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第193章 滚犊子
    既然有无敌装逼系统,我以后会去什么地方?



    又会做一番什么样的大事?



    楚浩从小习惯了懒散自由的生活,真要他做什么伟人,宁愿懒散和自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洛烟看到楚浩出神,忍不住问道:“阿浩,你怎么了?”



    “我在想,以后会娶几个老婆。”



    洛烟差点没踹他,道:“小屁孩,没正经的。”



    楚浩不服气,道:“我哪里小了?”



    洛烟也很污,瞟了他下面一眼,道:“不很小嘛?我好像还见过呢。”



    我勒个去,遇到老司机了。



    洛烟的性格,让他想到了萧雅,真是腹黑女。



    楚浩黑着脸,道:“今非昔,你知道什么叫大器晚成吗?”



    洛烟咯咯一笑,道:“你才多大啊?大器晚成了!姐姐记得次,迷迷糊糊看到了一根牙签来着。”



    楚浩脸都红了,小姐姐你太污了有没有?



    俩人聊着天,突然外出传来一声尖叫。



    外面传来一声尖叫,隔着包间都能听到声音,楚浩连忙走了出去。



    刚打开门,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男子,朝着楚浩扑了来。



    饶是楚浩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脚踹去。



    男子被踹翻在地,他不停的抽搐,口吐白沫。



    洛烟吓得尖叫,躲在楚浩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胳膊。



    楚浩也是下意识的,搂住洛烟的柳腰,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



    洛烟感动,冷冷的道:“你手放哪呢?”



    楚浩尴尬,差点碰到那胸脯了,连忙收回手。



    他皱眉头,男人的口鼻,出现一些黑色的虫子,那是阴虫。



    阴虫,是一般降头术用的虫,也算是蛊虫之一。



    有人要他的命。



    楚浩抬头看去,车厢内那么几个人,难道凶手在这里?



    张群也跑了过来,惊悚的道:“楚大师,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下降头术。”



    张群和洛烟心一惊,不由得靠近楚浩一分。



    降头术,那不是泰国电影里面的邪术吗?



    其实,降头术最早是华夏的。



    楚浩怪了,今天哥好运才对啊,怎么见血了,难道是福利!!



    楚浩心一动,肯定是福利没错了。



    楚浩的目光扫清,放在一个年女人身,她抱着一个木匣子,神情紧张无。



    很快,高铁的警卫员来了,通过录像看到,楚浩也是正当自卫,那一脚,也不可能把人的踹死。



    警卫员目光扫过高等舱的人,道:“等会高铁到站,还请诸位配合调查。”



    张群连忙道:“警卫同志,我下高铁还有事呢,一个很重要的合同,等着我去签。”



    其他人也道:“我们也赶时间的,这人之前还好好的,莫名其妙惨叫,不信你们可以调查录像,没人动他。”



    这时,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长得清秀,很是斯的样子,他推了推眼镜,道:“因为赶时间,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我有重要的事情去做。警卫,我知道凶手是谁?”



    众人看向他,这人给人一种精明睿智的感觉。



    高宇真指着抱着木匣子的年女人,坚定无的道:“凶手是她。”



    年女人神色慌张,道:“我不是凶手。”



    高宇真很睿智的推了推眼镜,道:“你抱着的木匣子是什么?”



    “没……没什么。”



    年女人摇头,她的确有些慌张。



    三个警卫走前,道:“女士,还请打开木匣子让我们看看。”



    女人惊慌失措,紧紧的抱着木匣子,道:“不要,不要抢我孩子。”



    孩子!



    抱着一个木匣子叫孩子,这年女人该不会是神经病吧。



    洛烟有些不忍心,这年女人看起来挺可怜的,只是坐着被人指认是凶手,道:“你凭什么说她有问题,证据呢?”



    高宇真淡淡一笑,指了指脑袋,道:“智力,能解决一切问题,我是一名私家侦探,大脑拥有非常惊人的记忆力。这女人从一高等舱,神经兮兮的,死去的男子在十点二十分了一趟厕所,她也跟着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不过十分钟出事了,很显然,她有作案机会。”



    警卫员们恍然,盯着女人道:“女士,还请你把木匣子让我们看看。”



    女人尖叫道:“不要,这是我儿子,我不能给你们。”



    警卫员也气了,又让几个人过来帮忙,一起按住年女人。



    “等一下。”



    楚浩看不下去了,几个大老爷们按住一个女人算什么?



    再说了,她的确不是凶手,凶手或许不再这车厢里面。



    高宇真推了推眼镜,道:“小兄弟,你想妨碍公务吗?”



    楚浩忍不住道:“你们脑子让驴踢了?他说这位是凶手,是凶手?你们怎么不怀疑他是凶手?”



    高宇真微微动怒,道:“我说的是事实,要是不相信,可以去调查监控录像。”



    楚浩看了他一眼,道:“你这种人是找存在感,我见太多了,这位女士抱着的,的确是自己的孩子。”



    高宇真笑了,道:“你开什么玩笑,一个木匣子能是她孩子?你神经病吧。”



    楚浩笑道:“我为什么知道是她孩子?因为她孩子,在你背后。”



    高宇真冷笑,却感觉脖子一凉,头忽然间有些眩晕感。



    他猛的回头,什么都看不到,心里有些怪,但并不在意:“小子,你还想妨碍公务,警卫员我怀疑这人也有嫌疑。”



    其他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楚浩怎么又成了嫌疑人了?



    高宇真冷笑,道:“算没有嫌疑,刚才你的一脚,足以让虚弱的人至死。”



    这把锅甩到老子身了?



    这不是找不自在是什么!



    楚浩摆摆手道:“你也被在这里乱咬人,跟一条疯狗似的,谁是凶手,问一问死者知道了。”



    众人一脸的诧异,问死者,怎么问啊?



    高宇真推了推眼镜,冷笑道:“果然是神经病,警卫员我要求也把他抓起来,此人既有可能,神经失常。”



    哎呦呵。



    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



    楚浩一脚踹去,道:“滚犊子。”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