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第93章 嚣张的小孩
    楚浩和余思成真是姿势了,这曹山河的儿子和女儿,他四姨太还要年纪大,简直太会玩了。



    “我妈怎么死的?昨天还好好的。”



    曹洪真愤怒,他去寻找高人了,结果这才走了一天母亲死了,还没能见最后一面。



    曹山河叹息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大姨太是死状凄惨,儿子要是知道,肯定会崩溃。



    “走吧,出发。”



    曹韵雪倒是不怎么伤心,毕竟她是二姨太的女儿。



    他们带来的那批人身穿道服,那了很多道具,目标一致,也是想解决祖坟。



    曹山河倒是没什么,人多也好,他不管谁能解决麻烦,只要能解决行。



    楚浩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最后能灭鬼,赚经验值行,只要不抢他的怪行。



    那伙人的首领,一个八撇胡子年人,带着不善的目光看向这里。



    那人走了过来,一双贼亮的眼睛,盯着楚浩道:“小兄弟,不知道出之何门何派?”



    楚浩道:“无门无派。”



    “哦!原来是阴阳师。”八撇胡子的年人笑道。



    天下道门道派都有自己的传承,如茅山捉鬼道术,蜀山剑门降妖,龙虎门至阳至刚,赶尸门的养尸。



    而阴阳师只是一群散修,学的东西也是杂七杂八,不了任何的台面。



    故此,阴阳师在江湖,那是三流的货色,正统道门根本不屑一顾。



    巩峰摸着八撇胡子,道:“我劝你们别来了,小心丢了命,这件事只有我赶尸一脉能解决。”



    这家伙是赶尸一脉的?他记得杜月真也是赶尸一脉的人。



    楚浩笑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能去,我们为什么不能去?”



    “哼!不知好歹。”巩峰冷哼,眸子闪过一道寒光,这小子居然敢跟他抢生意。



    众人出发了,开了不少的车,除了曹山河这一家子,他的兄弟一家子也来了,人非常的多。



    甚至,弄来一俩卡车,据说都是巩峰等人的装备。



    曹家人对巩峰还是较有信心的,看看人家装备多齐全?五花八门,跟部队一样精锐。



    再看看楚浩两人,什么都不拿,跟两个江湖骗子混饭吃似的。



    楚浩可没管那些人,此时他很郁闷,因为和四姨太座一辆车里,正好他们两个人。



    四姨太,全名叫柳青妍,她的姿色太惊艳了,不一些封面的女明星差,她双峰事业线惊人,特别是腰臀,又大又圆。



    一路,柳青妍不提昨天的事情,这让楚浩更加郁闷了,有些期待,有些失望,只能说这个妖精真会折磨人。



    终于,柳青妍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喜燕啼鸣,道:“小师傅,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楚浩道:“什么事?”



    柳青妍道:“昨天,我见曹公很恐惧,你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可是我们什么都没见到。”



    楚浩道:“怕吓着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柳青妍苦涩,道:“你一定以为我爱慕虚荣吧?其实我也有难言之隐。”



    楚浩一愣,干嘛要说这个。



    柳青妍认真的看着楚浩,道:“我是十九岁那年跟着曹公了,他对我很好,可是你知道吗?我并不喜欢他,他也知道这件事,一直没要我。”



    啥意思?



    我怎么不明白呢?



    说话不要这么含蓄好不好。



    柳青妍居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道:“也不怕你不相信,我还是处子。”



    “啥!?”楚浩目瞪口呆。



    我去!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难道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奏?



    楚浩汗颜道:“四姨太,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柳青妍倾城一笑,的确非常的诱惑人,道:“我只是名义的四姨太,至今除了曹公拉过我的手,没有其他人拉过。而你,我对你有感觉了,你说怎么办?”



    楚浩无语,道:“那你想怎么办?”



    柳青妍脸红,道:“当然是想……想跟你。”



    楚浩嘿嘿一笑,道:“行啊!晚咱们开个房间,好好谈谈人生,保证你满意。”



    柳青妍脸更红了,道:“会不会太快?”



    你大爷的,都差不多三十岁的人,还装的跟少女一样,谁信啊?



    楚浩话题一转,道:“是曹山河让你试探我的吧?”



    柳青妍神色闪过一丝惊慌,虽然掩饰很好,还是被楚浩发现了。



    “曹公不会怎么做,这都是我一厢情愿,他不会反对我做的一切。”



    呵呵达,要不是浩哥的意识变强,说不定真会被你骗了。



    “开车吧,这件事以后再说,你一家子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个问题。”楚浩不打算再理她。



    柳青妍身躯一颤。



    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山。



    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曹家把整座山都买了下来。



    楚浩看了四周地势,的确非常好的风水宝地。



    终于,所有人都下车了,接下来要步行去。



    曹山河的子女不少,除了之前的两个,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小男孩,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十二岁左右,都是曹山河的儿子女儿。



    “喂!是说你呢,我大姨是什么死的?”



    那是十四岁的小男孩,走到楚浩面前,指着他毫不客气的说。



    楚浩露出温和的笑容,毕竟小朋友嘛,怕吓到人家,温和的道:“小弟弟,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没想到,小男孩怒骂道:“你装什么神秘,都是我曹家的狗,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让保镖废了你。”



    你大爷!!



    这小男孩吃炸药了吧,这么嚣张,跟他爹一个德行。



    亏我还温和的语气说话,瞎了眼了。



    楚浩板着脸,道:“小子,小爷可不是你家的那些狗奴才,嘴巴放干净点。”



    小男孩冷笑,道:“拿了我家的钱,不是狗奴才是什么?你到底说不说。”



    楚浩乐了,道:“你妈没教你,素质俩个字怎么写吗?你爹好歹也是曹山河,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我要是你爹,一天打你八次。”



    我靠!!



    一天打我八次,我还嚣张,今天是遇到对手了。



    小男孩暴怒,青筋怒跳,道:“狗杂碎,你敢说小爷没素质?给我废了他,先断他一只胳膊。”



    草尼玛,这小孩很嚣张啊。



    两个保镖模样的大汉朝着楚浩走过来,脸满是冷意和残忍。



    靠!!长得凶悍小爷怕你们?



    巩峰等人注意到,纷纷抱着手,纷纷看楚浩笑话。



    昨天十八个人打赏,诸位太热情了,星期六我加一更。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