个小时,他闲着又偷偷喝了几杯酒,真好喝。

    房门打开了,马清语不是从马博珍房间走出来,她从自己房间走出,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居然是一套睡衣。

    她的睡衣,不如说的睡袍,长长睡袍到膝盖,白亮色的绸缎,风韵的姿态,让人看一眼,就浮想翩翩的样子。

    马清语不好意思,她有些喝晕了,道:“我听故事,就想穿着睡衣睡觉。”

    楚浩眼睛贼亮亮的,道:“没关系。”

    马清语坐到沙发上,睡袍下压,包裹不住腰下那傲人的体质,楚浩隐约能看到,她睡袍里面的另一条裤子,好像是三角形的。

    楚浩吞咽口水啊。

    马清语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道:“抱歉了,这是职业习惯,今天喝了酒,我怕自己明天记不住。”

    楚浩又说道:“没关系。”

    马清语这才问道:“小楚,你说的阴阳界到底是什么?”

    楚浩想了想,这才道:“阴阳界,普通人可以理解成,人,鬼,妖,邪祟,彼此共存的世界,普通人或许无法看到鬼,但在阴阳界所有人眼里,鬼的存在很普通。”

    马清语点头,道:“那你说的妖?昨天发生的新闻,不知道你有没有看,那时候出现一条很大的蛇,它是不是妖?”

    楚浩道:“它的确是妖,而且还是很厉害妖怪。”

    能不厉害吗?

    那么大的一条蛇,跟现代的一栋大厦差不多,炮弹都不一定打的死它。

    马清语惊呼,她身为新闻工作者,就是想取这些题材,难得有楚浩讲解,不由得靠近一分,挨着楚浩问道:“人,鬼,妖,彼此是仇敌吗?”

    这个问题,非常的关键,这关系到人类以后。

    马清语不知道,楚浩嗅到她身上特有的香气,整个人都快爆炸了,这香气令人心碎,仿佛磕了药一样,想要拼命的吸氧。

    特别是,这么一个极品小姐姐,大晚上的,楚浩更加受不了。

    一想到,自己如今还是童子之身,他心里更加渴望。

    楚浩内心的躁动,道:“是不是仇敌我不知道,人和鬼是共存的,没有人死了,哪来的鬼魂。而且!鬼是由地府管辖,只有厉鬼才会逗留人间闹事。”

    “至于妖,它们属于特别的类型,万物有灵智化妖,任何东西时间长久了,就会化妖,看过聊斋就知道,有好的妖,当然也有坏的妖。”

    马清语长处一口气,道:“实在太感谢你了,这些话对我很重要。”

    又说了不少东西,不知不觉,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楚浩越说越来劲,似乎因为喝了那酒的关系,生龙活虎,之前的酒劲全没了,剩下的毫无困意,这或许是因为内劲的关系。

    只是,当他扭头看去,却发现马清语,眼皮子沉沉的,快要睡着一样。

    楚浩无奈的道:“清语姐,时间不早了。”

    马清语回过神来,睁开眼睛道:“啊!你说什么?”

    “我说,时间不早了,要不睡觉吧。”

    马清语酒劲上头,她脸红红的,听说要睡觉,仿佛误会了什么一样,道:“我……我还从来没跟别人一起睡过。”

    楚浩哭笑不得,不过见她这样,想逗逗她,于是道:“人都有第一次的嘛。”

    马清语脸更红了,没喝酒的时候,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喝完酒后,脑子似乎转不过来,道:“第一次,我……我想给自己喜欢的人。”

    楚浩差点没笑喷,这位小姐姐也太可爱了,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马清语认真的道:“对我好的人。”

    “比如!”

    马清语回过神来,发现楚浩套自己话,她轻轻一笑道:“小楚,你是不是乘着姐姐喝了酒,想做龌龊的事情啊。”

    楚浩可不是半年前的小男生,他装逼有一套,撩妹也有一套,挑衅的道:“小姐姐,我这个人不会乘人之危,你要配合的话,我当然乐意。”

    马清语脸红,道:“谁要跟你做龌龊的事情了,咱才第一次见面。”

    楚浩道:“啧啧……第一次见面,你就敢在我面前穿睡衣,这要是别的人,你早就完蛋了。”

    马清语看了看自己,妩媚极致,躺在沙发上,身形阿娜,如一团诱人的熟肉,而且靠楚浩很近,双方相隔只有几寸,仿佛在沙发上聊天的情侣。

    马清语话中带着挑衅的道:“别人我不知道,弟弟心中有虎,却不敢做。”

    不敢!

    你也太小看浩哥我了。

    楚浩挑眉道:“要是真做龌龊的事情,我怕你受不了。”

    马清语翻白眼道:“说那么多,你还是不敢。”

    靠!

    娘希匹的,话都到这份上了,浩哥我能惹你就不是楚逼王。

    楚浩翻身把她压着,在这一瞬间,双目对视,身体与身体的接触,仿佛触电一般。

    楚浩估摸着,这马清语一定会害怕,再求饶。

    可是,他低估了一位三十岁年纪的小姐姐,被一个男性压着,她能没有感觉吗?都说男人是豺狼,那三十岁的女人是老虎一般,也瞬间爆发了。

    再加上,马清语今天喝了酒,积累多年的情绪也爆发了,她红着脸道:“胆子是有了,可你真的行吗?”

    娘希匹的,浩哥今晚就弄死你,让你跪着求饶都不放过。

    楚浩的打手,直接按下,柔软的感觉,让他激动不已。

    这……这也太美妙了,楚浩不是没经历过,可好几次都是意识模糊,他这一次可是非常清醒。

    马清语也激动了,居然直接迎上了楚浩。

    这一点,让楚浩非常的意外,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小姐姐,不喜欢小妹妹的原因,小姐姐成熟啊,干起事来,那是一点都不马虎,还有经验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