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第276章 楚半仙
    一大清早,楚浩还在呼呼大睡呢,昨天的确是累,还吐血来着。



    外面,传来老院长的声音道:“小耗子,刘振强和他爹找你。”



    楚浩无奈的起身,穿着一条裤衩打开门,伸出脑袋,道:“老院长,让他们等会呗。”



    “你小子,话说昨晚你们去干嘛了,龙王庙居然被给拆了,现在镇子的人都惊动了。”老院长担忧的道。



    “没事。”



    洗漱一番后,楚浩懒洋洋的来到院外,看到刘振强快速迎,在他身边,一个差不多六十岁的老人,那是刘振强的父亲了。



    刘振强怕楚浩不救他,把自己父亲给带来了。



    刘振强的父亲道:“小耗子,刘爷爷是看你长大的,听小强说你能救他,你一定要出手帮忙啊。”



    楚浩看了刘振强一眼,道:“既然刘爷爷都来了,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刘振强兴奋,院子大部分人都出来看,特别是小孩子,一个个熊孩子爬树,想看看到底咋回事。



    楚浩看着刘振强一眼,道:“刘爷爷,治他可以,但治标不治本。”



    “啊!”刘爷爷一惊。



    刘振强也慌了,起身想要跪下,颤声道:“楚大师,您可一定要救我啊。”



    刘爷爷也慌了,刘振强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小耗子,爷爷求你,一定要帮帮小强。”刘爷爷道。



    楚浩掐指一算,道:“你胸口的东西能治,不过算治疗好,不出三年你也要废。你眉心有两股黑气,一股是鬼心的黑气,另外一股嘛,三年必然加深。”



    “啊!”刘振强都给吓哭了,直接给楚浩跪下,求他一定要救自己。



    楚浩淡淡的道:“我救不了你,除非你戒赌,如果没错,你的命会丢在赌桌。”



    “不赌了,我在也不赌了。”



    楚浩摆摆手,道:“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自己的命,自己把握,熊孩子你过来。”



    树,一个熊孩子跳了下来,道:“耗子哥哥,啥事呢。”



    “去,拿一个矿泉水瓶,撒一泡尿。”



    熊孩子也没问为啥,跑去撒尿了,楚浩画了一张符,道:“回去把童子尿给煮了,燃烧这张符兑水喝,胸口的东西会驱除。”



    刘振强扛着一瓶黄灿灿的童子尿,苦逼一张脸,道:“楚大师,还……还有其他方法吗?”



    那熊孩子一听,刘振强要喝他的尿,乐得不行。



    楚浩道:“喝一桶童子尿也行。”



    刘振强连忙摆手,道:“我喝一瓶。”



    这件事,很快传了出去,镇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孤儿院的院子,出了一个年轻的活半仙。



    活半仙,这是乡下乡镇,对专门处理诡异事情的称呼,有的地方称跳大神。



    楚浩出名后,很多镇人来找他,大部分人曾经帮过困难时期的院子,楚浩一开始也没办法,帮忙解决一两个,后来人实在让太多了,更葩的是,有些人来让他看,纯粹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活半仙。



    一个大婶,走进屋子激动的道:“哎呦!终于到我了,小耗子长本事了呢,大婶当初还帮你洗过澡呢,你小子可得帮大婶好好算算。”



    楚浩神色和睦,道:“大婶,不知道你想算什么?”



    “你快帮我算算,家里那头老母猪,能生出几个崽?”



    楚浩:“……”



    掀桌子啊!



    是这些葩的人,你让我楚大神情何以堪?



    算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



    一个瘦弱的男人,道:“楚大师,快帮我算算,我媳妇是不是跟别人搞了。”



    楚浩:“……”



    想揍人啊!



    你媳妇有没有跟别人搞,我哪知道去?



    更葩的是,一老太婆抱着一只兔子,颤颤巍巍的道:“楚大师,你帮我家的猫看看,它晚经常说自己的兔子,是不是病了。”



    抱着一只兔子,你说家的猫?



    楚浩连忙烧了一张符纸,不是治疗兔子,而是治疗你老太婆的。



    一旁迎客的张琴爱和枸德胜,见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找他,一阵无语了。



    还有一个大婶,道:“楚大师你看看,这是我家闺女的生辰八字,看看跟你的八字合不合。”



    挖槽!!



    楚浩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张琴爱便冷着脸,道:“不合,不合,你们看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



    连老院长都无语了,连忙下了逐客令。



    没办法,大家乡里乡亲的,又不好赶走,只能说楚大师消耗法力,现在需要休息。



    楚浩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明天回去。”



    镇子暂时没发呆了,乡亲们太过于热情,楚浩估计会累死在这里。



    午的身后,有一大群人,把院子给围堵了。



    是城市那边来的,一俩又一俩的车,还有不少的豪车,下来的近二十号人,个个凶神恶煞,浩浩荡荡把院子给围堵了。



    枸德胜脸色大变,道:“是白家的人。”



    看到一辆奔驰车,有两人被抬了下来,不是白姜明和白晶玉又是谁?



    这两人命大,昨天居然没有死。



    但人好不到哪里去,白晶玉仰头看向天空,一脸痴呆的模样,好像是在怀疑人生。



    白姜明坐在轮椅,一条胳膊抱着纱布,那是被水尸给咬的,身有着红色斑点,显然是了尸毒,两兄妹昨晚,经历的非人一般的折磨。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走了下来,看到儿子和女儿这般模样,他心绞痛。



    “里面的人都给我出来,否则我烧了这院子。”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往院子的角落,倒了大量的汽油,态度极其嚣张。



    院子的人害怕不行,特别是孩子们,哪里见过如此架势,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怎么办?怎么办?都怪我。”枸德胜在一旁很自责,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白家,在安立市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地下市场,管理不少夜店和ktv,算是安立市北区的一方霸主了。



    枸德胜咬牙道:“我出去,大不了让他们把我带走。”



    这枸德胜,关键时候还是可靠的。



    楚浩拍了拍枸德胜肩膀,道:“多大点事!你们都别出去,我出去一趟。”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