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这很合理
    楚浩捡起断指,手指低着鲜血,他来到魏云面前,掀开那巨大的肚皮,在上面画起血咒。

    在楚浩画血咒的期间,山庄外的人开始进攻,余思成和王猛看到那么多人出现,为楚浩担忧,也冲了上去。

    山庄外,血流成河,这些人来势汹汹,守着山庄的人,根本就挡不住。。

    人太多了,当这些人打到了大厅内,就看到楚浩,在唐装老者身上画血咒。

    “神胎!”见魏云肚子鼓起,众人大喜。

    “放开那个神胎。”有人喝道。

    楚浩没理会。

    他扔掉手指,开始作法,念道:“天园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神鬼扭转,乾坤挪移,急急如律令。”

    只见,魏云肚皮上的血咒,散发出恐怖的煞气,狂风吹得整个大厅摇晃,不少人站不住身子。

    就看到,血咒仿佛一道锁链,将鬼胎拉出来,这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婴儿,被封印在血咒上。

    紧接着,唐装老者身上的血咒,仿佛得到回应一般,两人身上的血咒,合为一体,鬼胎被血咒,拉入唐装老者体内。

    “不!不!”

    唐装老者彻底的头皮发麻了,这是何等能力,居然把鬼王胎嫁接到他的体内。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毛骨悚然了。

    只见,唐装老者的肚皮,快速暴涨,鬼王胎在里面剧烈的晃动,疼的唐装老者在地上打滚。

    楚浩冷冷的看着唐装老者,道:“既然你们培育了它,就应该生下它,这很合理。”

    “叮……宿主震撼装逼,获得900点装逼值。”

    “叮……宿主震撼装逼,获得900点装逼值。”

    唐砖老者吓疯了,鬼胎一旦诞生,就会吸收那个人身上的所有阳寿,他死定了。

    唐装老者跪在地上,痛苦的道:“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楚浩一脚踹去,把唐装老者踹飞,冷声道:“培育这鬼东西,你这么就没想过,死去人的感受?”

    唐装老者痛苦,肚皮终于撑不住裂开了,黑色的血液,溅射而出。

    这一幕很恐怖,一只黑灰色的小手,挠着他的肚皮,一口血洞被挠出,黑血四溅。

    “砰!”

    唐装老者的肚皮终于炸开,身体瞬间枯萎,变成了一滩灰烬,连灵魂都被鬼胎吃掉。

    一个黑灰色的小婴儿,掉落在地上。

    鬼王胎出生了!

    鬼王胎,它的皮肤黑灰色,双目没有瞳孔,如两颗黑色珍珠,它支撑身体站起来,嘴里一排尖锐如锯齿般的獠牙,朝着众人嘶吼。

    它是鬼!

    不,应该说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毕竟从人类体内生出。

    鬼王胎很强,早在鬼母身上怀胎很长时间,吸收的鬼母的鬼煞之气,嘶吼咆哮的它,发出巨大噪音,迷惑人的精神和脑子,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旁人大喜道:“快抓住它。”

    这人来自华夏九门的贺家,为了这一刻,他带来了贺家一半的精英。

    鬼王胎扑了上去,速度极快,如弹簧跳起,咬住一个人的脖子,“咕噜”“咕噜”吞噬鲜血。

    贺家一名中年男子,拿出符咒喝道:“灵神在上,九幽天地,急奉祖师之令,镇压鬼邪万妖精。”

    黄符“咻”的飞出去,贴在鬼王胎身上,奈何鬼王胎岂能是等闲,黄符的符咒,一瞬间变成黑色,掉落在地上。

    鬼王胎扭过头,露出一排尖锐的牙齿,表情狰狞的盯着贺家中年人。

    鬼王胎扑了上去,速度极快,如一道黑色闪电,要在他脖子上,鲜血四溅。

    男人倒在地上,想要把鬼王胎弄开。

    鬼胎咬得死死的,此人叫都叫不出声,抽搐了几下,就没了生命迹象,肉身干枯,跟唐装老者一样,如同被火焚烧,化成了灰烬。

    其他人,吓了一跳,这鬼王胎未免太厉害了。

    这时候,楚浩冲了上去,一脚踩住鬼王胎。

    他的力量之大,踩在鬼王胎背上,它疯狂的挣扎,爬不出来,朝着楚浩嘶吼。

    楚浩道:“小东西,遇到本天师,算你倒霉。”

    突然,大厅之外,传来笑声。

    一位中年女人,身材妖娆,容貌并不惊艳,普通的姿色,盯着楚浩脚下的鬼王胎,道:“好厉害的神胎。”

    “三真教的鬼娘子!”

    看到这位中年女人,一名茅山的老道忍不住惊呼。

    鬼娘子,在阴阳界大名鼎鼎,更别说她来自三真教。

    三真教,非常古老的教派,历史不弱于龙虎山,最主要的是,三真教汇聚了阴阳界大半的精英人才。

    鬼娘子,也是为鬼王胎而来的。

    一位赤发男子出现,他脸上带着黑色鬼面具,但是能看到他的双瞳血红。

    只是,这个赤发面具人,目光从鬼王胎身上移开,盯着楚浩,满是疯狂的杀意。

    楚浩有些莫名其妙,他不认识这个人。

    “谁的可不一定。”

    一位姿色妖娆的女子出现,她赫然是炎家的炎付蓉。

    “炎付蓉。”鬼娘子盯着炎付蓉,满是杀意。

    炎付蓉没看鬼娘子,饶有兴趣的打量楚浩,道:“我们又见面了,楚浩。”

    楚浩当然记得炎付蓉,这个女人当初跟炎辰在一起,她居然逃出了楚王墓。

    只是,炎付蓉跟上次见面,好像不太一样了,怎么说呢!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欧阳岚也走了进来,道:“鬼王胎,谁都不许带走。”

    欧阳岚很惊讶,没想到楚浩也在这里,见他踩着鬼王胎,也松了一口气。

    鬼娘子淡淡一笑道:“就凭你!欧阳小丫头,听说你们s级除妖师元气大伤,不好好养伤,来掺和这事,就不怕第七区再缺一位除妖师吗?”

    “你小瞧我,小心怎么死都不知道。”欧阳岚冷厉的道。

    鬼娘子则是不屑一笑。

    “你们这些小辈,未免不把我龙虎山放在眼里。”

    龙虎山这边,一个中年男子走出,眉目如漆,在他双手带着一连串的金环,冷冷扫视在场所有人。

    这个人很强,气场就震慑了很多的人,鬼娘子都皱起眉头。

    “近年,邪门教派和华夏九门,的确很嚣张,是应该清理出一些不稳定的因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