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第265章 上岸的尸体(十五)
    终于,来到小镇后面的树林,非常诡异的是,这片庙宇居然一滴雨水都没有,仿佛有一股力量,把水给隔离开了。



    楚浩和刘振强瞠目结舌,这简直是神迹有木有?



    水旱魃站在水面,指着坡面,在坡有一个庙宇。



    龙王庙,是镇子唯一的庙宇,是镇人祈祷抱有,求子的地方。



    楚浩一愣,意思让我去?



    呵呵达,本逼王天师会按照你命令去做事?



    楚浩开口道:“你想让我帮忙?”



    水旱魃点了点头,它还是站着,仿佛一尊站立的死尸。



    楚浩亲切的道:“咳咳……既然这样,那我们来谈一谈报酬的事情,本天师做生意向来合理,公正,拿多少报酬,给你办多少事,第一次合作,我给你打九折怎样?。”



    刘振强听得目瞪口呆,你丫的要不要这么牛叉?跟这种东西交易。



    水旱魃也愣住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楚浩一挥手,道:“听不懂,说人话。”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400点装逼值。”



    厉害了我的哥,你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吗?



    水旱魃显然是被激怒了,狂风吹开长发,那是一张,满是动洞疮的脸,狰狞恐怖。



    它一张口,狰狞尖锐的獠牙,口全是恶心人的尸虫,还有一根根蠕动的荆棘。



    这一幕,普通人看到指定被吓死。



    刘振强一口气没提来,直接给吓晕了过去。



    “真是一个废物。”楚浩骂了一句。



    可是,他手电筒朝着水里一照,不由得倒吸凉气。



    水出现很多黑影,在手电筒照射,才发现,那居然是站着一具又一具的水尸,水尸脚尖垫底,在水漫步走来,朝着渔船靠近。



    这水已经能把人淹了?



    楚浩暗叫不好,现在的环境太麻烦,要是在陆地,算来一千具水尸也不惧,要是被拖到水里,算是赵云也救不了他。



    楚浩一剑刺在刘振强屁股。



    刘振强尖叫醒来,捂着屁股痛的不行。



    “不想死赶紧划船。”楚浩道。



    刘振强也吓得不行了,他用水竿开始划船。



    结果,水竿被什么东西攥住,拔不出来。



    楚浩怒了,道:“当本天师是摆设?”



    他拿出圣佛木鱼一敲,一连串灭杀水尸系统提示,渔船又开始能动了。



    当他抬起头,却发现水旱魃不见了。



    跑了?



    等了一会,那凶猛的水潮开始推,能淹一个人深度的水,回归到了膝盖的地方,看来它是真离开了。



    楚浩皱眉头,看向那庙宇的墓碑,道:“走吧,回家。”



    刘振强浑身哆嗦道:“那……那东西走呢?”



    “你还想它回来啊?”楚浩道。



    “当然不是。”



    俩人回到院子,说来真的非常诡异,之前镇子的水,能淹一个人的高度,怕是整个镇子都被淹了。



    可院子里面,只是有少量的积水。



    已经是深夜一点钟,刘振强说什么也不敢一个人回去。



    此时,枸德胜和张琴爱都没睡,很担心楚浩的安全,见他回来松了一口气。



    “阿浩,你没事吧?”张琴爱道。



    楚浩一脸古怪的道:“咱院子没有被水淹?”



    张琴爱一脸的迷茫,道:“没有啊,虽然雨水很大,只淹到门槛的高度。”



    刘振强哭了,道:“浩哥,咱……咱是见鬼了吧。”



    张琴爱两人迷茫,楚浩把事情一说,两人张大了嘴巴,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楚浩道:“这水旱魃岸,估计是有原因的,明天去龙王庙看看。”



    天逐渐亮了,雨水小了不少,但没有停下来的架势。



    镇子,逐渐有人走出来,大家打着雨伞,穿着雨衣。



    “水尸岸了,水尸岸了。”



    一大清早,听到外面有人大喊,镇子的人都被惊动,一群人朝着黄河边缘去。



    楚浩本来呼呼大睡的,被张琴爱给吵醒,她神情惊慌的道:“阿浩,黄河边出现好多水尸。”



    楚浩穿衣服,来到黄河边缘,此时镇子七成的人都来了。



    在黄河边,出现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这些尸体很浮肿,有人穿了古代服饰,也有人穿了现代服饰。



    刘振强这家伙,挤到人群,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只见,其有几具尸体,是昨晚跟他赌钱的人,居然全死了。



    刘振强害怕不行,“扑通”跪在楚浩面前,浑身颤抖的道:“楚天师,你可得救救我啊。”



    他现在明白了,如果昨晚不是楚浩出现,恐怕自己,也会成为这些尸体一员的。



    一共二十三具尸体,各式各样,全是被水淹死的,有的已经淹了很久,面目全非了。



    一个镇子的妇人,惊恐的道:“那……那人不是小郑吗?他已经失踪了三个月。”



    有一具尸体叫小郑,是镇子的人,三个月出去打鱼再没回来过。



    “嘶!!这……这不是二疯子吗?



    一个老人的尸体,是不远处村庄的老疯子,这疯子疯疯癫癫的,经常在村子大喊大叫,据说已经消失快半年了。



    大部分尸体,都死了很久,但是一场大雨后,全部被送了岸!



    镇的无惊恐,害怕到不行了,这种事太诡异了。



    虽然,大家出去打鱼,偶尔也会捞到一些尸体,但远远没有这次来的震撼。



    镇的法师来了,那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走路颠簸,他是镇唯一的一个“大师”。



    那老人穿着道袍,让人摆着祭坛,开始念叨咒语。



    一位八十岁的老人,惊恐的道:“跟四十年前一样,当年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天,一定是河神发怒了。”



    河神发怒?



    在古代有这种说法,河神让鱼虾供养人,而人也必须,每隔一段时间,献祭牛羊给河神。



    如果断了献祭,河神会发怒,让人不得安宁。



    这种说法非常古老了,但还是有人相信。



    镇警察来了,封锁的现场,出现这么多的尸体,恐怕已经不是他们能管的,只能等级的指令。



    有三人在人群,王库有些激动,道:“来了,水旱魃来了。”



    白姜明倒吸凉气道:“这水旱魃厉害嘛?”



    王库笑道:“不厉害我会来找它吗?你派人赶紧过来,今晚抓水旱魃。”



    白姜明点头,第一次抓这种东西,心里又期待又兴奋,拿出电话通知安立市的人,让一批人过来,还要带各种装备。



    白晶玉看着楚浩等人方向,冷笑道:“等着瞧吧,打我一耳光,我要把你手剁下来。”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