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第255章 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五)
    这时候,芳林瑄趁着洛烟去洗手间,倒了一包东西进去,摇晃了几下,眼睛都笑成弯月了。



    “女儿,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没错,那包东西是传说的“合欢散”。



    如此牛叉霸气的名字,制造这药哥们,肯定是看玄幻小说多了,才取的名。



    芳林瑄不停的给楚浩使眼色,这家伙玩的挺开心,没注意到芳林瑄的表情。



    芳林瑄捂着额头,这小子真是够了,怎么这么不专业,一点都不沉稳啊。



    “楚浩!”旁边一个声音惊讶的道。



    楚浩扭头一看,看到一个戴金项链的男子,寸板头,留着纹身,相貌马马虎虎过得去。



    楚浩惊讶的道:“你是狗哥?”



    狗哥,全名枸德胜,跟他一个孤儿院的人,枸德胜他大五岁。



    在孤儿院的时候,枸德胜初毕业出去了,是最早出去的一批人,他出去那会儿,楚浩还在刚刚的初。



    现在的狗哥,已经在社会滚打摸爬有些年了。



    枸德胜是看到洛烟几个美女,他眼睛都瞪直了,一开始感叹,这美女简直不要太漂亮,都忍不住想去搭讪了,只是看到王猛几个大男人,很是犹豫。



    结果,他在对面桌子看到了楚浩有些眼熟。



    枸德胜惊讶的道:“你真是小耗子?”



    楚浩看到孤儿院的人,也非常的开心,道:“狗哥,我是小耗子啊。”



    枸德胜哈哈一笑,正好没机会去搭讪美女,结果遇到熟人了,见楚浩要拿酒过来敬他,枸德胜连忙拿起一瓶酒,走了过去。



    心想,跟美女接触的机会来了。



    枸德胜的一群朋友,也是年轻小伙,吊儿郎当的,像是社会的杀马特,羡慕的看着枸德胜。



    枸德胜拍了拍楚浩肩膀,道:“小耗子,真是好多年没见。”



    楚浩笑道:“狗哥,你离开孤儿院很少回去了,正好我也来安立市。”



    “来,咱们哥俩喝一杯。”



    俩人聊了起来,说着在孤儿院有趣的事情,他问道:“小耗子,你现在是在干嘛呢?”



    “学啊,我考了星梦高。”



    枸德胜哦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的道:“你运气真好,可惜狗哥初都没毕业,现在的社会太难混了。”



    楚浩问道:“狗哥最近在干嘛?”



    枸德胜当然不能说,自己在给人看场子,这样会给美女第一印象很坏,他牛气哄哄的道:“我在一个集团班,终南山保镖公司。”



    一旁的李银有些醉,道:“啥米!我只听说过南海保镖公司,终南山是什么鬼?”



    楚浩瞪了李银一眼,笑道:“狗哥,这是我同学,喝醉了。”



    枸德胜一挥手,道:“没事,狗哥你还不知道,我很大方的。”



    楚浩倒是点头,道:“我们孤儿院被人欺负,都是狗哥出头呢。”



    枸德胜觉得倍有面子,眼睛盯着美女,道:“小耗子,你不介绍介绍?”



    楚浩挨个介绍起来,道:“这位是余思成,王猛……。”



    枸德胜自然找美女喝酒,特别是芳林瑄和雯蜜。



    洛烟去洗手间回来了,枸德胜看得眼睛直了,他见过美女,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大美女。



    正好,借此机会接近,说不定还能勾搭一个呢。



    枸德胜咽口水,道:“我是楚浩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要喝一杯吗?”



    洛烟喝的晕乎乎,她摇头道:“我……我不喝了,有些不舒服。”



    芳林瑄一听,这怎么行啊?酒里都给你下药了呢。



    芳林瑄连忙道:“喝点吧,没事的,这是阿浩的朋友,不是外人。”



    为了让洛烟喝下这杯酒,芳林瑄也是拼命了。



    “妈,我还是您女儿吗?”洛烟都无语了,怎么摊这么一个极妈。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400点装逼值。”



    楚浩有些迷糊,我怎么救装逼了呢?



    原来是枸德胜的震惊。



    只见,枸德胜张大了嘴巴,这两女人居然是母女,简直看不出来啊。



    话说,她们跟小耗子是怎么认识的?如此的极美女,跟高生混在一起吃饭,太诡异的有没有?



    羡慕嫉妒,枸德胜觉得要把握这次机会,于是道:“没事,喝一点。”



    洛烟座都坐不稳了,晕乎乎的道:“我真喝不下去了。”



    “那怎么行,不喝是不给狗哥面子啊。”枸德胜道。



    王猛打了酒嗝,撇撇嘴道:“人家一姑娘,我跟你喝呗。”



    枸德胜皱眉头,这个王猛太不识趣了,没看到我跟美女喝酒吗?管你什么事了。



    楚浩见尴尬,狗哥是孤儿院人,虽然他们很少接触,道:“狗哥,我朋友真喝不下去了,我帮她喝。”



    说着,拿起洛烟的酒,一口给干了。



    芳林瑄“啊”的一声惊叫,众人全看向她,一脸的迷糊。



    芳林瑄暗暗跺脚啊,这都什么事啊,下了药的酒,居然让楚浩给喝了。



    枸德胜也不含糊,一杯干掉,咧嘴对洛烟笑道:“既然小耗子帮喝了,那算了,狗哥给他面子。”



    这话说的,你给楚浩面子。



    众人又打量这人,是一个地痞混混,见楚浩没说话,他们也没说什么。



    楚浩叹息,他觉得狗哥变了,变得爱装逼了,明明是一副痞气,这装逼在他眼里,实在寒碜,没什么技术。



    “狗哥,明天是季奶奶的生日,你回去吗?”楚浩道。



    枸德胜一愣,道:“我好久没回孤儿院了,正好去看看院长他们。”



    枸德胜又倒了一杯酒,非要缠着洛烟跟他喝酒,芳林瑄非常不爽,冷冷的道:“我跟你喝。”



    她喝了不少酒,但放倒枸德胜完全没有问题。



    王猛等人连忙道:“芳阿姨,哪能让您喝呢,我们来喝。”



    虽然大家都有些醉了,可这酒不能让女人喝,不然他们面子往哪搁?



    芳林瑄摆摆手,透着一股女强人的霸气,毋容置疑的道:“我也想喝酒,好久没喝了。”



    枸德胜当然乐意跟美女喝酒,跟楚浩喝有啥意思?



    一桌的人喝的越来越多,枸德胜也支撑不住了,见芳林瑄还要喝,他彻底懵逼了,这女人酒量也忒好了吧。



    枸德胜有些怂了,他暗暗使眼色,让旁边哥们过来喝。



    看到这里,其他人纷纷不爽,楚浩道:“狗哥,天色也不晚了,该回去睡觉了。”



    枸德胜搂着楚浩肩膀,醉眼朦胧的道:“哪能呢!今天咱哥俩好久没见面,一定要喝痛快才行。”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