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第124章 有那么爽吗?
    唐沫晕了过去。   (w w w . v o dtw . c o m)



    楚浩连忙心里问道:“系统,她体内的阴气是什么?”



    系统:“建议宿主,购买天下鬼术。”



    “购买。”



    “叮……宿主购买天下鬼术,消耗两百点装逼值。”



    楚浩脑海,立即得到天下鬼术,他脸色顿时一变。



    “魂种!!”



    魂种,非常厉害的鬼术,扎根在灵魂之内,无法用符驱除。



    而且……楚浩十有**,已经猜出是什么魂种鬼术了。



    楚浩连忙道:“倾莲你开车,我们先回家。”



    在回去的路,唐沫终于醒了过来,可是她的眼神迷离,仿佛变了一个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楚浩连忙按住她,无奈的道:“你克制一下,很快到了。”



    开车的依倾莲,焦急的道:“阿浩,唐沫姐到底怎么了?”



    唐沫,是她为数不多的闺蜜,不希望她发生任何不测。



    楚浩吞口水,道:“她了鬼术,那团红色的鬼气让她很饥渴,需要异性来解渴,估计现在算是一只公狗,她都想去,而且只要鬼气还在,她会一直很饥渴,直到精神枯竭。”



    “啊!”



    依倾莲脸一红,都快急哭了,问道:“那……那怎么办啊?”



    楚浩刚想说话,唐沫力气突然变大,一张柔软可口的小嘴,已经堵住他嘴巴。



    好软。



    特别是,唐沫抱着他的头啃来啃去,弄的他满脸口水。



    依倾莲从后视镜看到了这一幕,惊呼道:“楚浩,你干什么?”



    楚浩推开唐沫,解释道:“不管我的事,她自己亲来的。”



    依倾莲都快急哭,道:“快想办法啊?”



    楚浩也很焦急,道:“这鬼术我虽然能强行驱除,可鬼气的位置,在她子/宫位置,强行驱除的话,她估计这辈子,都无法受孕了。”



    依倾莲呆住了,不能受孕,也是不能生孩子,那唐沫还不崩溃?



    楚浩也暗骂,这风流鬼王真够狠的,这招让他防不胜防。



    楚浩道:“我有一个办法,吸收她体内的鬼气到我体内,再驱除。”



    “那你快吸。”依倾莲焦急道。



    楚浩看着发狂的唐沫,又看了看依倾莲,一脸纠结的道:“可是要亲嘴,倾莲你不会怪我吧?”



    依倾莲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什么胡话,反正刚才都已经亲了,我不会怪你的。”



    楚浩也不在废话,直接亲了去。



    小嘴对小嘴,像偶像片一样,充满了甜蜜。



    依倾莲嘴说,其实心里很不舒服,满是委屈。



    是的,楚浩居然有些享受起来,连忙回过神来,再拖延下去,鬼气进入三魂七魄越多,对她越危险。



    于是,开始吸了起来。



    源源不断的鬼气,被他吸入自己的体内,腹部燥热。



    “呼呼!”楚浩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吸,已经顾不刚才的那种感觉。



    过了一会,大部分的鬼气被楚浩吸入体内,可唐沫体内的鬼气还是不少,无法吸出来。



    楚浩无奈的道:“倾莲,她体内的鬼气太多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是从下面逼出来。”



    依倾莲道:“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行,救人要紧。”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



    楚浩很暴力,把唐沫的裤子褪下,看到,男人梦寐以求的一幕,他呼吸都急促了。



    “你……你干什么?”依倾莲惊叫。



    楚浩简单利落的道:“逼出鬼气。”



    楚浩继续堵住唐沫嘴巴,一边用嘴吸出鬼气,手法生疏的乱摸一通。



    唐沫非常的敏感,这个时候的她,极为享受这一切,大声的尖叫,足足一百分贝的声音。



    “好爽啊!”



    我靠……你倒是爽了,浩哥我难受啊。



    没办法,楚浩只能极力的克制。



    依倾莲脸红到了耳根,特别是,唐沫的叫声传进她耳,简直跟魔怔一样。



    依倾莲脑袋瓜在想:“又那么爽吗?”



    “噗!”



    一股激进的水花喷出,吓得依倾莲惊叫。



    唐沫那个啥了!!



    喷了实在多,更一个水龙头似的,喷了足足一分钟左右,车到处是水花。



    依倾莲羞得不行,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简直听都没听说过。



    楚浩欣喜,唐沫体内的鬼气在减少,从体内喷了出来。



    可是,他脸色越来越潮红,看着怀里的美人,有一种想立即推到的冲动,几乎快压制不住了。



    这也是他,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一丝红色的鬼气无法控制,直到精气人亡。



    那风流鬼王,实在厉害的要紧,手段不是一般的狠辣。



    “你大爷,好强的鬼气。”



    楚浩越来越热,无法控制自己了。



    甚至,那种强烈的**,让他忘记用符咒驱除鬼气。



    唐沫也清醒了很多,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尽在眼前的楚浩。



    再看自己,衣衫不整,裤子那去了?该漏的都漏了。



    她气的一耳光打去。



    “你干嘛!”



    依倾莲惊喜道:“唐沫姐,你好些了没?”



    唐沫惊慌失措:“倾莲,我……我怎么了。”



    “停车。”



    楚浩低吼,如野兽般的低吼,吓了两女一跳。



    楚浩想拿出驱除鬼气的符咒,但他的双手颤抖着,有种不想驱除鬼气的**,强烈的驱使他。



    唐沫和依倾莲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的楚浩,非常的可怕,双目赤红,身冒白烟,他大汗如雨滴滴落,一股强悍的气场,压得两女多喘不过气。



    依倾莲急哭了道:“阿浩!!你……你怎么了?”



    楚浩最后的一点意识告诉他,真要留在这里的话,依倾莲和唐沫会被他弄死。



    没错,是用男人狂野的方式弄死。



    楚浩不想这样,所以他一拳打碎玻璃,身手敏捷,直接跃了出去。



    两女惊叫,依倾莲一脚刹车。



    刚才的车速太快了,而且还是大桥,楚浩该不会!!



    两人下了车,哪里还看得到楚浩身影?



    唐沫脸色惨白,道:“他……他跳河了。”



    这里是大桥的高速,下方是滚滚大河,也是安立市最出名的黄河大桥。



    此时,已经是黑夜,哪里还看得到楚浩的身影,他的确跳了下去。



    “啊!!”依倾莲坐在地,痛哭起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唐沫也呆住了。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