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蓝血蛇酒
    楚浩突然间发现,马博珍培养了一个极品女儿,容貌虽不是全球最顶尖的那种,可重要的是,她有着很多女性没有的东西,这种体香最令人迷醉。

    最重要的,还是浩哥最喜欢的熟女类型,还会做饭?

    马清语见楚浩这样,她可不是什么小女孩了,有经验的大姐姐,当然不是哪方面的经验,而是为人处世的经验。

    她轻轻一笑,那皮肤如玉白陶瓷般,在灯光下如琉璃透彻,笑道:“楚大师,这样看我都不好意思了。”

    楚浩尴尬,这御姐不是小女生,害羞这种事情,极少发生的。

    这让楚浩想到洛烟,哪位小姐姐也不是一般人,挺腹黑的。

    马博珍哈哈一笑,道:“吃饭。”

    楚浩吃了一口饭菜,眼睛一亮,忍不住道:“这菜真好吃。”

    马博珍笑道:“清语还是厨师,她可是那啥米其林的大厨。”

    楚浩都无语了,怪不得马博珍说,希望女儿嫁出去后,不受苦。

    又漂亮又会做饭,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这种女人娶回家,还不当宝贝一样吗?

    “小楚,尝尝我这酒,一般人可是喝不到的好东西,这酒要这样喝。”老爷子举起酒杯,然后仰头一杯饮尽,他闭上眼睛,尝尝吐出一口气。

    楚浩也举起酒杯,杯并不大,他一口饮尽,酒入喉,能感受到一股火辣的烈,贯彻到了腹部,如一道直线而下。

    不过,这一股烈很快消失,化作醇香的酒味,他吐出一口气来,毛孔舒展,爽到了极致。

    楚浩不是没喝过酒,可是这酒让他有一种,如飞上天的感觉,不仅如此,他的内径,因为这酒如洪流勃发。

    这一刻的楚浩,在马清语和父亲看来,浑身散发出一股雄霸的气势,来着王者的气魄,普通人只能仰望!

    马清语惊讶了,她还从未见过,喝酒能喝出此等气质,这种感觉让她心头狂跳,脸微微一红。

    楚浩吃惊的道:“这酒用了蓝血蛇的蛇胆,还有蓝血?”

    马博珍举起大拇指,道:“厉害,就是蓝血蛇。”

    其实,他也想试探一下,楚浩懂不懂药,居然被他一口就尝试出来。

    蓝血蛇,全球极为稀有的蛇种,基本上有价无市的东西,一条成年的蓝血蛇,在市面上能买到三百多万。

    这马博珍,还真是会享受,刚才那一杯酒,最少几万块了吧?

    楚浩道:“马爷爷,您还真是药材界的高人。”

    马博珍摇头道:“你就别夸老夫,血藏沉木我都不会用,而你会用,比我强多了。”

    马清语连忙问这么一回事。

    马博珍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血藏沉木能够延寿!”马清语吃惊的道。

    楚浩点头,道:“延寿是其次,这东西对我很重要,没有它的话,想去灭鬼阴山也不太可能。”

    马博珍感叹的道:“它能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也不枉老夫留了那么久。”

    马清语举起酒杯,道:“楚大师,谢谢你救了我,感激不尽。”

    楚浩有些不好意思,在所有小姐姐中,除了沐雨妃会让他看着就害羞,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马清语了,道:“小姐姐,你也别叫我楚大师了,叫出楚浩或者小楚就行,我年纪也不大。”

    马清语抿嘴一笑,道:“好,我以后就叫你小楚好了,这杯酒姐姐敬你。”

    楚浩满上一杯酒,俩人就这样碰杯,一口饮尽。

    楚浩长出一口气,这酒喝的第一杯是一种感觉,第二杯又是另一种感觉,让人回味无穷,道:“真是好酒。”

    马博珍一笑,给楚浩又倒了一杯。

    马清语也是第一次喝父亲熬制的酒,她平时是不喝酒的,因为特质的关系,她一喝酒就特别容易醉。

    这一杯酒下去,马清语脸红如桃花一般,双目变得更加柔情,仿佛隐藏着一种暧昧,妩媚柔性,勾引男人的心魂。

    楚浩看到妩媚的样子,有些发呆,这真是一个极品的小姐姐。

    吃着饭,喝着酒,聊着天,三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其中马清语喝的最少。

    楚浩古怪的发现,这酒很容易醉人,要知道他可是海量的酒,可是这酒用内劲挥之不去,仿佛融入到体内深处一般。

    不知不觉,他有些酒晕了,当然只是轻微的眩晕而已。

    马清语因为心情不错,似乎忘记自己不能喝太多,虽然只喝了两三杯,可她已经晕乎乎的。

    大家都知道喝醉酒的人,看世界都不一样,这种酒虽然醉人,但并非醉死的那种,现在的马清语看世界都是五彩斑斓的,很是奇诡。

    然而,当她看到楚浩,跟自己父亲还在喝酒,那性情中的霸气,居然吸引了她,这种感觉尽是前所未有的。

    不知不觉,马清语尽是看了发呆。

    而楚浩和马博珍呢?

    俩人没发现马清语的异样,聊着各种药的配置,马博珍是越来越佩服楚浩,年纪轻轻懂得也太多了,完全不比他差。

    要知道,马博珍可是华夏国少有的药师,能配置各种中药,而楚浩说出来一些自己的理解,让马博珍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

    他们已经沉迷在这酒中,无法自拔了,马博珍更是喝醉,说话都不利索。

    楚浩这才发现,马清语在看着自己,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小姐姐,我脸上有东西?”

    马清语脸红,站起身道:“我送老爸回房休息,你等我一会。”

    送你爸去,让我等你一会,难免让人浮想翩翩啊。

    马清语何等意识,她可是一位记者,察言观色很厉害,忍不住翻白眼道:“别想歪了,等我给你安排房间睡觉,现在太晚了,不适合开车。”

    楚浩有些失望,还是道:“那行吧。”

    马清语扶着马博珍,回目一笑,盛世好看,道:“等会,你要跟我讲一讲,阴阳界的事情哦。”

    楚浩点头,这也没什么,阴阳界的事情几乎要曝光了,听赵苟胜的话,华夏国也会在近期,曝光一些事情,现代人只是早晚知道,能不能接受,那另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