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第69章 家在何方
    他实在太好了,萧雅姐居然是同性恋,还有玫瑰会的老大也是同性恋。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萧雅红着脸,点头道:“我是双性恋,男女都没区别,你是不是心里特别鄙视我?”



    楚浩干笑道:“哪有?我好问问。”



    萧雅有些忧郁,道:“阿浩,姐姐真的要走了,我那小楼已经转出去了。”



    楚浩无奈了,道:“好吧,萧雅姐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萧雅望着楼的,那是紫瑰在的房间,她忧伤的道:“我还没想好,可能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这是萧雅的决定,其实有办法让萧逸远离萧雅,但是一个人的决定,无法改变。



    萧雅道:“姐知道你不容易,这张卡你拿好,不喜欢住的话,离开,从新找一个地方。”



    楚浩有些伤感,萧雅对他很不错,自己当初欠了三个月的房租,萧雅也只是嘴说说,没有赶他走的意思。



    “不用了,我有钱。”楚浩摇头。



    他现在的确有钱。



    萧雅瞪了他一眼,道:“我还不知道你呢!现在高三了吧?学校吃喝都要钱,你给我好好考大学,在去大桥山蹲着算命,看我不揍你。”



    楚浩感动,他真的把萧雅当成弟弟。



    楚浩抬起头,道:“姐,我帮你赶走萧逸,让他一辈子都不敢来找你。”



    萧雅苦涩道:“真的不用,姐在一个城市呆久了,也想去别的地方走走,这是一个机会吧。”



    楚浩如泄气的皮球。



    “好了,别弄的我要死一样。”萧雅眼泛着泪花道。



    楚浩伤心道:“我从小没亲人,你们呆在我身边感觉挺好的,现在突然要走,我心里不舒服。”



    “小男孩,你总归要长大,记住姐姐的一句话,做你自己。”



    萧雅真的走了,紫瑰都不知道她要走,旧楼的行礼随便收拾了一下,她离开了。



    哪天,楚浩送走了萧雅,塞给她一块安平玉,萧雅乐呵呵的,说她这个小骗子,不过还是把平安玉好好收了起来。



    萧雅离开,他心里落空空的,感觉失去了一些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或许人生是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



    下一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回到小楼,楚浩望着住了很久的小窝,是时候说拜拜了。



    屋里的东西,连一台电视都没有,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倒是从床脚下的石匕,塞到包里。



    关门,要离开。



    一名男子来到小楼,看起来挺邋遢的,背着一个包,他见到楚浩前问:“小兄弟,萧雅是住这里吗?”



    楚浩问道:“你是谁?”



    男子笑道:“我是萧雅的哥哥。”



    老子正想找你呢,这撞枪口了?



    那可别怪浩哥我了。



    “去你大爷!!”楚浩一脚踹去。



    萧逸捂着肚子,虾米一样弓着身子,痛苦的指着楚浩,道:“你……你怎么打人?”



    楚浩火冒三丈,是这货把萧雅逼走,又是一脚踹去,怒道:“老子打的是你,草尼玛!”



    “这一脚,你打萧雅姐的。”



    “这一脚,你从小打萧雅姐。”



    “这一脚,让你欺负萧雅姐。”



    “这一脚……”



    萧逸痛苦的道:“哥们,踹完行了,这一脚谁的?”



    “这一脚老子看你不爽,打你,这么着?”



    一顿暴揍,萧逸怕都爬不起来,他痛苦的抱着身子,道:“你打我,我回头让萧雅好看。”



    楚浩火冒三丈,啾起他衣领,整个人都提了起来,道:“你再去找萧雅姐,信不信我让你死?”



    “这……这是法治社会。”萧逸也不怕楚浩的威胁。



    “贞子,给我好好吓吓他。”楚浩冷笑。



    系统内,释放出贞子,她趴在楚浩背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逸,那张脸满是鲜血。



    萧逸彻底呆住了,他的身体动弹不得,仿佛被某种力量控制,双腿止不住的打颤,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什么玩意,怎么不经吓?”楚浩道。



    用一瓶水,把萧逸弄醒。



    萧逸浑身颤抖,他结巴道:“那……那是什么?”



    楚浩冷冰冰的道:“鬼。”



    萧逸吓得浑身哆嗦,已经站不起脚跟。



    楚浩冷冷道:“你在缠着萧雅姐,我会让她睡觉跟着,吃饭跟着你,厕所跟着你,你在做什么,她都跟着你。”



    说完,也不理会萧逸,转身走。



    估计,经过这一次的惊吓,萧逸再也不敢缠着萧雅了。



    高楼大厦,人来人往,车辆横行,这是一个繁华的城市。



    楚浩心里落空空的,自己要去哪里呢?



    他从小在山里长大,唯一的亲人,收养他的老奶奶,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去世了。



    后来,他被城里的孤儿院收养,直到离开孤儿院,一直都在学校度过,因为学校要重建,不得万以才来到外面租房,房东也是萧雅姐。



    当时,实在没什么钱,跑去大桥山给人算命,饿一两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有一顿没一顿,这些年他都过来了。



    事实,楚浩最希望有一个家,热热闹闹的家,相在学校的日子,他更喜欢这个旧城区。



    可是,现在萧雅姐也离开了,他该去哪里?



    “家,我的家在哪?”



    楚浩心酸,手里有一个亿又怎样?



    可是,他没有家。



    没有家的地方,是我该呆的地方吗?



    在这个城市,他很努力的生存,一天被城管追赶五六次也是家常便饭,曾经幻想有一个家,有着自己的房子。



    “房子。”楚浩自嘲一笑。



    算有房子,还是一个人住,或许是孤单怕。



    他很迷茫,自己该去哪里?



    楚浩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



    没有目标。



    没有去的地方,孤单,落寞。



    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莫打来的。



    脑海,不由得浮现老莫的样子,一个憨厚农民模样的汉子,他帮助楚浩度过最困难的时候。



    电话那头,老莫道:“小子,你在哪里呢?”



    “额……大街呢,有啥事老莫?”



    “没啥事,跟你打听一下,老城区是不是要拆迁了?”老莫问道。



    “是啊,我都出来了。”楚浩道。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