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抵达帝都
    老潘,在安立市曾经小有名气,可自从日天集团迅速发展,他想生存下去,必须附庸日天集团身边。

    老潘接到秦伯仁的电话,听说自己的手下,招惹了日天集团董事长,他魂都几乎吓飞了,立即打电话给赵尚。

    “你面前这位,是日天集团董事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得到他的原谅,二是今晚你消失。”

    听到这句话,赵尚简直吓尿了。

    楚浩表情依然很冰冷。

    张川也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没过多久,他电话就响了。

    张川看到是他老爸的电话,只听那一头急促的道:“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

    张川啊了一声,道:“爸,我……我。”

    听到这语气,张川的父亲十有**可以肯定了,他几乎咆哮的道:“王八羔子,你要害死老子吗?现在多家公司打来电话,拒绝与我们合作,股东纷纷开始撤股,不用几天,公司就完蛋了。”

    张川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就傻眼了。

    一个电话,居然让他家的公司动荡,这是何等的手段?

    很快,那一头又接到了电话,张川的父亲呼吸急促,颓废了很多,道:“是日天集团,对咱家公司出手,完了。”

    日天集团。

    最近制霸安立市的日天公司。

    那么大的一个公司,要搞死张川家的公司,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张川的父亲想到儿子的安全,激动的道:“你赶紧离开安立市,现在立刻出国。”

    张川都快哭看了,他道:“爸,我……我怕是走不掉了。”

    在所有人注视下,张川扑通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浩哥,求你绕我一命,我……我。”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900点装逼值。”

    震撼。

    又一次的震撼。

    大家的目光,看向楚浩有了极大的畏惧。

    张川和赵尚两人,不停的磕头,比拜祖宗还积极,脑门不停的撞击底面,磕出血来,一个比一个狠,希望要楚浩原谅。

    楚浩依然是面无表情。

    在场的人,不断的吞咽口水。

    特别是秦正羽和秦山川父子,眼珠子都快爆出来。

    楚浩背着手,面无表情,淡漠的道:“其实,就算我不打这个电话,你们也活不到明天。”

    听到这句话,大家不由得奇怪。

    楚浩问道:“你们两个,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做噩梦?”

    俩人一惊,抬头看着楚浩,脑门全是鲜血,他们的确每天做噩梦,精神被摧残不行,才去spa店放松。

    楚浩继续道:“是不是有一个女人,要吃掉你们?”

    众人看向这俩人,见他们长大了嘴巴,看来是真的了。

    在梦中,张川两人坐着同样的噩梦,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人,啃吃他们的身体,那种感觉很恐怖。

    “您……您怎么知道?”赵尚一脸的震惊。

    楚浩冷笑道:“本天师什么不知道!她是来找你们复仇的,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今晚是她的头七,会来找你们。”

    “叮……宿主惊吓装逼,获得900点装逼值。”

    张川和赵尚对视一眼,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惧。

    没错,他们的确认识那女人,就在七天前,俩人出去喝酒,路上看到一个小妞长得不错,就把她给强拉回酒店。

    事后,那女人在洗手间割腕自杀,俩人当时慌了神,深夜时候,找了郊外的大山,把尸体给埋了。

    俩人傻眼了。

    不停的磕头道:“大师,救救我们啊?求求你。”

    楚浩没有说话,一双眸子冷漠。

    张川浑身发抖,吞咽口水道:“警察,我……我要自首。”

    自首,他们真的怕了,如果说之前恐惧楚浩,那么女鬼的出现,让俩人精神崩溃。

    张川把事情经过说了一边。

    秦山川怒道:“把他们抓起来。”

    厉害了,这都能看出来。

    方静薛吃惊,她虽然是第七区的人,可完全没看出来,这俩人被鬼缠身。

    楚浩还是原来的楚浩,若是不嫖,在自己的心目中,还是那么的厉害啊。

    可惜了,这么有才的人,咋就嫖了呢?

    张川非常害怕,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大师,救救我们啊。”

    楚浩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再说了,跟本天师有仇的人,我为什么要帮。”

    楚浩转身就走,对于这种人他若是帮了,岂不是遭天打雷劈。

    两人更加的绝望了。

    楚浩走出派出所,深吸一口气,对唐沫道:“带我去倾莲哪里。”

    唐沫咬牙,她怨恨楚浩,可最终还是点头。

    刚回来,又得去帝都,让秦山川帮忙把身份证补回来,俩人出发去了。

    第二天一早,警察来牢房,却看到张川和赵尚俩人死了。

    透过监控发现,晚上值班的警察突然睡着,在监控中,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穿过了监牢,里面的两人不停大喊大叫,可是值班警察仿佛吃的迷药一样,醒不来。

    最后,俩人互相咬对付,耳朵,鼻子,手臂,眼睛都被抠出,撕下一块又一块的肉,最后死亡。

    监控里的这一幕,警局的大家无比惊悚,对于灵异事件,只能打电话给特殊的组织处理。

    “昨天的年轻人,实在太厉害了。”

    回想起来,楚浩昨天说他们俩人,有血光之灾,第二天就死了。

    ……

    与此同时。

    楚浩已经抵达了帝都。

    帝都,华夏国的首都。

    这一路上,唐沫还在生气,一句话也不跟楚浩说,直到下了飞机。

    唐沫道:“倾莲这次昏迷不醒,找遍了各地的大师,也不见好转,我才去找你的。”

    楚浩点头。

    这时候,机场外有人来迎接俩人,一辆豪华宾利。

    走下来一位黑衣保镖,他打开车门,道:“两位请。”

    上了车,才发现后座位上,是依倾莲的父亲,依郑钧。

    有一段时间,没见依郑钧了,头发夹带着不少的白发,他这段时间很憔悴。

    “叔。”楚浩道。

    依郑钧露出笑容,道:“阿浩,辛苦你了。”

    楚浩摇头,唐沫找楚浩是依郑钧提出的意见,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车开了,朝着中心的方向。

    ps:通宵守丧去了,现在才回到家,上次章节睡觉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