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第185章 你怎么这么牛
    梁倩想了想,大眼睛弯成半月牙,正好洗澡可以脱裤子,到时候拿着道教至宝跑。   (w w w . v o dtw . c o m)



    “好的。”



    把楚浩弄到洗手间,这小子晕乎乎的,勾搭在她肩膀,死沉死沉了。



    说真的,弄了她满头大汗,自己也热的不行,这越热酒劲越头,她也晕乎乎的。



    终于到了关键时刻了,梁倩道:“我帮你脱裤子。”



    楚浩厚颜无耻的道:“小姐姐帮我洗,你也脱嘛。”



    梁倩脸红,道:“我……我不洗了。”



    这个时候,哪能放过她,最适合鸳鸯浴了有木有。



    楚浩板着脸,道:“你不洗,我也不洗。”



    娘希匹,为了道家至宝,老娘我拼了。



    “好好,你先脱。”



    “不要,你先。”



    这小子要求怎么这么多?等会我拿到“道教至宝”管你是谁。



    梁倩一咬牙,她穿了酒红色连衣裙,褪下连衣裙后,她洁白如玉的肌肤,没有一丝赘肉,保养的跟二十岁女孩似的。



    胸脯圆润,嫩带着红缨,她的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光滑如玉。



    楚浩一瞬间看傻眼了,直勾勾的盯着梁倩看,仿佛要把她吞到肚子里去。



    梁倩微微一笑道:“倩姐帮你。”



    “好,好。”



    哈哈……机会终于来了,道教至宝是我的了。



    她蹲下来,褪下楚浩的裤子。



    刹那间,一根狰狞的铁棍,猛地弹跳出来,正好打在她脸。



    梁倩捂着脸,好疼啊。



    可是瞬间,她懵逼了。



    真言笔呢?



    道家至宝呢?



    娘希匹的,这什么鬼玩意。



    梁倩瞬间抓狂,这小子到底把真言笔放在哪里了?居然不在裤裆里面。



    最让她抓狂到极致的是,她居然把那东西,当成了道教至宝。



    天啊!!我到底是有多愚蠢。



    楚浩觉得,这个时候梁倩应该会有下一步动作了,哈哈……老子终于要跟节操说拜拜了。



    在这时,梁倩阴沉脸站起来,抱着衣服走出洗手间。



    喂喂……啥情况啊?



    楚浩连忙问道:“小姐姐,你干嘛?”



    如果不是最后一点的理智,梁倩肯定把楚浩给剁了,她脸色阴沉的难看。



    后来想了想,真言笔那么重要的东西,对方怎么可能放在身,自己真是糊涂到家了。



    “我还有事。”



    你妹啊!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不管了?



    不对,这肯定不对,难道我没有吸引力?



    还是说,她看到自己的“道家至宝”怕了?



    梁倩已经走出沐浴室,坐在床头,她左思右想,觉得自己太傻太糊涂了。



    不过,不是没有机会,对方应该不知道她的身份,或许可以因此慢慢接近他,看他帮真言笔放在哪里去。



    楚浩郁闷的走出沐浴室,见梁倩没有走,他纳闷的道:“倩姐,你怎么了?”



    梁倩尽量让自己的脸,露出一抹笑容,道:“没……没事,我是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了?”



    梁倩连忙道:“我……我肚子疼。”



    不是吧?



    大姨妈来了?



    尼玛,女人为什么要有大姨妈这种东西,三番两次的破坏老子好事。



    “哦。”楚浩生着闷气,坐在床,一言不发。



    梁倩不想这么尴尬,她或许可以趁此机会,问出真言笔的下落。



    “楚浩,听珂珂爸爸说,你会捉鬼?”



    楚浩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他现在还****焚身了,你跟我聊捉鬼,太扯淡了有没有?



    “嗯,会一些。”



    梁倩故作好的问:“那你平时,用什么捉鬼的?”



    “那样捉呗。”



    梁倩无奈,看来楚浩彻底酒醒了,不行……得在把他喝醉一次。



    她道:“那个,我们还喝酒不?”



    楚浩现在挺生气的,道:“不喝了,我回家去。”



    怎么办?他要是回去了,浪费了怎么好的机会。



    到时候,妖琥肯定对他出手,那时候她独自占有真言笔,一定不可能了。



    “不要。”梁倩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大姐,我想回去也不行,你到底要闹那样?



    楚浩盯着梁倩,后者脸色闪过一丝惊慌,难道他发现了?



    楚浩意味深长的道:“倩姐,我觉得吧,你找不到男人,肯定是有原因的。”



    梁倩一愣,道:“为什么?”



    楚浩苦笑,指了指裤裆,道:“你这种玩法,任谁都受不了啊?”



    梁倩脸红,心诽谤,这小子是个小色狼,她知道对方想干嘛,可是她心思,一直都在真言笔。



    看来,得改换战术了。



    要是连你都搞不定,我不是冥教十二护法。



    “要不!!倩姐帮帮你。”



    楚浩心头一震,道:“怎么办呀?”



    梁倩想了想,认真的道:“我陪你看看电影吧。”



    “那种电影?”



    “……是那种。”



    你确定实在帮我,而不是让我憋至死?



    楚浩摇头道:“不要,我回去了。”



    梁倩着急了,道:“要不!我们在喝一些酒吧,喝多了,我肚子不疼了。”



    啥米?



    这话太有深意了,难道喝醉了,大姨妈来了都不怕?



    卧槽!!!你怎么这么牛叉。



    不过我喜欢。



    “行,那再和喝一点,现在回去也挺早的。”楚浩立即答应。



    梁倩心冷笑,看老娘在把你喝醉,让你说出真言笔的下落。



    两人又跑去喝酒,你一杯,我一杯。



    梁倩突然发现,这小子酒量怎么这么好,怎么喝都喝不醉他。



    梁倩喝太多了,彻底的醉了,她迷迷糊糊的问道:“楚浩,你捉鬼用的真言笔呢?”



    楚浩明显的一愣,她怎么知道真言笔。



    “倩姐,你在说什么呢?”楚浩一脸的疑惑。



    梁倩喝得那叫一个晕乎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或许是,酒后吐真言吧。



    梁倩脸红不已,配她酒红的头发,看着很妖艳,道:“你……你还装,对付东岐用的真言笔,怎么不带在身了?”



    楚浩想了想,问道:“倩姐,你喝多了吧。”



    梁倩一挥手,霸气的道:“我没喝多,这点酒算什么啊。”



    “哦”楚浩继续问:“那你怎么知道,我有真言笔的?”



    梁倩捂着胸脯,打了一个嗝,脸红通通的道:“我……我当然知道了,我鬼姬什么不知道。”



    鬼姬!!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