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第224章 我戳,我戳
    玄煞鬼惊叫,楚浩已经逼近,手的夜魔枪,一枪刺去。



    枪出如龙。



    “啊!”



    玄煞鬼发出凄厉的惨叫,算写字楼外面的人,都隐约听到,不像是人的惨叫,身体不由得一哆嗦。



    玄煞鬼的左肩,被刺穿一口洞,一道黑色的火焰,在燃烧她的魂魄。



    鬼的魂魄,本来很脆弱,被人伤到后,更是痛百千倍。



    楚浩夜魔枪一挑,将她定在墙壁,冷冷的道:“本天师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你这种小鬼,弹指之间飞灰湮灭。”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0点装逼值。”



    现在的楚浩,给人的压迫力非常恐怖,别说玄煞鬼了,一旁的泽明都看懵。



    玄煞鬼惊恐到了极点,她发现自己很可笑,万里迢迢过来送死。



    楚浩道:“说吧,你要真言笔做什么?”



    这小女鬼惊恐无,连忙道:“真言笔,能让我们鬼煞变得强大,里面隐藏了道家宝藏,我们更不能让道家的人得到它。”



    楚浩问道:“还有多少鬼来到了安立市?”



    小女鬼痛苦的道:“很多,大部分来自南部,鬼王更是下令,让我们来探探虚实。”



    “鬼王?”楚浩喃喃道。



    “是……是鬼王谷的鬼王,他统领西南部的所有鬼煞,与道教抗衡。”



    楚浩还是头一次听说,鬼魂原来也有势力和道教抗衡,这耐人寻味了。



    “地府不管吗?”楚浩有些怪的问道。



    小女鬼道:“管不了,阳间七鬼王,他们的实力不属于地府判官。而且,自从地府十八年前,宋帝王叛变后,地府连自己都忙活不过来,没有世界管我们。”



    原来如此。



    楚浩淡淡的道:“既然你告诉了我这么多,本天师也不灭你。”



    小女鬼狂喜。



    楚浩手的夜魔枪一变,又变成伞的形状,朝着小女鬼身一戳,自然是触发了夜魔伞的技能。



    “叮……夜魔伞吸收鬼气,宿主获得十万点经验值。”



    “叮……夜魔伞吸收鬼气,宿主获得十万点经验值。”



    “叮……夜魔伞吸收鬼气,宿主获得十万点经验值。”



    “……”



    经验值不断的来,楚浩心大喜啊,这夜魔伞的技能,简直要逆天了。



    他是爽了,玄煞鬼痛苦了,发现自己积攒多年的鬼气,被那把伞吸收,她的实力在减弱。



    “你!你做了什么?”玄煞鬼尖叫。



    吸收了三十万经验值,楚浩拔出夜魔伞,再看地的玄煞鬼,她虚弱了很多,玄煞鬼的等级,也降到了煞鬼的等级边缘。



    这夜魔伞还真好用,简直是折磨鬼的利器。



    楚浩不动声色,道:“本天师不灭你,但你作恶多端,给你一些小小惩罚罢了。”



    小小惩罚?



    你这是在夺取我的生命,我修炼的四百多年的修为鬼气,短短瞬间消失了百分之六。



    “你无耻。”玄煞鬼气疯了。



    哎呦呵?



    想杀我,还骂我无耻!看来教训不够啊。



    “我戳。”



    伞尖又戳了进去,玄煞鬼惨叫,她的鬼气再次消失,仿佛在承受,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短短一瞬间,她从玄煞鬼,将到了恶鬼级别。



    又得了三十万经验值,楚浩心大爽。



    楚浩拔出夜魔伞,道:“你服不服?”



    玄煞鬼惊恐了,还没等她开口说话,楚浩已经冷笑:“给脸不要脸。”



    “我戳。”



    玄煞鬼尖叫,已经萎靡了,彻底变成了普通的小鬼。



    她彻底绝望无,仇家本来多,楚浩把她的实力吸收,还能活吗?



    “你……你杀了我吧。”玄煞鬼惊恐到了极点,无虚弱的道。



    楚浩正气凛然的道:“本天师很少杀生,好好做人,不!好好做鬼,兴许还能去投胎做人。”



    楚浩心里想,不能赶尽杀绝,既然安立市来了很多鬼,都是找来自己的,何不放她放出风声!!



    哈哈……到时候,又是一个长期饭票。



    玄煞鬼绝望无,她拖着疲惫的伤势,迅速离开,一分钟都不想呆,楚浩太可怕了。



    周围的孤魂野鬼,玄煞鬼一逃命,他们自然也不可能呆了,几下消失不见。



    楚浩非常满意,这才看向泽明道人,淡淡的道:“我这个人向来和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泽明深吸一口气,他没想到楚浩的实力如此可怕,后退了一步,警惕的道:“楚浩,你手的真言笔,对道教至关重要,还请你交出来。”



    楚浩怒了,真言笔本来是他的,这家伙死到临头,还想要真言笔,你还真当我是一个摆设?



    楚浩走过去,泽明惊慌失措,手出现一张符咒,喝道:“你别过来。”



    楚浩看着他,不由得冷笑道:“啧啧……你们茅山道的符咒,不都是对付鬼的吗?还想用来对付我?”



    泽明道人冷冷的道:“你很强大,但你不是所有道教的对手,交出真言笔,这也是为天下苍生,做出贡献。”



    抢东西还说的怎么义正言辞,还为苍生做出贡献?你怎么不去死呢?



    楚浩一步迈了出去,扇蒲一样的大手,狠狠拍去。



    泽明喝道:“去。”



    符咒燃烧起来,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层火墙,想要逼退楚浩。



    可是,他小看了夜魔伞的威力,只见伞尖,穿透了火墙,直刺在泽明的右肩。



    泽明惨叫,鲜血四溅,他捂着左肩后退连连。



    一道人影冲出火墙,手黑伞,朝着他直直拍去。



    “走你。”



    巨大的力量,震得泽明道人横飞,撞在墙壁,口吐鲜血。



    泽明捂住腹部,惊恐到不行,道:“有话好好会说。”



    楚浩大步走去,踩在他胸口,道:“我要是你,多带一些人来,你一个人,实在不够看。”



    泽明道人被踩着,胸口剧烈的疼痛,愤怒惊慌的道:“楚浩,你想与整个道教为敌吗?”



    楚浩可不惯着他,提起来是几个大耳刮子。



    力量之大,一巴掌下去,泽明道人英俊的脸,出现红手印,抽了几下,变成的猪头脸。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